本站属非赢利性网站,仅靠个人勉力维持,持如您认为“历史回廊”值得帮助,请点广告以示支持

周恩来与蒋介石(3)

 

古城西安。

蜿蜒的城垛,巍峨的城楼,高大深远的拱形城门洞……

古都旧貌变新颜。然而历史老人对于昨日的一次震惊中外的事变却永远不会忘记。

西安八路军办事处。白墙黑瓦黑大门,典型的北方民居四合院。“西安事变”爆发时,中外人士格外关注这个地方。

这是一幢普通的房子,红柱灰瓦,细高的拱形粟色窗棱。屋内陈设简单,窗明几净。“西安事变”时,蒋介石便被软禁于此。现在亦是西安著名的旅游景点。

西安张学良公馆。这是一座建筑风格极其独特的砖木结构的灰色楼房。高门,高窗,高台阶,远远望去,类似一座教堂。

楼内陈设着当年张学良用过的办公桌、沙发、军事地图、网球拍,以及张夫人、赵一荻当时的玉照……

“西安事变”时,杨虎城、张学良身着戎装英姿勃勃。这个形象已印入历史的记忆中。

尖顶、灰墙、大拱门。这是延安天主教堂。在一间铺着紫红色地毯、摆着黑皮沙发的大厅里有一面醒目的白底黑字的小木牌,上写:西安和平协定签字处。

宴会厅里喜气洋洋。年近百岁的张学良老人身着黑西装,眼戴墨镜,精神矍铄地与身穿红旗袍、风韵犹存的夫人赵一荻在一起。老人对历史上那被周恩来称为“千古功臣”的一页,似乎不再激动,好象大浪过后平静的海面。但它潜藏在更深处的也许是更令人难忘的沉思……


抗战时期的蒋介石

十年之后,“西安事变”,十年之后,时事巨变:张学良、杨虎城捉住了蒋介石,历史竟然奇迹般地把具体解决这历史重大事变的非凡人物选定为周恩来。应该说,这一突发性事变,蒋介石没有想到,周恩来也没有想到。一夜之间,蒋介石成了阶下囚,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落到了他曾不惜重金悬赏缉拿的周恩来的手中。对于这位昔日欲置自己于死地的老校长,周恩来既没有向蒋介石开高价,更没有向蒋介石举屠刀。而是平心静气地、在临时找不到剃刀的情况下,用剪刀剪去“蓄其以明志”的胡子,与蒋介石平起平坐,就中华民族存亡,一论是非曲直高下对错了。在中国人的大义举中,特别讲大义可以灭亲,但同时又讲大义可以不记前仇,揖弃前嫌。周恩来深明大义,以民族利益为重,力主团结抗日,最后,释放蒋介石,和平解决“西安事变”。同时,周恩来又以整个中华民族四万万同胞的名义,向蒋介石开了一个具有伟大历史价值的筹码:枪口对外,一致抗日!

颜泰龙:

“西安事变”中我们是住在张学良公馆,其中有一座是周恩来住的。去了后和张学良及西北军几个头头一块研究,要找蒋介石谈。

与蒋介石的关系截然不同,周恩来与张学良的交往,心底的深潭,如今已经只能使后人尽情去悟测了。两个人1935年在延安的一座天主教堂里相见,一谈相见恨晚,再谈更是相见恨晚。恐怕在周恩来心中留下终生遗憾的是,他没有来得及把护送蒋介石的张学良阻留在西安,因为对于蒋介石,周恩来自然是深知不过的。

“西安事变”使蒋介石尝到了从委员长一下子沦为阶下囚的滋味。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当历史的镜头在二十世纪中国革命的背景上再次聚焦时,多少见证人都清晰地看到,周恩来与蒋介石之间的政治交往。直接反映着国共两党关系的演变,戏剧性地变幻着多少历史风云!一次深似一次的对垒交锋,一层深似一层的对话交往,时而同台唱戏,胜负输赢而今已都成为千古论谈!

杨拯民:

应该纪念“西安事变”,有一个千古功臣牺牲了。在“西安事变”20周年的时候,我没有参加那次会,有人提出来怎么样评价杨虎城,他说那没问题,千古功臣。然后讲张学良的间题,他说张学良看连环套中毒太深。

我们不妨可以这样说,当年一腔正气,血气方刚的张学良,扣押了蒋介石,释放了蒋介石,又去护送了蒋介石。如果当年留在了西安,学良老人如今又会是怎样的一番情景呢?

以“西安事变”为序幕,揭开了国共谈判新的一页。


1945年8月,为谋求国内和平,周恩来陪同毛泽东到重庆同国民党谈判
重庆谈判,周恩来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由于他的周旋、努力,毛泽东与蒋介石终于握手。

桂园——著名的“双十协定”签字处。

红色地毯,蓝色布面沙发,洁白的墙壁上挂有孙中山手书“天下为公”的条幅……所有这一切,今天看起来很平常,却能引发中外参观者的无限遐思……

周恩来当年经常出入的重庆八路军办事处是一幢建在山坡上的,具有独特风格的小楼。房子的窗户小且高,起脊的屋顶前坡,小小的尖顶天窗一个紧挨一个……

边谈边打。两党和谈艰难地进行。随着和谈地址的迁移,周恩来来到南京。后来又曾在上海住过一段时间。

上海周公馆是典型的花园洋房。灰色的墙面,白色的阳台栏杆,给人一种典雅而宁静的感觉。

屋内,周恩来当年的办公室依旧是原来的格局,衣帽架上的礼帽、西服仍在,仿佛主人刚刚离去……

红瓦顶,小天窗,深灰色的墙面,白色的门窗、廊柱……这是南京的梅园。

周恩来在南京和谈中,同国民党方面打交道最重要的角色当然是蒋介石,少不得也要到这原国民党政府总统府内。这些宽大的长廊、红柱、绿围栏当记得周蒋最后一次见面的情景。

国共双方最后一次在北平重开和谈之时,共産党已经稳操胜利大局了。

红大门、绿琉璃瓦门楼,典型的清代王府规格的建筑。这是当年北平中央代表团驻地。

蒋介石与盟军东南亚战区总司令蒙巴顿将军

当历史的足迹走到这一步,蒋介石忙着辞别祖坟逃到台湾保命,而周恩来则和毛泽东一道忙着筹划新中国的建国大业了。

和平解决“西安事变”,国共进入二度合作时期。周恩来与蒋介石直接的政治交往,从而也就进入了一种更加纷繁也更加复杂的历史层面。这关系当然再不同于黄埔军校,再不同于东征北伐,再不同于“西安事变”。由他们交往而写下的历史事件,一幕一幕戏剧性地在中国的历史上写下了具有各种传奇色彩的故事链环。从“西安事变”的蒋介石妥协,到“皖南事变”的蒋介石反目,周恩来与蒋介石一直就在这谈判中交锋,交锋中谈判。从西安谈到杭州,从武汉、重庆谈到上海,从上海谈到南京,不断在斡旋中交锋,反复在交锋中斡旋,这两个历史角色在历史舞台上一扮演就是十年!

分久必合之后,又是一次合久必分。1946年10月21日,周恩来在民主人士的恳请下,从上海来到南京,同蒋介石进行会谈。蒋介石这次与周恩来的会见只谈了八分钟便匆然离去。这是周恩来与蒋介石政治交往与人生交往的最后一次见面。


蒋介石与蒋经国

中山陵。

迎面一座汉白玉蓝琉璃瓦的石牌楼,沿着高远宽阔的石阶而上,山巅之上有一座白色大理石、蓝琉璃瓦大坡顶的仿古建筑。殿内迎面是一尊孙中山汉白玉坐像,像的上方白石梁上刻着四个金字——“浩气长存”。另有一尊白色的石碑,上刻有:“中国国民党葬总理孙先生于此”的金字。

周恩来微笑着站在陵前宽大的台阶上……

蒋介石与随从身穿戎装沿台阶缓步而上……

不是在同一个时问,更不是同一个哀思,两人却不约而同都来到这里拜谒孙中山。之后,两人沿着不同的历史道路各忙各的事情……

于是,从谈判的心智交锋再度回到战场上流血拼杀。据说,就在周恩来与蒋介石结束这最后一次见面之后,两个人几乎是一先一后都去拜谒了紫金山中山陵。当年同在孙中山的尾下聚首,而今又在孙中山的陵前分道。此后,从全国战场流血拼杀,又回到北京谈判桌前,与周恩来对面而坐的已是张治中,隐于幕后的蒋介石拒绝在和平协定上签字,在人民解放军攻占南京总统府的炮声中,他仓皇败退台湾。让孙中山的陵碑永远凝眸着这段历史,沉思着这段历史。

【发表看法】 周恩来与蒋介石(1) 周恩来与蒋介石(2) 周恩来与蒋介石(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