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1:中美高层秘密接触(台海话题)

【一点说明】基辛格1971年秘密取道巴基斯坦飞到北京,就建立中美大战略关系与周恩来密晤。首次会谈7月9日下午进行,时间长达7小时。会谈纪录共46页,其中有9页讲到台湾问题,而且双方在这个问题上获得的共识是后来尼克松得以在次年2月成行的关键。新解密的文件显示,会谈的前三分之一都是讨论台湾问题。周恩来坚持,中美要建立外交关系,美国必须承认中国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必须回归祖国。”但基辛格在他1979年出版的回忆录《白宫岁月》中,仅说“台湾问题在(与周恩来的)首次会谈中仅简略提及”(就在2天前,即2003年2月28日,正在伦敦旅行的基辛格就此问题接受电话采访时承认,他的回忆录可能“误导了读者”)。事实上,基辛格与周恩来两人的讨论包括美国不支持“台湾独立”、承诺在越战结束后将撤离在台湾三分之二的美军。此外,基还向周表示,他预期北京和华盛顿将在尼克松第二个总统任期的初期完成建交。但尼克松在1974年因“水门事件”辞职,副总统福特继任总统后在政治上处于弱势,美国与中国才无法在基氏预期的时间内完成建交。
  2003年2月美国“国家安全档案处”表示,新出版的41份文件原本收藏于官方“国家档案局尼克松总统资料计划”,它们纪录了尼克松政府在1970年和1971年与北京接触的努力。出版的资料大多数是在2002年4月解密。该档案处还说,这是基辛格首次密访北京时与周恩来会谈的纪录,首次公诸于世。公布的是会谈近乎完整的纪录,但有几页仍未解密。

2003年3月2日

 
  1971年7月9日凌晨3点半,美国总统尼克松的国家安全顾问基辛格,和两位助手何志立、罗德,及两位特勤探员登机飞往北京。在京期间,基辛格和周总理进行了会谈,内容多年来未曾完整曝光,外界也只能从一些断简残篇中拼凑原貌。
  其中关于台湾问题,在基辛格的回忆录《白宫岁月》中,仅提到他与周恩来曾简短讨论了台湾问题,去年过世的何志立回忆录中也是如此交待。但美国国家安全档案2月27日终于揭开谈话的详细内容,显示台湾问题非但不是“简短讨论”的议题,而是争议极大、费时极长的焦点话题。
  基辛格向周恩来提到了不支持“两个中国”、“一中一台”和“台湾独立”,并提出两岸可“政治演进”,认同周恩来台湾应归回大陆的主张。这些资料终于还原了历史全貌,也证明了基辛格以台湾为筹码的机心。
  周恩来严辞批评美国“台湾地位未定论”
  基辛格在会谈开始之初就向周总理提出讨论台湾问题,“在我们交换信息期间,我们了解这是你们对双方关系主要关切的议题。总理先生,你已界定美国军队应撤出台湾台湾海峡,我也准备好听听你的意见,并实际来讨论这个问题。”(以下周:周恩来;基:基辛格)

  周:第一个问题是台湾。基辛格博士已非常坦率地提出了看法,我们也会表达我们的意见。
  基:我说得不够清楚,但显然能和周总理沟通。
  周:你提到今天的会面是个历史性的场合。当然如果尼克松总统能到中国并和毛泽东主席会面,会是个更多的历史场合。如果我们能解决问题的话,那会是个历史性的场合。当然,我们今天可以开始创造气氛,因为你提到,我们两条分道扬镳的路又聚在一块儿。从另一方面说,我们想在平等的基础上解决问题。
  因此,台湾问题让我不得不批评你的政府。当然,你不需要对此负责,你也可能说尼克松总统不应为台湾问题负责。
  但对美国政府,我必须说几句话。我不会提到美国在中国参与的那些过去的会议,因为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狄恩.艾奇逊(记者,杜鲁门时期的国务卿)的白皮书把当时发生的事,批露得再清楚不过了。其中也证明是中国人民自己赢得自己的解放,解放了我们的祖国,并赶走蒋介石保守统治的残馀势力。
  当时,美国政府认为(解放)是中国的内政,这是在1949年至1950年初。当时,台湾已回归祖国,而中国就是祖国,美国也说她对台湾或任何中国领土都没有野心。而且美国也宣布不干涉中国内政,并让中国人解决内部问题。
  你们当时所有的文件都宣称这样的立场,虽然有些文件对我们采取敌意,不承认中国共産党正领导新中国,但你们也没有做任何事。因此,你们声明不会干涉中国内政。
  但没有多久,朝鲜战争爆发,你们却包围台湾并宣布台湾地位未定,即使到今天,你们国务院的发言人仍说这是你们的立场。这才是问题的核心。
  基:他(国务院发言人)没有再说罗!(中方大笑)
  周恩来:台湾问题不解决所有问题都难以解决
  周:如果这个关键问题没有解决,所有的问题都很难解决。我们是太平洋两边的两个国家,你们有200年的历史,我们创立新中国只有22年;因此,我们比你们年轻。
  至于我们的古文明,每个国家都有,美国和墨西哥有印第安人,南美洲有比中国还古老的印加帝国。很可惜,他们的历史没有保存,遗失掉了。至于中国的优久历史,有一点是好的,就是已有四千年历史的书写文字。这对国家统一和发展有益。但仍有一点不好,我们的象形文字限制了我们的发展。你可能认为这些字都是空的,但他们不是,他们代表我们知道客观的世界,我们也能冷静地礼赞他们。
  历史也证明台湾早在超过一千年前就属于中国,比长岛成为美国领土的历史还久。这段期间,台湾曾因中国在(甲午)战争中失败,暂时被日本夺取,但台湾在开罗及德黑兰宣言中,以及日本投降后,就回归中国。艾奇逊的白皮书和杜鲁门的宣言,就是证据。
  因此,要承认中国,美国必须毫无转圜地照作。美国必须毫无例外地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正如同我们不用提到夏威夷,就会认为美国是唯一合法的政府。但唯一的例外是长岛。
  台湾是中国的一省,已回归中国,也是中国领土无法分割的一部分。
  这就带出了第二个问题:美国必须限期撤出所有在台湾及台湾海峡的部队和军事设施。这也是这件事很自然的逻辑。
  当然,美国的杜勒斯(前国务卿)与蒋介石在1954年签订的(中美共同防御)条约,中华人民共和国及中国人民认为是非法的,我们也不承认。所以谈到台湾问题,这是最重要的,我也想知道你的看法,我们也可以交换意见。
  基辛格:美国打算从台湾撤走2/3兵力
  基:让我先在台湾问题上说些话。
  我非常同意周总理的历史分析。如果朝鲜战争这个我们双方都不想要的战争没有爆发,台湾今天毫无疑问地,可能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现在讨论先前(美国)政府部分因为美国当时的内部意见,把南韩与台湾的未来挂勾,已经没有用了。
  不管理由为何,一个关于某些我们外交政策原则的确定历史,现在已经发展。我注意到周总理在谈话中,超过了一些我们先前已交换过的意见。
  在这些沟通和我们在华沙会谈中,他都提到(美国)撤除在台湾和台湾海峡地区的军事部署与设施。今天他还提及某些官方的政治宣言。
  周:因为要交换意见,就得对这件事提出完整看法。
  基:当然。我不是批评你,只是为了把问题分成两个部分。
  首先,台湾及台湾海峡的军事情势,其次,台湾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治演进(political evolution)。
  周:这和我们的意见不一样。
  我们把和台湾的关系,当成是中国的内政,也一再在华沙会谈及我们所有的公开宣言中重申,我们一直保持同样和持续的立场。我刚刚说的,就是如果我们“中”美两国要建立关系,美国必须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唯一合法政府,台湾省是中国领土不能分割的一部分,也必须重回祖国。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与蒋介石的条约不能存在。
  基:我了解你所说关于外交关系的问题。让我在我们目前没有外交关系的现况下,谈谈台湾。
  首先,关于我们的军事部署,也是总理在谈话中提到的第一点,和我们美国政府在两次华沙会谈中讨论过的。我们已用许多象徵性的方式,表明我们的想法。例如,我们已结束在台海的定期巡航,从台湾移走一营的空中坦克,并减少百分之廿的军事顾问团人员,我知道这不是你的重点,我只是藉以表明我们想法的大致方向。
  我们目前在台湾的军事部署由两项要素组成,其中三分之二与其他在亚洲部分的活动有关,其中三分之一才与台湾防卫有关。
  我们准备在中南半岛战争结束后一段确定的短时间内,把与台湾无关的三分之二兵力移除,如果你想知道的话,我这里有详细数目。我们准备随著(美“中”)关系改善,开始减少我们在台湾的部队,使得军事问题不再是我们当中的一道障碍。
  我可以这样说,这都是尼克松总统的个人决定,尚未和我们的官僚体系与国会讨论,所以应该用极大的信心看待。至于台湾的政治未来,我们不鼓吹“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的解决方案。
  作为一位学历史的人,我预测(两岸的)政治演进(political evolution)可能会朝周恩来总理提到方向。但如果我们想把两国的关系放在真正的理解基础上,我们必须承认彼此的需求?
  周:什么需求?
  基:我们不应逼使双方在短期内,达成没有实际效果的正式宣言。不过,一旦你我有基本共识,我们不会挡在基本演进的路上。这就是我想用一种广泛的方式来陈述,但我也乐意回答问题。
  周:台湾很明显是我们两国关系的重要议题,我们已不只一次在华沙的大使级会谈中说过,我们也提到这问题不仅在美国撤军,也在两国的基本关系上。
  台湾必须被当成中国的一部分,解决这个问题必须依此而行,才能有出路。在我们的讯息中,我们也已重申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
  至于你刚才所说,你在历史演进上的意见,以及你清楚表明不宣扬“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的方式解决台湾问题,这显示问题解决及建立我们两国外交关系的前景,是有希望的。
  基:总理先生,这得视现实情况及时间而定。我提到的原则都是我们政府的原则,可以靠得住。至于(采取)政治步骤的时间,仍得由我们双方讨论。较简单的是军事步骤,而不是其他需要多一些时间的步骤。
  基辛格保证美国不支持臺独
  周:(前略)我必须在另一件事上说清楚。美国政府对所谓台湾独立运动的立场是什么?
  基:台湾人(“独立运动”)?我们没有支持。
  周:美国政府内部分人如中央情报局或国防部的人是否支持臺独运动?
  基:中情局的能力常被世界上许多地方的人夸大。最近年世界上只有两个亚洲国家发生革命——印尼和高棉,这两个国家中情局都没派人。
  周:我很看重你刚才说的,美国政府及美国总统不支持,也不会支持所谓的台湾独立运动?
  基:我可以称呼你“总理(Prime Minister)”,或你觉得不妥?
  周:随你喜欢。
  基:这在英文中比较自然一点。总理先生,(美国)官僚系统很大,有时候不能完全掌控。
  周:你不知道蒋介石十分抱怨是中央情报局同意让彭明敏逃出台湾吗?
  基:你可能知道彭明敏五年前曾是我学生,但我不想让你认为我和这件事有任何关联。(中方笑)
  我们认真些。首先,就我所知,中情局与彭明敏教授到台湾毫无关系。其次,如果(尼克松)总统与毛主席有共同理解,我的工作就是在官僚系统执行(不支持台湾独立),我向你保证一定会执行,美国也不会支持(台湾独立)。
  我必须向总理坦白,欺骗我们自己没有意义。美国不可能在接下来一年半之内,就正式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但在既有(的架构上)防止新的要求,则是可为的。例如,台湾独立运动,或分裂总理和我已讨论过的“演进”的力量,这也会在毛泽东主席与尼克松总统可以确认的。 【发表看法】
  


本站属非赢利性网站,仅靠个人勉力维持,持如您认为“历史回廊”值得帮助,请点广告以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