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革命(节选)

(苏联)  托洛茨基

  一、民主革命到社会主义革命的“不断性”
  在帝国主义时代,落后资产阶级国家的民主任务可以直接导致无产阶级专政,而无产阶级专政则可以把社会主义任务提上日程。传统的观点认为,通向无产阶级专政的道路要经历一段漫长的民主制时期;不断革命论则肯定,落后国家通向民主制要经过无产阶级专政。因此,民主制不是在十年之内停滞不前的制度,只不过是社会主义革命的直接序幕。两者由一条牢不可破的链条互相联结在一起。在民主革命和社会的社会主义改造之间存在着革命发展的不断性。对于资产阶级发展较迟的国家,特别是殖民地和半殖民地国家来说,民主革命的胜利只有通过无产阶级专政才有可能,而无产阶级作为民主革命的领导者取得了政权以后所实行的专政,必然立即面临着深刻地侵犯资产阶级所有权的各项任务。这样民主立即转变为社会主义革命,从而成为不断革命。
  不断革命不是无产阶级孤立地来一次跳跃,而是整个民族在无产阶级的领导下进行改造。在民主革命中,不仅土地问题而且民族问题都给落后国家中的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农民安排了一个特定的角色,更不能担任领导的角色。无产阶级必须领导农民进行民主革命。没有无产阶级同农民的联盟,民主革命的任务就不可能解决,甚至不可能认真地提出。无产阶级和农民的革命联盟,只有这组织为共産党的无产阶级先锋队的政治领导下才有可能实现。这也就是说,民主革命只有通过以无产阶级和农民的聪明为基础并且首先解放民主革命的所有任务的无产阶级专政才有可能取得胜利。

曾让全世界无数工人景仰的克里姆林宫,在冬日的苍茫中显得萧索和暗淡,现在让人想到更多的是專製、阴谋和罪行
  二、社会主义革命的“不断性”
  一切社会关系都是不能确定的长时期内和经常不断的内部斗争中得到改造的。社会继续不断地改变着自己的性质。改造的每个阶段都直接从前一个阶段产生出来。这个过程必然带有政治性质,就是说,它是通过改造中的社会的各种各样的集团之间的冲突来发展的。无产阶级取得政权不是革命的完成,而是革命的开始。无产阶级作为民主革命的领导者取得政权后,必须采取不断革命的策略,为政权斗争到底,向愈来愈激进的社会改革过渡。于是,它不得不把阶级斗争推进到农村去,这就必然会面临同深刻地侵犯资产阶级所有制有密切关系的任务,就必然会遭到一些农民的反对。因此,无产阶级在它刚刚实行统治的时刻,就必须从农村的穷人和富人之间、农业无产阶级和农业资产阶级之间的对抗中寻找支持。
  社会主义建设只有在民族范围和国际范围展开阶级养斗争的基础上才能进行。在资本主义关系在世界舞台上占绝对优势的条件下,这种斗争必然要引起爆炸,即在国内引起内战,在国外引起战争,这就包含着社会主义革命本身的不断性质。

  三、国际革命的“不断性”。
  社会主义是在一国开始的,但不能在这样的基础上完成。在一国范围内维持无产阶级革命只能是暂状态——尽管像苏联经济所表明一种长期的暂状态。在孤立的无产阶级专政下,各种国内外矛盾必然随着成就的增加而增加。如果无产阶级国家继续处在孤立的地位,它最后必然成为这些矛盾的牺牲品。摆脱这种状态的唯一出路就是依靠先进国家的无产阶级取得胜利。因此,世界革命是一国社会主义革命胜利的必要前提。
  一般说来,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在自己的民族界限以内建设社会主义,因为已经超出民族疆界的高度发展的生产力是抵制在国有化一样。只有通过国际革命才能解决这些矛盾。由于世界性分工,苏联工业对于外国技术的依赖等等,这一切使得任何一个国家单独建设社会主义成为不可能的事,而企图在民族范围内实现经济所有部门的完全平衡,就是寻求反动的空想。

  简言之,社会主义革命在一国范围内完成是绝对不可能的。它在民族舞台上开始,应当立即扩展到几个国家的舞台上,进而迅速发展到世界舞台上。这样,社会主义革命就成为一种在更新和更广泛的意义上的不断革命;只有当新社会在我们整个星球上获得最后胜利之后,社会主义革命才会完成。在一个无产阶级由于进行了民主革命而掌握了政权的国家,专政和社会主义的未来命运归根到底不仅取决于本国的生产力,而且在更大的程度上取决于国际社会主义革命的发展。【发表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