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属非赢利性网站,仅靠个人勉力维持,持如您认为“历史回廊”值得帮助,请点广告以示支持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光明日报》特约评论员
■一九七八年五月十一日
 

检验真理的标准是什么?这是早被无产阶级的革命导师解决了的问题。但是这些年来,由于“四人帮”的破坏,特别是他们控制下的舆论工具进行了大量的歪曲宣传,把这个问题又搞得混乱不堪。为了深入批判“四人帮”,肃清其流毒和影响,在这个问题上拨乱反正,十分必要。

 

检验真理的标准只能是社会实践

    

怎样区别真理与谬误呢?一八四五年,马克思在创立新世界观时,就提出了检验真理的标准问题:“人的思维是否具有客观的真理性,这并不是一个理论的问题,而是一个实践的问题。人应该在实践中证明自己思维的真理性,即自己思维的现实性和力量,亦即自己思维的此岸性,关于离开实践的思维是否具有现实性的争论,是一个纯粹经院哲学的问题。”(《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16页)这就非常清楚地告诉我们,一个理论,是否正确反映了客观实际,是不是真理,只能靠社会实践的检验来解决。实践标准是马克思主义认识论的一个基本原则,也是它的一个根本特征。

实践不仅是检验真理的标准,而且是唯一标准。毛主席说:“真理只有一个,而究竟谁发现了真理,不依靠主观的夸张,而依靠客观的实践,只有千百万革命人民的革命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尺度”。(《新民主主义论》)“真理的标准只能是社会实践”。(《实践论》)这里所说的是:“只能”、“才是”,就是说,标准只有一个,没有第二个。这是因为辩证唯物主义所说的真理是客观真理,是人的思想对于客观世界及其规律的正确反映。因此,作为检验真理的标准,就不能到主观领域内去寻找,也不能到理论领域内去寻找,思想、理论自身不能成为检验自身是否符合客观实际的标准,正如在法律原告是否属实,不能依靠他自己的起诉为标准一样。作为检验真理的标准,必须具有把人的思想和客观世界联系起来的特性,否则就无法检验。人的社会实践是改造客观世界的活动,是主观见之于客观的东西。实践具有把思想和客观世界联系起来的特性。因此,正是它,也只有它才能够完成检验真理的任务:科学史上的无数事实,充分地说明了这个问题:

门德列捷夫根据原子量的变化,制定了元素周期表,有人赞同,有人怀疑,争论不休。尔后,根据元素周期表发现了几种新元素,它们的化学特性刚好符合元素周期表的预测。这样元素周期表就被证实了是真理。哥白尼的太阳系学说在三百年里一直是一种假说,而当勒维烈从这个太阳系学说所提供的数据,不仅推算出一定还存在一个尚未知道的行星,而且还推算出这个行星在太空中的位置的时候,当加勒于一八四六年确实发现了海王星这颗行星的时候,哥白尼的太阳系学说才被证实了,成了真理。

马克思主义之所以成为真理,正是千百万群众长期实践证实的结果。毛主席说:“马克思列宁主义之所以被称为真理,也不但在于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等人科学地构成这些学说的时候,而且在于为尔后革命的阶级斗争和民族斗争的实践所证实的时候。”(《实践论》)马克思主义原是工人运动中的一个派别,开始并不出名,反动派围攻它,资产阶级学者反对它,其他的社会主义流派攻击它,但是,长期的革命实践证明了马克思主义是真理,终于成为国际共産主义运动的指导思想。

检验路线之正确与否,情形也是这样:国际共産主义运动和各国革命的路线是否正确,同样必须由社会实践来检验。二十世纪初,国际共産主义运动和俄国工人运动中,都发生列宁的马克思主义路线与第二国际修正主义路线的激烈斗争,那时第二国际的头面人物是考茨基,列宁主义者是少数,斗争持续了很长一个时间,俄国十月革命和各国无产阶级革命的实践证明列宁主义是真理,宣告了第二国际修正主义路线的破产。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普遍真理与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的产物。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与“左”、右倾机会主义路线进行长期的斗争。在一个时期内,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没有占主导地位。长期的革命斗争,成功的经验和失败的教训,从正反二个方面证明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是正确的;而“左”、右倾机会主义路线都是错误的。标准是什么呢?只有一个;就是千百万人民的社会实践。

 

理论和实践的统一,是马克思
主义的一个最基本的原则

  

有的同志担心,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会削弱理论的意义。这种担心是多余的。凡是科学的理论,都不会害怕实践的检验。相反只有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才能够使伪科学、伪理论现出原形,从而捍卫真正的科学与理论。这一点,在“四人帮”曾经篡夺一个时期的宣传大权、把理论问题搞得非常混乱的情况下,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四人帮”出于篡党夺权的反戈命需要,大肆鼓吹种种唯心论的先验论,疯狂反对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例如,他们炮制“天才论”,捏造文艺、教育等各条战线的“黑线专政”论,伪造老干部是民主派、民主派必然变成走资派的“ 规律”,胡绉社会主义生产关系“是产生新的资产阶级分子的经济基础”的谬论,虚构儒法斗争继续到现在的无稽之谈,等等,所有这些,都曾经被奉为神圣不可侵犯的所谓“理论”,谁反对它,就是反对马列主义,反对毛泽东思想。但是,这些五花八门的谬论,根本经不起革命实践的检验,它们连同“四人帮”另立的“真理标准”一个个都象肥皂泡那样很快破灭了。这个事实雄辩地说明了,他们自吹自擂证明不了真理。大规模的宣传证明不了真理,强大的权力证明不了真理。他们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权威”自居,实践证明他们是反马克思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政治骗子。

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是经过实践检验了的客观真理,它之所以有力量,正是由于它们高度概括了实践经验,使之上升为理论,并用来指导实践。正因为这样,我们要非常重视革命理论,列宁指出:“没有革命的理论,就不会有革命的运动”(《列宁选集》第1卷328页)。理论所以重要,就在于它来源于实践,又能正确指导实践,而理论到底是不是正确地指导了实践以及怎样才能指导实践,一点也离不开实践的检验。不掌握这个精神实质,那是不可能真正发挥理论的作用的。

有的同志说:我们批判修正主义,难道不是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去衡量,从而证明修正主义是错误的吗?我们说:是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是我们批判修正主义的锐利武器。我们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基本原理去批判修正主义,这些基本原理是马、恩、列、斯和毛主席从革命斗争的实践经验中概括起来的,它们是被长期实践证明为不易之真理,同时我们用这些原理去批判修正主义,仍然一点也离不开当前的(和过去的)实践,只有从实践经验出发,才能使这些原理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我们的批判只有结合大量的事实分析,才有说服力。不研究实践经验,不从实践经验出发,是不能最终驳倒修正主义的。

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是我们研究一切问题的指导思想,但不是检验真理的标准。而且客观世界是不断发展的,实践是不断发展的。新事物新问题层出不穷,这就需要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研究新事物、新问题,不断提出新的观点和理论。这些新的观点和理论由什么来检验呢?只能用实践来检验。例如,列宁关于帝国主义的学说,是有个新的结论,不能用马克思主义关于资本主义的一般理论去检验,只有第一次世界大战和十月革命的实践才能证明列宁关于帝国主义学说是真理。

毛主席说:“理论与实践的统一,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最基本的原则。”(《毛泽东选集》第5卷291页)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就是坚持马克思主义,坚持辨证唯物主义。

 

革命导师是坚持实践检验真理的榜样

    

马克思主义导师们不仅提出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而且亲自作出了用实践去检验一切理论包括自己所提出的理论的光辉榜样。马克思和恩格斯对待他们所共同创造的著名的马克思主义科学文献《共産党宣言》的态度,就是许多事例当中的一个生动的例子。一八四八年《宣言》发表后,在四十五年中马克思和恩格斯一直在用实践来检验它。《宣言》的七篇序言,详细地记载了这个事实。首先,马克思恩格斯指出:“不管最近二十五年来的情况发生了多大的变化,这个《宣言》中所发挥的一般基本原理整个说来直到现在还是完全正确的。”同时,他们又指出:“这些基本原则的实际运用,随时随地都要以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228页)。马克思和恩格斯根据新实践的不断检验,包括新的历史事实的发现,曾对《宣言》个别论点作了修改。例如,《宣言》第一章的第一句是:“到目前为止的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恩格斯在一八八八年的《宣言》英文版上加了一条注释:“确切地说,这是指有文字记载的历史。”(《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251页)《宣言》发表以后人们对于社会的史前有了进一步的认识,特别是摩尔根的调查研究证明:在阶级社会以前,有一个很长的无阶级社会;阶级是社会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的产物,并非从来就有的。可见,说“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 ”,并不确切,恩格斯根据这种新实践得出的新结论,作了这个说明,修改了《宣言》的旧提法。《宣言》还有一个说法,谈到无产阶级要用暴力革命夺取政权,以推蹯资产阶级。一八七二年,两位革命导师在他们共同签名的最后一篇序言中,明确指出:“由于最近二十五年来大工业已有很大发展而工人阶级政党组织也随着发展起来,由于首先有了二月革命的实际经验而后来尤其有了无产阶级第一次掌握政权达两个月之久的巴黎公社实际经验。所以这个纲领现在有些地方已经过时了,特别是公社已经证明:‘工人阶级不能简单地掌握现成的国家机器,并运用它来达到自己的目的’”(《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229页)列宁对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这个说明十分重视,他认为这是对《共産党宣言》的一个“ 重要的修改”。(《列宁选集》第3卷208页)

毛主席一贯严格要求不断用革命实践来检验自己提出的理论和路线。一九五五年毛主席在编辑《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一书的时候,写了一百零四篇按语。当时没有预料到一九五六年国际国内所发生的阶级斗争的新情况。因此,一九五八年在重印一部分按语的时候,毛主席特别写了一个说明,指出这些按语其中有一些现在还没有丧失它们的意义。其中说:“一九五五年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决战取得基本胜利的一年,这样说不妥当。应该说:一九五五年是在生产关系的所有制方面取得基本胜利的一年,在生产关系的其他方面以及上层建筑的某些方面即思想战线方面,则或者还没有基本胜利,或者还没有完全胜利,还有待于尔后的努力”。(《毛泽东选集》第5卷225页)革命导师这种尊重实践的严肃的科学态度,给我们极大的教育。他们并不认为自己提出的理论是已经完成了绝对“顶峰”,可以不受实践检验的,并不认为只要他们作出的一切结论不管实际情况如何都不能改变,更不要说那些只根据个别情况作出的个别论断了。他们处处时时用实践来检验自己的理论、论断、指示,坚持真理,修正错误,尊重实践,尊重群众,毫无偏见。他们从不容许别人把他们的言论当作“圣经”来崇拜。实践之树是常青的。正是革命导师的这种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辨证唯物主义立场,才能保证了马克思主义的不断发展,而永葆其青春。

          

任何理论都要不断接受实践的检验

    

我们不仅承认实践是真理的标准,而且要从发展的观点看待实践标准。实践是不断发展的,因为作为检验真理的标准,它具有绝对的意义,又具有相对的意义。就一切思想和理论都必须由实践来检验这一点讲,它是绝对的、无条件的;就实践在它发展的一定阶段上都有其局限性,不能无条件地证实或完全驳倒一切思想和理论这一点来讲,它又是相对的、有条件的。但是,今天的实践回答不了的,以后的实践终究会回答它,就这点来讲,它又是绝对的。所以列宁说:“当然,在这里不要忘记:实践标准实质上决不能完全地证实或驳倒人类的任何表象,这个标准也是这样的‘不确定’,以便不至于使他人的知识变成‘绝对’,同时它又是这样的确定,以便同唯心主义和不可知论的一切变种进行无情的斗争” 。(《列宁选集》第2卷142页)

辨证唯物主义认识论关于实践标准的绝对性和相对性辨证统一的观点,就是任何思想,任何理论必须无例外地、永远地、不断地接受实践的检验的观点,也就是真理发展的观点。任何思想、理论,即使是已经在一定的实践阶段上证明为真理,在其发展过程中仍然要接受新的实践的考验。毛主席指出:“人类认识的历史告诉我们,许多理论的真理性是不完全的,经过实践的检验而纠正了它们的不完全性。许多理论是错误的,经过实践的检验而纠正其错误。”又指出:“客观现实世界的变化运动永远没有完结,人们在实践中对于真理的认识也就永远没有完结。马克思列宁主义并没有结束真理,而是在实践中不断地开辟认识真理的道路。”(《实践论》)马克思主义强调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强调在实践中对于真理的认识永远没有完结,就是承认我们的认识不可能一次完成或最终完成。就是承认由于历史的、认识的和阶级的局限性,我们的认识可能犯错误,需要由实践来检验。凡是实践证明是错误的或者不合实际的东西,就应当改变,不应再坚持,这样的事是常有的。毛主席说:“真正的革命的指导者,不但在于当自己的思想、理论、计划、方案有错误时须得善于改正”,“而且在于当某一客观过程已经从某一发展阶段向另一发展阶段推移转变的时候,须得善于使自己和参加革命的一切人员在主观认识上也跟着推移转变,即是要使新的革命任务和新的工作方案的提出,适合于新的情况的变化”(《实践论》)。林彪和“四人帮” 为了篡党夺权,胡绉什么“一句等于一万句”、“句句是真理”。实践证明他们所说的绝不是毛泽东思想的真理,而是他们冒充毛泽东思想的谬论。

现在,“四人帮”及其资产阶级帮派体系已被摧毁,但是,“四人帮”加在人们身上的精神枷锁,还远没有完全粉碎,毛主席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时期,曾经批评过的“圣经上载了的才是对的”这种倾向依然存在。至今,无论在理论上或实际工作中,都还存在著亟待冲破的“四人帮”设置的一些“禁区”。科学无禁区。凡是有“禁区”的地方,就没有科学,,就没有实践标准,就没有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只有蒙昧主义。

党的十一大和五届人大,确定了全党和国人民在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发展时期的总任务,社会主义对于我们来说,有许多方面还是必然王国。我们要完成这个伟大的任务。面临着许多新的问题,须要我们去认识、去研究。躺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现成条文上,甚至拿现成的公式去限制、宰割、裁剪无限丰富、飞速发展的革命实践,这种态度是错误的,我们要有共産党人的责任心和胆略,勇于研究生动的实际生活、研究现实的确切事实,研究新的实践中提出的新问题。只有这样才能够逐步地由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前进,顺利地进行新的伟大的长征。

【发表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