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家安全领域
 
正面临一场思想风暴

3

郭飞熊

国家的地理依存高于民族自决权

中国军事力量的战略重心,将由国土防卫,转移到保卫中国在全球范围内的经贸权益上来

人权高于主权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二、国家的地理依存高于民族自决权

15,西藏和新疆的问题,其实不是由人权问题引起的,并不严重涉及主权和人权的矛盾,而是由一部分人企图谋求“藏獨”和“疆獨”导致的。

“藏獨”和“疆獨”,以及所有的民族分离主义,他们的思想基础是民族自决权理论。

民族自决权,是指每一个民族都有权决定自己的命运。它的核心内容,就是把每一个民族的命运和地域的集中独立联系在一起,主张一族一国。这显然是参照了西欧单一民族国家的经验。而对于多民族国家和民族杂居的国度,乃有削足适履之虞。

在二十世纪风起云涌的民族解放浪潮中,民族自决权理论发挥了不可磨灭的历史功用。

到了二十世纪末,它对多民族国家和民族杂居的国度的负面效应,也逐渐显露出来。

16,联合国宪章肯定了民族自决权的合法性。

宪章第一章第二条规定:“发展国际间以尊重人民平等权利及自决原则为根据之友好关系,并采取其他适当办法,以增强普遍和平。” 这一条是由斯大林治下的苏联力主写入联合国宪章的。

1960年,又是在苏联的倡议下,联大通过了著名的《给予殖民地国家和人民独立宣言》,阐述了所有的人民都有自决权,依据它,广大被殖民或外国统治下的人民享有完全的独立和自由权利。

在《独立宣言》通过的第二天,联合国大会对民族自决权的行使规定了明确的限制与条件:被视为拥有自决权的领土指的是其统治国不仅“在地理上与其分离,而且种族或文化上也与其不同的地域”。由此,就排除了殖民地以外地区的各种自决要求。 [6]

这一新时代的《独立宣言》,成了亚非拉西方列强统治下的殖民地人民争取独立的合法武器,接下来发生的事令天地改色。

17,应该说,二十世纪中,苏联在鼓吹“民族自决权”思想并促进亚非拉民族解放运动方面,功不可没。当然,这样做,也是它在冷战中与欧美争夺全球意识形态主导权的一种手法。

但是荒谬的是,苏联本身,却在二十世纪末,被自己力主的民族自决权思想的爆破力,弄得分崩离析了。 这可不是它的初衷。

在并没有发生种族灭绝、歧视和隔离,甚至并没有发生特别的民族矛盾的情况下,这种分崩离析乃是主体民族的巨大失败,也是历代统治者的巨大失败。

在苏联究竟到底发生了什么,导致了后来的败局?

18,事情得从源头说起。 在二十世纪早期,不遗余力宣扬民族自决权的,有两位著名人物:列宁和威尔逊。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列宁几乎是在世界上首倡并力推民族自决。出于唤起各民族的反抗、促进沙皇俄国的灭亡的考虑,列宁主张,一切民族都有在政治上同压迫民族分离的权利,都有成立单独国家或自由选择他们愿意参加国家的权利。显然是受了西欧一族一国状况的直接影响,列宁主张民族国家边界应与民族分界线相吻合。

1918年1月,美国总统威尔逊起而响应,发表了“十四点”宣言,称民族自决应是重新划分“战败国”领土的依据。因为遭到英、法等老牌殖民帝国的疑忌,这个宣言后来无疾而终。威尔逊的国务卿承认,如真正贯彻“民族自决权”,美国和加拿大均将不复存在。 [7]

但列宁却完全没有这种警觉。他在十月革命胜利后,就开始把作为革命手段的民族自决权理论予以社会制度化,组建了一个由十几个加盟共和国构成的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这一批加盟共和国,是按照民族国家理念,采用迅烈、人为的方式组建起来的。

尽管,在操作层面,苏联的统治者对民族分离主义打压甚烈,比如对独立后的波兰发动大规模军事攻击,派出百万红军进军华沙。但是,在理论和法律上,他们的姿态几乎是完全一边倒,对民族自决权不加任何限制,反而确立了它至高无上的地位——1922、1936、1977年的苏联宪法,都郑重地写入各加盟共和国有“自由退出”苏联的权利。

与此相反的是,美国宪法则从未给予各州“退出权”。

19,列宁和斯大林建立的制度,乃是一个对本民族实行严酷的暴政,对整个国家实施高度集权管理,而对多个民族设计了纸面上的民族自治的奇异混合物。

在没有民族国家、民族成份复杂、民族意识淡薄的地方,轻率地人工制造“民族国家”,这大概就是当年苏联民族共和国创建的实情。 [8]

一位西方学者指出:苏联的这一套体制,对于非主体民族来说,“唤醒了他们的民族分离意识,使地方民族主义高涨,一旦条件具备,半文明的小民族必然将甩掉自己的老师。”

一旦严酷的暴力不能再使用,意识形态的合法性丧失,血腥的历史真相被揭开,国家的凝聚力涣散,各民族之间的联系纽带马上断裂,当非主体民族援引宪法规定的“自由退出”权时,合法性站在他们一边。

而苏联统治者企图把各民族融合成一个新的、历史性的、更高级的共同体,融合成苏联人民的努力,没有得到各民族人民的认可。

苏联的崩溃命运,似乎早在列宁建立这套制度之初,就已经奠定了。

同样属于斯拉夫种族的南斯拉夫人,对他们斯拉夫人的“原创”,敬佩得五体投地,他们按照苏联的模式,几乎一模一样地建立了南联盟。当落幕的锣声敲响时,此地四分五裂,而且一片战乱。

民族自决,既是沙俄解体的理论,也是苏联瓦解的实践。可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我揣测,列宁鼓吹民族自决的初衷,恐怕是为了用共産主义思想和苏联的武力统一全球,而预先建立的一种有包容性的国家机制,它预备着让一个又一个的民族国家加入进来,成为众国之国。其所谋者深且远。不意核时代的到来,让传统的陆军优势失去了决定人类命运的力量,一切的一切,都成了梦幻泡影。【发表看法】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2001年6月4日

【发表看法】


本站属非赢利性网站,如您认为“历史回廊”值得帮助,请点广告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