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日本海军总司令官致大清国北洋水师提督书(节选)
 

■ 作者:伊东佑亨
■ 1895年1月20日

回廊主人评曰:此实为伊东佑亨写给北洋舰队司令丁汝昌的劝降文书,写于日本侵略者攻占刘公岛(北洋海军基地)前夕。据闻丁见信大怒,阅后颇感慨,将信报李鸿章,誓死不降。丁提督最后身死殉国,北洋覆灭。综观此信,虽为劝降,却更若诤言。更有“至贵国而有今日之败者,固非君臣一二人之罪,盖其墨守常规之制度所致”一句,实在一针见血,再有“因时制宜,更张新政,以为国可存立之一大要图。”,此敌竟若诤友,今人读之也难免感慨。(360浏览器不是很正常,请换用IE)。

大日本海军总司令官中将伊东佑亨致书与大清国北洋水师提督丁军门汝昌麾下:

时局之变,仆与阁下从事于疆场,抑何不幸之甚耶?然今日之事,国事也,非私仇也;则仆与阁下友谊之温,今犹如昨,仆之此书岂徒为劝降清国提督而作哉?大凡天下事,当局者迷,旁观者审……清国海陆二军,连战连败之因,苟能虚心平气以察之,不难立睹其致败之由。以阁下之英明,固已知之审矣。至贵国而有今日之败者,固非君臣一二人之罪,盖其墨守常规之制度所致。夫取士必由考试,考试必由文艺,于是乎执政之大臣,当道之达宪,比由文艺以相升擢;文艺乃为显荣之阶梯耳,岂足济夫实效?当今之时,犹如古昔,虽亦非不美,然使清国果能独立孤往,无能行于今日乎?前三十载,我日本之国事,遭若何之辛酸,厥能免于垂危者,度阁下之所深悉也。当此之时,我国实以急去旧治,因时制宜,更张新政,以为国可存立之一大要图。今贵国亦不可以不去旧谋为当务之急,亟从更张。苟其遵之,则国可相安;不然,岂能免于败亡之数乎?与我日本相战,其必至于败之局,殆不待龟卜而已定之久矣。

【发表看法】
一、锋芒初露 二、风云乍起
三、初次交锋 四、八一宣战
五、决战平壤 六、黄海鏖战 一
七、辽东鏖兵 一 八、北洋覆灭
九、最后一博 十、马关议和
十一、三国干涉及割台



本站属非赢利性网站,如您认为“历史回廊”值得帮助,请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