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之反击(3)

 

    【上一页内容】但这事件标志着汉帝国对匈奴的政策已是180度大转变,开始主动寻找战机给匈奴尽可能的打击,揭开了汉匈大规模战争的序幕。
    ……

■ 作者:周镳   

战场已掩埋在历史的风沙中,只是今日戈壁雪月霜天之下,曾有数十万冷兵器时代的军人 不敢爱惜生命碟血鏖战,又及有见诸史实之酷烈军法,以至引起双方高级将领的叛逃事件,兵胜之日爵禄荣进,是为 国家的英雄,败军之时祸及汉武帝刘彻父母儿女无辜三族,除了敌国之外竟无处容身。如李陵,飞将军李广之孙,李氏祖孙皆为 帝国拼杀于疆场,而其本人即以五千步卒转战千里抗拒匈奴十万骑达一月之久,粮绝不继后被俘,一家老小随即被汉武帝逮捕 斩杀,即使他苍老的母亲也不得幸免。又有贰师将军李广利,本人即刘彻亲戚,征西域夺得大宛国汗血宝马(优良的军马种对提高军队战斗力和机动能力有著重大的意义,此举的意义绝不比现代军队的摩托化意义低。此马种至今为土库曼斯坦国宝,1986年“巴黎凯旋门杯”赛时一冠军马身价高达五千万美元!),因在一战役中败北,竟不敢回国丢下军队逃入匈奴。又如在公元前133年曾力主北伐而具体组织策 划马邑事件的王恢,亦因马邑事件落空命丧牢狱。太史公司马迁为李陵作辩护付出了男身的代价!对李陵之叛国我们很难遣责他罪大恶极,对太史公为叛徒受辱我们亦很难责难他是咎由自取,相反,他们的人格与遭遇获得了后世相当广泛的钦佩与同情,但另一方面,也很难对国家强施于他们人身上的种种无道不义加以遣责,因为我们已洞悉了历史的过程。从这些军人文人的人身经验可见战事的残烈已超出了今人的想像,只因双方进行的都是以国运相赌的战争,不严刑重赏则无法维持当日的组织动员,而非刘彻性格刻薄寡恩,他本身就承受了最大的压力。
    汉代的征伐无非是一个开始,此后有突厥、鲜卑、蒙古等十多个游牧民族先后雄据大漠与农 耕区的汉民族对峙,两个不同的文明还要在二千年内苦苦纠缠,民族战争
巴勒斯坦西岸
上图:2003年1月巴勒斯坦恐怖分子的人肉炸弹投向和平居民,在以色列唐人街中制造爆炸。在近两年内的多起爆炸事件中,其中至少六名中国人被炸死。
 
下图:在以色列强横枪口下的巴勒斯坦西岸【众人眼中的巴勒斯坦】
和民族融合构成了亚洲历史发展的一条线索 。 如何审视和叙述这样的历史必须慎之又慎,客观和公正往往不自觉受制于民族立场,时至今日,民族问题和历史问题仍 然纠缠在一起构成了时事热点,狭隘的民族主义(包括大民族沙文主义)仍然在世界各地挑起流血事件,偏狭而豪迈的 民族英雄主义仍然在报纸 和互联网上流转。自然资源在空间分布的不均匀,导致了人们在获取财富过程时间不一致和方式差异,就是所有民族问题产生的根源。用过去的、现在、未来的目光来看这都是场悲剧,但在历史理性角度看,这是人类成长过程 中一种必然,是一种成本,现时看不合理却是当时无法避免的成本,我无意合理化过去的历史,但它却符合历史事物 发展的过程。当人之生存、族群之生存必须弱肉强食被视为人性之恶时、被视为历史的反动时,可知人在进步,我们会寻求一 种避免财富浪费而又安全的低社会成本的制度化安排。交往手段缺乏使经济地图上的山峰与沟谷难以自动地得以调节 ,武力成为解决利害冲突不得不选择的手段。
2000年9月6日,参加联合国千年首脑会议的各国领导人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合影留念。新华社记者张凤国摄(新华社传真照片)
现代世界有著“联合国”“关贸总协定”“WTO”等等工具以调整利害关系,有高速公路、铁路、海空港口等工具实现大规模物质全球流通,有银行、股市、证券公司等工具调动天文数字般的资金在国际流动,互联网技术更使信息传送冲破了政治边界的人为阻隔,所有的这些工具大大增进了人类的交流,改善了全球人际关系。古人也知道要消除战争行为,必须“化干戈为玉帛”,通过经济交流实现和平。因此,无论我站在哪一方,都迷入歧途,感情和道德不是我们用以评判历史的唯一工具,善恶贤愚更不是评判历史人物的唯一标准,因而在技术而非道德上借鉴往事避免复辙,杜绝反动才是历史的真意义
    在此,我谨以黄仁宇先生的一段文字作结束:
    北方绵亘两千多里的国防线与“15英寸雨量线”吻合。线之西北,经年雨量不及15英寸,无法经营农业,只是游牧民族出入之处,这威胁也强迫中国统一对付。刘彻用卫青霍去病“度幕”(贯穿沙漠地带),不失为军事史上的壮举,只是他想消灭匈奴的希望,却无法实现。兹后15英寸雨量线间两方的厮杀,还要继续约2000年,直到康熙帝以新式火炮打败噶尔丹迫他自杀,才解除了游牧民族骑兵的优势,可见得历史并非全是人为,我们2200年后叙及秦皇汉武更无法忽视天候地理因素之重要。

2001.6.2 于上海     

【发表看法】


本站属非赢利性网站,如您认为“历史回廊”值得帮助,请点一下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