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之反击(2)

 
■ 作者:周镳

    【上一页内容】周天子从此失去了对各国进行制衡的实力基础,各国中与游牧民族相邻的则开始了建造长城保护人民和即将丰收的庄稼。这是游牧民族第一次对中原的最高威权发起挑战,“尊王攘夷”的口号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被提了出来,此后的半个千年内,长城内各国为着为土地与人口火拼连年,长城外各族则为水草和畜群而角逐不休。如果把这段历史看作一场不期而遇, 是不是已预示着这两种不同经济组织终将有朝一日狭路相逢?

    

亲与休养生息政策似乎给了匈奴人一个明显的印象,即这个帝国软弱可欺,就象臣服他们的各种民族一样,他们闹得越凶,南边就会送来更多的女人和资财。记得当初
河西战役是反击匈奴八年来对最具战略意义的一役
河西战役是反击匈奴八年来对最具战略意义的一役,在前121年春夏间 武帝命霍去病率汉军出陇西,越乌鞘岭,进击河西走廊。霍采取长驱直入突袭的战法,短短一周内连破匈奴五部。接着翻越焉支山(甘肃山丹大黄山)千里,与匈奴鏖战于皋兰山,匈奴损伤九千余人,至此,汉彻底控制了河西走廊,打开了帝国与西域交通线路,通过结盟或胁迫使西域各国形成对匈奴的战略牵制。点击图片可放大
读细柳营一文时,因慰问视察军队的皇帝车队被挡在细柳营辕门之外而佩服周亚夫将军治军之严格,同时为这位将军胆敢对皇帝如此怠慢无礼感到吃惊,然而更想不到是周将军却获得了文皇帝的极口称赞。违了君臣礼义却不被追究反受称许,这一情节在历史上是少之又少的,更何况这是个领有军队而担负着首都警卫的高级军官。只有将情节放在当时的背景之上,我们才能看清这其中的真实,其时为公元前158年,匈奴 在河南地(河套)发起了挑畔,前线(上郡一带)最近首都的时候也不过三四百公里,这段距离只是匈奴骑兵的两三天路程,一路烽烟相望,京畿一带已划为战区加强戒严以提防意外之变。而细柳、棘门和灞上就是部署在长安外围西、北、东三面的防区,战争气氛相当紧张,防止敌人伪装偷袭而验证口令严格门禁已为正常,故另两个防区司令官因警惕性低而受到“儿戏”的批评,而周亚夫未被文帝猜忌反受称赞,这是在平时不可想象的。同是这位将军,因为让景帝觉得他可能会对将来继位的皇太子刘彻不恭敬,而被逮捕治死,这已是十几年后的事了。这份记录从侧面反映了和亲政策不成功,匈奴对汉地的抢掠已发展成了匈奴贵族组织的大规模侵略战争。
河西战役同时,李广在河西战场1500公里外的右北平出击,成功地牵制了匈奴左贤王部。图中边界为现代中蒙边界
    第六个皇帝刘彻继位的时候,帝国已有了七十年休养生息经营,中央对国家控制力之强和物资丰富是前所未有的,祖父辈的英明给这位年轻的皇帝开拓疆土和反击匈奴创造了政治与物质条件。刘彻故去后,继承人给他上的庙号为“武皇帝”,意为武功显赫的皇帝,倒也十分贴切。武帝在位五十四,是中国历史上战绩突出且享国至久的皇帝,他保有这一记录直到十八世纪时为康熙皇帝刷新,其间长达二千年。他一生致力于四方,向西南夷推进,在云贵高原设置了行政机构。在南方,消灭了自他曾祖父汉高帝建国以来就割据岭南的南越国,在海南岛上也设置了正式的行政区域,恢复了设在越南北部了郡县,边界南推到北纬13度。在东面,帝国的统治延展到了朝鲜半岛上,但他最为关注的是对匈奴的反击战,他断断续续地将这场战争进行了四十八年之久。穷兵黩武而奠定中国基本版图和确立儒家学说而罢百家都是刘彻留给后人的。后世对他评价可谓毁誉参半,即使2200年后的今天,历史学家黄仁宇还是说“仍要在长期的历史上评判”。
    其实汉帝国早就有反击匈奴的打算,并试图建立包括中亚细亚各国在内的反匈联盟。在 前138年,曾派出以张骞为首的100多人的庞大外交使团进行广泛联络,其间两度被匈奴扣留,虽然完成了历程一万四千余华里的艰苦外交游说,结果却不理想,包括大月氏在内的多数国家虽痛恨匈奴的奴役勒索,却因信心不足而意存观望。然而,生存于双方而言,皆属正当必需,故外交失败并没有能挡住政治经济运动中起作用的规律,汉帝国的反击只是时间问题。缺乏交流和协调的两个民族迎头相撞是必然的。
    公元前133年,经过御前一番激烈的辩论之后,刘彻决定采取强硬的政策,并批 准了在马邑伏击匈奴主力的计划。其后马邑之谋由于匈奴单于的机警而落空,但这事件标志着汉帝国对匈奴的政策已是180度大转变,开始主动寻找战机给匈奴尽可能的打击,揭开了汉匈大规模战争的序幕。
    庞大的帝国虽然行动缓慢,一旦运动起来则具有排山倒海的力量。
汉朝匈奴漠北战役
漠北战役。汉武帝为了彻底歼灭匈奴主力,确定了集中兵力、深入漠北、寻 歼匈奴主力的具体作战方针。集中精锐骑兵10万,组成两个大的军团,分 由大将军卫青、骠骑将军霍去病统率。另以步兵几十万,马匹十余万配合 行动。在漠北与匈奴进行会战,共歼匈奴9万余人。
    前128年秋,匈奴进入辽西、渔阳、雁门郡。汉将军卫青率领三万骑兵出雁门郡,李息出兵代郡,是役匈奴以死伤数千名终。
    前127年“河南之战”,匈奴进犯汉之上谷郡、渔阳郡。卫青率汉军从云中出 兵,李息从代都出兵,西至陇西,大败匈奴楼烦王和白羊王于河南(今内蒙河套一带),俘虏匈奴数千人,掠获牛羊一百余万的战利,收复了河南地置朔方郡,修复了秦时蒙恬所筑塞堡。
    前124年,匈奴大规模进军朔方、定襄、雁门、代郡、上谷。卫青率领十余万 汉军出塞七百里反击,是役匈奴阵亡一万五千余。之后,匈奴退到漠北。
    前121年的河西之役和前119年的漠北战役是双方决定性的战役。河西战役实现了汉帝国对匈奴实行战略牵制的目的,使匈奴后院起火。漠北战役中,汉军分两路北进大漠1000公里,战略目的明确,志在消灭匈奴。是役匈奴丧失了几乎全部军力,北匈奴开始了影响欧洲历史的西迁,但帝国的目标未能实现,而且为这些战事元气大伤。
【上一页】【下一页】


    ……
    汉代的征伐无非是一个开始,此后有突厥、鲜卑、蒙古等十多个游牧民族先后雄据大漠与农 耕区的汉民族对峙,两个不同的文明还要在二千年内苦苦纠缠,民族战争和民族融合构成了亚洲历史发展的一条线索 。 如何审视和叙述这样的历史必须慎之又……
    ……
    用 过去的、现在、未来的目光来看这都是场悲剧,但在历史理性角度看,这是人类成长过程中一种必然,是一种成本, 现时看不合理却是当时无法避免的成本,我无意合理化过去的历史,但它却符合历史的理性。当人之生存、族群之生 存必须弱肉强食被视为人性之恶时、被视为历史的反动时,可知人在进步,我们会寻求一种避免财富浪费而又安全的低 社会成本的制度化安排……     

【发表看法】


本站属非赢利性网站,如您认为“历史回廊”值得帮助,请点一下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