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与中国之间

■ 摘自《读点历史》 ■题图、附图及说明文字:回廊主人

这位骑射手是装备精良的帕提亚帝国军人。BC53,帕提亚军队在古叙利亚Carrhae战役中打败了罗马军队,杀死2万人,俘虏1万人。来自中国的记录间接证实此事。一说:因为在后来中国与帕提亚的战争中,中国俘虏过罗马战士,他们的部队原是被帕提亚俘虏后派往东部的。二说:BC36,中国打败匈奴的一次战争中,俘虏了145罗马士兵,他们可能是被俘罗马军人后辈,逃离帕提亚后成为匈奴的雇佣军。中国来后将他们安置在甘肃一带。分别见文后资料1、2(周)

公元前2世纪-公元前1世纪标志着人类历史的一个新阶段。美索不达米亚和地中海东部不再是人们关注的焦点,再也不是世界的主宰者。力量逐步转向西方和东方。现在两个庞大的帝国支配着整个世界世界,这就是新的罗马帝国和走向复兴的中华帝国。罗马把势力扩张到幼发拉底河,但它一直未能超越那个界限,因为幼发拉底河太遥远。在幼发拉底河的那一边,波斯人和印度人原先在塞琉西严正王朝的领土现在从属于新的主人。汉朝统治下的中国(始皇帝死后,汉朝代替了秦朝)已把势力扩展到西藏以外,它的统治范围越过帕米尔高原高耸的山口,一直到土耳其斯坦(地理名词,即里海以东地域,而实际上此时突厥人还没有形成,当然也没有任何突厥人的政治组织,历史回廊注)西部。

此时的中国是世界上地位最重要、组织最严密、文明程度最高的政治体系。它在面积和人口方面超过了鼎盛时期的罗马帝国。这两个庞大的体系当时有可能在同一时间、同一世界繁荣发展,而彼此间却几乎一无所知。海上及陆地的交通工具还没有得到充分的发展和组织,因此他们不可能发生直接的冲突。

然而,他们相互作用的程度却不同凡响,他们对于位于两者之间的各个地区,对于中亚和印度的命运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一定数量的贸易慢慢地出现了,比如说通过骆驼商队穿越波斯,或者让沿岸航行的船取道印度和红海。公元前66年,庞培(公元前106-前48年,古罗马统帅、政治家,曾两度担任执政官,和恺撒、克拉苏结成前三头同盟)率领的罗马军队沿着亚历山大大帝的足迹,踏上了里海的东海岸。不过还要过好几个世纪才有确切的了解和直接的交往,将欧洲与东亚两大并列的世界连接起来。

这两个庞大的帝国的北面都是半开化的荒漠。现在德国的那个地方当时主要是林地,森林一直延伸到遥远的俄罗斯,是巨大的欧洲野牛的生息之地。再说,亚洲巨大山脉的北面是绵延成片的沙漠、干旷草原以及森林和冰封的土地。亚洲高地上有一个向东的洼地,满洲大三角就在这里。这些地区的大部分,从南俄和突厥斯坦一直延伸到满洲,气候多变,极不稳定,过去如此,现在依然没有什么两样。对人们来说,这些土地真是变幻莫测。

AD100年之际欧亚大陆主要文明,标有主要国际陆路海路交通线(点广告后下载精美立体大地图)

这个半开化的北方地区的西半部,是北欧日耳曼各民族和印欧语系语言的发源地。东部的蒙古干旷草原和沙漠则是匈奴人,或蒙古人,或鞑靼人或土耳其人的发源地。因为所有这些民族在语言、人种和生活方式上都相似。北欧日耳曼民族老是人满为患,好象多得连自己国家都容纳不下,不断挤向南部,给美索不达米亚和地中海沿岸正在发展的文明国家带来沉重负担;同样,匈奴各部落也把自己过剩人口打发出去,流入中国的居住区。

曾经有一段时间,世界上同时有两个相当引人瞩目的帝国,它们有能力阻挡野蛮人的入侵,甚至强行推进帝国和平秩序的边界。汉帝国从中国北方强行闯入蒙古,他们的猛烈进攻持续不断。中国人络绎不绝地涌过长城这一屏障。在帝国的边疆卫士身后是带着马匹、犁头的农民,他们在草原上耕种,把冬天的牧场圈起来。这些开拓者遭到匈奴人的袭击和杀害,但是中国人的讨伐令他们实在难以抵挡。游牧部落面临选择,要么安定下来从事耕种,成为中国的纳税人;要么继续漂流,寻找新的夏季牧场。有些人采用了前面一种做法,融入中国。有些人则向东北和东方迁移,翻过山口,进入突厥斯坦西部。

蒙古骑手的西进从公元前200年就开始了,它向西对雅利安部落形成了压力,而雅利安部落是罗马边境的沉重负担,一旦出现任何明显的薄弱环节,雅利安人随时准备立即突围。安息人,他们显然是掺杂着某些蒙古血统的锡西厄民族,在公元前1世纪前已南下,到达幼发拉底河。他们抗击东袭的庞培大将,打败并杀死了克拉苏。他们用安息国王统治的阿萨息斯王朝,替代了波斯的塞琉西君主统治。

但曾经有一段时间,对于忍饥挨饿的游牧部落来说,阻力最小的路线既不在西面,也不在东面,而是经过中亚,然后朝东南方向穿越开伯尔山口,进入印度。在罗马和中国实力雄厚的几个世纪里,印度遭受了蒙古人的大规模进攻。发动突然袭击的一连串征服者汹涌而入,经过旁遮普,来到大平原烧杀抢掠。阿育王的帝国分崩离析,印度一个时期的历史陷入黑暗。公元5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印度深受以弗泰利特人或者叫做白匈奴的折磨,他们向印度各个小诸侯征收赋税,勒索钱财,使得印度提心吊胆,一片恐怖。

公元2世纪,一场巨大的灾难降临在罗马帝国和中国,它可能削弱了抵抗野蛮人入侵的能力。这是一次极其凶险的瘟疫,在中国肆虐的时间竟然长达11年之久,彻底瓦解了它的社会结构。汉朝灭亡,分裂、混乱的新时代从此开始,直到公元7世纪建立强盛的唐朝,中国才算完全恢复过来。

传染病遍及亚洲,最后影响到欧洲。它在整个罗马帝国迅速蔓延,从公元164年至180年。显然它非常严重地破坏了罗马帝国的社会组织。这次瘟疫之后,我们开始听说罗马各省人口减少,政府的活力和效率显著衰退。不管怎么说,我们很快发现,边界再也不是什么攻不破的堡垒,而是一会儿这里沦陷,一会儿那儿妥协。一支新的北欧日耳曼民沿岸族——哥特族,跨越俄罗斯,移居伏尔加河地区和黑海沿岸,他们开始爱上大海,并且从事海上抢劫。到2世纪末,他们可能开始感觉到匈奴向西挺进的危险。247年,在一次大规模的陆路进攻中,他们跨过多瑙河,在今日塞尔维亚的一次战斗中击败并杀死德西乌斯皇帝。236年,另一支日耳曼民族——法兰克人,已经突破下莱茵河的界限,而阿勒曼人则涌进了阿尔萨斯。高卢的军团曾经击退过侵略者,可巴尔干半岛的哥特人发动一次又一次的突然袭击。达西亚省从罗马历史中消失了。

这给颇感自豪、充满信心的罗马吹来一丝寒意,他们未免感到沮丧。公元270年,巩固城防,而在过去长达三个世纪的日子里,罗马是一个开放、安全的城市。

资料1:http://www.friesian.com/iran.htm#parthian
资料2:http://cul.beelink.com.cn/20050119/1770629.shtml

【发表看法】


本站属非赢利性网站,如您认为“历史回廊”值得帮助,请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