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镳评曰:柏林墙不可谓不坚固,钢筋水泥浇筑,把守不可不谓森严,重兵坦克电网布陈,真是"信臣精卒陈利兵而谁何",然而一夜之间化为飞灰,成为历史的笑柄。柏林墙倒下结束了一个时代,但不能因为它已倒下而将之忘怀,我们有记住的理由。
   如果建墙者曾读过孟子的言论:“使天下仕者皆欲立于王之朝,耕者皆欲耕于王之野,商贾皆欲藏于王之市,行旅皆欲出于王之涂,天下之欲疾其君者,皆欲赴于王。其若是,孰能御之!”,何至于出现人人除之而后快情形呢。

读后随感,2004年2月·广西合浦

■ 作者:佚名 

二、最可爱和最悲惨的(上)

要说最可爱的逃亡者,颇有几个竞争者,首先是两位大情圣,一个是阿根廷人, 一个是澳大利亚人。大家看看他们逃亡的手段就可以知道,也就是他们能做出来, 死脑筋的德国人就是再有几百万人逃亡,也做不出这么幽默的计划来。

柏林墙边的死窗户。街道在西方, 楼房属于东方。楼房上的窗口就是著名的‘死窗户“,被砌死以阻止人民逃跑到西柏林。

柏林墙并不是铁板一块,总有那么几个门,几个交通站。于是情人被困在东柏 林的两位就打起了交通站的主意。经调查研究,交通站是靠栏杆来封锁交通的,虽 然栏杆结实,撞不断,但是栏杆比较高,如果汽车足够矮,可以从栏杆底下直接钻 过去。

于是计划诞生了,把自己的亲爱的放在行李箱里,趁警察不注意,开足马力, 一下从栏杆下面钻到西柏林就行了。

说干就干,澳大利亚人就这么把自己的新娘子接到了西柏林。

如果故事到此为止,那就不存在什么幽默了。但是这时候,阿根廷人出场了, 他充分表现了南美人民热血沸腾,但不爱动脑子的特点,他认为这个计划不错,决 定自己也照办煮碗。所谓照办,真的是照办,他居然连车子都是直接找澳大利亚人 借的同一辆车!说起来也是,这么矮的车本来就不好找。问题是,他一点伪装都没 有做,连车牌都不换,就这么开了去。

阿根廷人开著这辆已经被报纸报道得详细得不能再详细的车,大摇大摆开进东 柏林。

东德警察一看,这车怎么这么眼熟,但是谁也猜不到天下还真有这么大胆的人。 警察问“这车,以前是不是来过东德?”阿根廷人脸不红心不跳的回答,“当然没 有啦”。警察自己也糊涂了,大手一挥,放行了!

结果是,在一个星期以后,同一辆车,把另一对情侣,用同样的方式带到了西 柏林。

在他们举行婚礼之际,悲愤的东德警察把栏杆下面装了无数垂直的铁条,别说 是车,就是条蛇也休想从栏杆下面再钻出去!

另一位竞争者是五岁的小男孩。他家经过地道从柏林墙的下面钻到了西柏林。 这个地道挖了整整6 个月。而且因为东柏林警察便衣密布,地道不得不从西柏林挖 掘。要求是绝对不许做地面测量,还必须正好挖到被接应者的厕所里。为了不被地 面人员发现,地道深入地下12米!

这样庞大的工程,这样长的时间,真不知道逃亡者是如何承受这样的心理压力 如此之久的。但这个孩子什么也不知道。当他从地道口出现在西柏林的时候,面对 记者和救援者人群发表感想如下:

“这个大洞洞怪吓人的,不过没有野兽”

那一刻,我想到了法国著名的影片《美丽人生》。

二、最可爱和最悲惨的(下)

写可爱是容易的,面对冷酷的现实,人类用自己的信心,幽默来反抗,说起来 即使是最大的冷酷,也压不下那希望和温暖。然而要写悲惨,实在有些下不了笔。

在柏林墙的逃亡者中,那些“功败垂成”者无疑是悲惨的。1961年,18岁的彼 得。菲西特就是这么一个人。他已经爬到了柏林墙的顶部,只需要再加最后一把劲, 就可以达成目标,就在这个时候,枪声响了……

彼得滑落回柏林墙东侧。

悲剧还没有完,身中数弹的彼得倒在柏林墙下,血流如注,我不知道东德的警 察是一时不敢承担责任,跑去请示上级,还是真的就已经下了杀心(我宁愿相信是 前者)。彼得就这样在墙下躺了50分钟,没有一个东德警察前来管他。

彼得的呼喊声一点一点的低下去了,低下去了。西柏林的人群爆发出愤怒的抗 议声。

“你们是杀人犯”“你们是法西斯!”上千群众怒吼著。西德的警察冒险跑到 柏林墙边(前面已经说过,这是极其危险的,柏林墙西侧依然是东德的土地,警察 已经“越界”,完全可能被枪击)把急救包扔向彼得。但是太晚了,彼得已经失去 了自救的能力。

彼得终于停止了呼吸。他的血已经流尽了,在他蓝眼睛里最后映出的,依然是 东柏林。50分钟以后,东德警察抬走了他的尸体。

如果说彼得最大的不幸在于他最终没有成功,我不知道下面这个最后“成功” 的例子,是不是算幸运。

在柏林墙刚完成的那一年,由于墙还不是很坚固,有人就想出了办法,开重型 车辆直接撞墙!直接冲开柏林墙进入西德。

1961年,这类事件多达14起。

逃亡者要面对的绝不仅仅是坚固的高墙,还有来自军队和警察的密集射击。有 军事常识的朋友都知道,对于穿透力极强的子弹,民用的车壁,车门根本就是nothing, 香港电影里躲到小轿车后面就可以逃开对方射击的镜头完全是搞笑。所以,用这个 办法冲击柏林墙的人,实际上等于完全不设防的穿行在枪林弹雨中,去争取一次严 重交通事故的机会!

这里的故事太多,最悲惨的,一是在离墙最后一米处熄火的那辆装有数十人的 大客车。二就是布鲁希克的故事。

布鲁希克和他的同伙同样是利用大客车冲击柏林墙,但是他们的行动从一开始 就被发现了。军队和警察从多个方向向客车密集射击,客车起火燃烧,弹痕累累! 还好,客车质量过硬,不但没有熄火,还在布鲁希克良好的驾驶下奋勇加速,一声 巨响,柏林墙被撞开了一个大缺口,整个客车冲进了西柏林!

欢呼的人群拥上来迎接,却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驾驶座上的布鲁希克身中19 弹,他是用生命的最后意志坚持加速,冲向柏林墙的。当客车冲进西柏林的那一刻, 布鲁希克停止了呼吸。

柏林人展开了一场争论,布鲁希克究竟有没有看到他梦想看到的西柏林?最后 是一个现场镜头宽慰了大家,从镜头上看,客车驾驶座位于西柏林之后,布鲁希克 还有一个抬头的动作。是的,那时候他还活著!他的眼睛最后映出的,是他梦想中 的迦南西柏林!他是一个成功者。

柏林墙在两德统一后完全拆毁,后来联邦政府作了很大努力说服人民同意在原址重建了一段70米的"柏林墙"作为警示,图中十字架是企图越墙者的墓碑,为纪念他们追求自由的勇气把他们葬在这里让人凭吊。在28年中,至少有239人在试图翻越柏林墙或潜渡施普雷河时被枪杀。

这个镜头我也看了,说实话,在那样的动荡,混乱,和快速行驶中,每个人都 被颠簸得相当厉害,硬要说那个几乎无法注意到的动作是布鲁希克自己作出来的而 不是别的原因,我感觉实在是勉强。但是,谁又愿意继续辩论下去呢?谁又不希望 这个年轻人生命的最后时刻能够是快乐呢?

德国人如此不严谨的结论很少,却少得可爱,少得美丽。

柏林墙倒塌以后,新建成的文化宫,专门采用了很特殊的设计。建筑之间均用 伞状结构连接,整个原来的柏林墙东侧“死亡开阔地”被全部笼罩在保护伞下。成 为了伞下的广场。

我的德国同学说,这是因为,在这个广场上,无数逃亡者因为没有任何隐蔽物, 只好强行穿越在火力控制下的广场而失去生命。现在,德国终于可以为自己的公民 提供隐蔽物了,尽管,已经太迟,太迟……

我无话可说。

下一页【发表看法】



本站属非赢利性网站,如您认为“历史回廊”值得帮助,请点广告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