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伟教授:重庆的发展之路究竟错在哪里?转
(阅读10216次)


搜索本论坛中的历史图片



 
 

双击页面自动阅读 | 单击暂停   

 总12766 【点出目录】
1苏伟教授:重庆的发展之路究竟错在哪里?转

■ 翟林华 Anhui 2012-4-25 13:42:37 【作者文集】直接联系作者


   转帖左派的一篇具有一定代表性的文章如下,其目的一方面是了解当前社会客观存在的非主流重要思潮,从某种角度来看,存在自然有其原因,回避社会存在自然不是合理科学的态度;另一方面是确认文革的思维方式,斗争哲学对于当前中国社会仍然有重要影响,而且确实被相当多的人所接受(凤凰网的回帖中毛派观点经常受到广泛支持),因而对中国社会未来健康发展可能产生重要的影响,虽然无疑是负面影响。
  作者:转载苏伟的文章2012-04-0709:00:
  摘要: 重庆的发展之路究竟错在哪里?这是由王立军事件引发的我们一系列疑惑问题中的最大疑惑。前边已经指出,重庆发展之路是对科学发展观思想的实践的最好诠释,也是完全符合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稍有政治常识的人都能够看出,中央否定的是重庆的发展之路,但中央否定的事实和根据究竟是什么?至今也没有给全党和全国人民以明确的回答。但从网上各种言论特别是张德江同志到重庆后清除薄熙来在重庆留下的一切
  
  
  苏伟教授:重庆的发展之路究竟错在哪里?
  
  作者:重庆党校苏伟教授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重庆的发展之路究竟错在哪里?
  
   重庆党校教授:苏伟等
  
  
   我们是一群坚信共産主义一定能够胜利的普通共産党员,或多或少都懂得一些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基本知识。重庆事件发生以来,我们同大多数群众一样存在着许许多多不解、困惑和问题。我们实在搞不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现就重庆事件引发的我们的一些疑惑和不解问题特向全党同志、全国人民包括党和国家的领导人请教。 ...华岳论坛 - "http://hua-yue.net"
  
   党的十六大和十六届一中全会之后,新一届党中央部分主要领导参观革命圣地西柏坡,全党和全国人民一片叫好声。因为大家知道,西柏坡是中国革命最终取得胜利的最后一个党中央所在地。不仅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在这里指挥了最终决定革命胜利的三大战役,而且在这里召开了党的七届二中全会,毛主席发表了重要讲话,特别告诫全党,拿枪的敌人被消灭之后,不拿枪的敌人依然存在,要警惕国内外敌人的糖衣炮弹。并提出著名的“两个务必”思想。在从西柏坡进北京的路上,毛主席一再语重心长地说,我们是进十年,官匪勾结黑社会更加猖狂的十年,老百姓更加怨声载道的十年,对外交往愈加软弱的十年,社会矛盾更加突出的十年。一些老百姓把这些问题的根源都归结为共産党干的,私下里咒骂共産党的言论非常之多。我们是在党旗下宣过誓的中国共産党党员,长期受过毛泽东思想和共産党的正面教育。我深知,这绝不是共産党干的,而是各种剥削阶级思潮腐蚀影响党内权力者的结果,掌握权力的共産党内的官僚阶层、腐败分子与社会中的暴富集团相互勾结,大肆瓜分国有资产、大肆侵吞人民财富等各种原因导致的结果。我们中的许多人曾反复多次向群众做解释工作。如果我们的社会状况有所好转,我们的思想工作就容易取得一定的效果。但必须承认的事实是这种状况并没有根本好转,导致我们的工作难上加难。
  
   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欣喜地看到,西南大地的重庆焕发出社会主义和共産党本色的曙光。薄熙来同志倡导下的唱红、打黑、民生使人民群众看到了真正共産党回来了,我们党的群众观点和群众路线回来了,党中央在西柏坡重申的毛主席的“两个务必”思想回来了。同时,重庆的发展之路实际上正是遵循科学发展观指导下的结果。薄熙来同志多次强调这一点。例如,近些年来,关于做蛋糕与分蛋糕之争,实际反映了两种发展理念。片面强调做蛋糕第一,只有做大蛋糕才能分好蛋糕的思想实际上就是不考虑发展的目的是人民群众,发展的依靠力量是人民群众,发展的成果人民群众来享受。这是完全背离 “以人为本”为核心的科学发展观思想的。
  
   而薄熙来同志辩证地解释了做蛋糕与分蛋糕之间的关系,强调没有公平地分好蛋糕,就没有人民群众的真正积极性,就不可能有真正的做大蛋糕,人民群众也不可能享受到做蛋糕的成果。这不正是科学发展观思想的具体阐释和落实吗?重庆正是遵循这一发展思路,不仅做到了经济的大发展,而且物质、精神文明双丰收,黑恶势力受到了沉重打击,整个社会风气明显好于其他地区。我们中的许多同志去过重庆,接触过重庆的许多老百姓,特别是一些出租汽车司机,无不赞扬重庆的社会环境。当然客观地说,重庆也还有许多不尽人意的地方。但我们不能苛求薄熙来同志,他能够做到这一步非常不简单了。我们就经常以重庆为例说明真正共産党还是为人民利益的。社会那些腐败、丑恶现象是共産党内的败类假共産党干的,应该把他们与共産党严格区别开来。也正是由于这活生生的实例,使我们周围的一些普通群众一定程度上纠正了对共産党的错误认识,同时也看到了社会主义的光明前途。
  
   实际上,伴随这几年重庆的巨大变化。对重庆模式就有各种各样的议论。也有相当多的人反对之,说什么重庆的唱红就是 搞文革的那一套、打黑是黑打、共同富裕是剥夺富人的财产、薄熙来有个人野心等等。其实任何人做工作,就一定会有反对声音,这也很正常。薄熙来坚持共産党人的本色和社会主义道路,不可能不遭到既得利益集团、黑社会势力和思想方法片面的人的反对。但绝大多数重庆百姓和绝大多数国人都拥护重庆。中央政治局常委9位中的6位同志先后视察过重庆,高度赞扬了重庆的发展道路。今年1月,人民日报头版也发文,高度肯定并赞扬重庆共同富裕的探索精神。也就在这种重庆既得到全国人民的拥护也得到中央部分领导肯定的情况下,今年2月,出现了谁也没有料到的“王立军事件”,由此不仅牵动了重庆人民的心,也牵动了全国人民的心。他们不希望他们的打黑英雄倒下。但“王立军事件”的真相究竟是什么?社会上各种猜测、议论纷纷,谣言也通过网络到处传播。新华社2月8日的通讯稿中指出这一事件是“个案”事件,也就是说,它与薄熙来的工作和整个重庆的发展之路没有必然联系。直至今年两会开幕之前,两会发言人赵启正同志也说这一事件是“孤立”事件。两会期间,周永康同志还探望了重庆代表团,充分肯定了重庆的经验。重庆代表团也召开了记者招待会,薄熙来同志就重庆经验回答了中外记者的各种提问。可万万没有想到事情急转之下,由此引发了全国人民的质疑声,也由此导致了我们这些普通共産党员的一系列的不解和困惑问题。
  
   第一,“王立军事件”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整个事件的起因是“王立军事件”,但该事件的真相究竟是什么?2月8日新华社的通讯稿说在调查中。至两会开幕,也始终没有公布事件的真相。3月14日温总理讲话中说:“目前调查已经取得进展,我们将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则,严格依法办理。调查和处理的结果一定会给人民以回答,并且经受住法律和历史的检验。”但却要求重庆市委和市政府必须反思,并认真从王立军事件中吸取教训。但这个事件的经过和性质究竟是什么?我们只知道王立军私自进入美国领事馆,后又自己离开。王立军为什么要私自去美国领事馆?有传他揭发了上层某人物及其家人的腐败行为,而遭到追杀。这个人物究竟是谁?谁在追杀王立军?作为一个直辖市的公安局长难道不知道私自去领事馆的严重后果吗?也有说他去那里揭发薄熙来同志的腐败行为,那他为什么不去北京揭发,而到领事馆揭发呢?如果他是政治避难,他难道不知道其能否达到目的吗?难道不知道这一举动将自毁自己整个一生吗?离两会闭幕也已半月有余,中央仍然没有正式公开公布事件真相。那么要求重庆领导究竟反思什么?薄熙来同志在这一事件中究竟应该承担什么责任?我们自己都一团雾水,搞不清楚。但是事件真相没有正式公布之前,却以此为理由,免去薄熙来同志的职务。我们实在不能理解党中央的做法?难道要求重庆和全党全国人民去做“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封建社会的愚民吗?
  
   第二,中央究竟是就“王立军事件”追究薄熙来同志的责任,还是就重庆的发展之路追究其责任?
  
   从温总理记者招待会的回答中直接的含义是指重庆的领导要为王立军事件负责。所谓反思,也是指这这一事件的发生。中央公布免去薄熙来重庆市委书记职务的原因也只是王立军事件的严重影响。但明眼人一看,以王事件免掉薄的职务只是借口,从根本上否定重庆发展道路经验和薄的功绩是实质。温总理讲话中谈到重庆的成绩时,说是历届重庆政府领导的结果,现重庆领导主要是反思王事件的发生。这是实事求是吗?重庆人民知道,全国人民也知道,正是薄前任领导的那段期间,重庆黑社会势力猖獗,社会治安严重混乱。也正是薄到了重庆打黑之后,重庆的社会治安得到根本扭转,群众安全感逐步增强。温总理讲话却置基本事实于不顾,把重庆的成果归结为前任领导,把错误归结为薄熙来。这岂不是不干事的有功,干事的有错吗?这种现象在基层领导行为中太多太多了,往往由此给真正为人民办实事的领导干部的积极性以沉重的打击,并造成在领导职位上混天混地混差事的领导干部相当之多。我们竟然没有想到,这种是非不清、黑白颠倒的逻庆留下的一切痕迹和折腾做法,如重庆规划和打黑展览撤销,原打黑办案人员受到调查,为打黑对象翻案,取消唱红有关活动,重庆卫视决定恢复广告播出,原路面各种宣传牌一律摘除,黄赌毒现象开始复苏等等。可以得出结论:中央否定的恰恰就是重庆经验的最大特色即唱红、打黑和共同富裕,也就是薄熙来被撤职之前的对重庆模式的反对声的基本理由。这也就是我们这些受到过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教育的共産党员的最大困惑?中国共産党的党旗、国旗、军旗是红颜色的。“红”绝对不是光学意义上的一种特殊光波,而是具有鲜明政治色彩的极其丰富内涵的一种符号。在我们看来,“红”就是坚定的共産主义理想、信念,“红”就是坚定的社会主义的道路、方向,“红”就是共産党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和精神,“红”就是指引和带领全国人民奔共産主义远大目标的旗帜,“红”就是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人民群众这一物质力量,……。中国共産党从它一成立,就始终高举“红”旗,才有一系列的伟大成就。没有“红”,就没有共産党,就没有社会主义。重庆的第一张也是最重要的名片就是以江姐为代表的“红岩”精神。正如薄熙来同志所说,共産党人不唱红,难道唱黑?唱白?唱黄?正是重庆人的“唱红”活动唱出了理想、信念、精神、正气,并转化为巨大的物质力量,才有了重庆今日的巨大成就。“唱红”活动何有之错?何有之罪?“黑”也不是纯粹光学意义上的光波。“黑”在中国文字解读中,意味着社会生活中的一切邪恶、丑恶、腐败、残暴的现象和势力,意味着对历史进步的反动,意味着对人民群众生命、财产的肆意践踏、残害和剥夺。共産党从它诞生那天起,就意味着与“黑”势不两立。共産党人“两个决裂”思想就意味着其一切活动都是为了铲除压在千百万劳动人民头上的黑恶势力,翻身求解放。新中国的成立,使中国的黑恶势力受到了最沉重的打击,才有了全国人民高涨的社会主义积极性,才有新中国六十年的极其巨大的成就。但是必须看到,近三十年来,新中国建立初期的已经灭绝的许多黑恶现象、黑恶势力从开始抬头发展到目前的极其猖狂,已经发展到对广大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构成严重威胁的程度。也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薄熙来同志在重庆“打黑”,再次给予重庆的黑恶势力以沉重打击,由此维护了社会正义,也使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得到了根本保证。“打黑”何错?“打黑”何罪?黑恶势力否定“打黑”,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可是一些号称共産党的共産党人也否定“打黑”,实际就表明这些人的屁股已经彻底坐在黑恶势力一边,彻底暴露了他们假共産党的面目。关于污蔑重庆的注重民生的“共同富裕”之路的错误言论,更是无稽之谈。固然,任何工作中不可避免地都会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重庆的“唱红”、“打黑”、“共同富裕”的工作也会存在许许多多问题,也需要进一步改进和纠正。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共産党人看问题的基本方法究竟是看整体、本质、主流,还是看局部、现象、枝节,一叶障木?那种借口重庆发展之路上存在的种种问题包括“王立军事件”而根本否定重庆发展之路的人轻说是思想方法的片面性,重说就是别有用心。不知道我们的这种看法究竟对不对?如果说是错误的,究竟错在什么地方呢?
  
   第四,最需要反思的究竟是谁?
  
   共産党人做任何工作,不可能没有缺点和错误。毛主席早在1945年就指出我们不排除薄熙来同志有到更高级领导岗位发挥自己作用的动机。那么有向上走的愿望就一定错吗?现有官场中,有哪一位干部不希望自己继续高升呢?拿破仑说过,不愿意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领导干部希望自己的官职进一步提升本身没有错误。关键在于他为什么希望自己提升?究竟靠什么提升?如果从人民的根本利益出发,希望自己能够在更高级的领导岗位上发挥作用。这种愿望没有任何错误。同时升迁的主要方式也是依靠自己实实在在地为人民干实事。这就更没有错误。另外一种希望升迁的动机主要是希望获取更大的权力为自己谋私利,同时也主要是依靠溜须拍马、阿谀奉承、虚假政绩的方式。这种升迁动机、行为绝对是错误的。但从薄熙来同志在重庆的巨大的成绩看,他是从重庆三千万人民的根本利益出发的,他实实在在为重庆人民干了那么多的事情。目前中国所有的省部级干部中,有谁能够有薄熙来同志那样高的毛泽东思想的理论素养和水平?有谁能有薄熙来同志那种密切联系群众的工作作风?有谁能够与薄熙来同志的政绩相比?有谁能够在人民群众中赢得如此之高的威望?重庆人民也是全国人民希望薄熙来同志能够到更高级的中央领导岗位为十三亿人民做出更大贡献,这又有什么错误呢?攻击薄熙来动机不纯、有个人野心的人完全是小人度君子之腹,别有用心。另外,中央这次对薄的免职行为究竟目的是什么?当然,中央公开的说法也是从国内外局势和人民的根本利益出发。但我们这些最基层的普通党员和群众怎么就看不出来呢?怎么总觉得其中夹杂个人的不纯正的动机呢?最近从网上看到一网友用司马迁写史记的手法写的一篇《新史记·薄公熙来传》,用几百字的文言文把重庆事件的来龙去脉、因果联系惟妙惟肖地叙述出来。其中谈到薄熙来被撤职的原因时说:“近则忧其笼络人心而功高盖主,远则忧其独树一帜生登基之变。”从中国历史和现实生活中的官场权力之争的大量事实中,这种分析和推测是很有道理的。如果党中央的主要领导真是出于这样的动机,岂不是小鸡肚肠、嫉贤妒能的心理状态在作怪?岂不是典型的封建思想吗?这是“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吗?这是共産党人的光明磊落的行为吗?我们真不希望中央领导撤薄的行为动机是这样。可是不做这种解释,又做何种解释呢?政治生活我们越来越看不懂了。
  
   第六,要不要用阶级斗争和阶级分析的方法认识当前形势及重庆事件
  
   马克思《共産党宣言》的一个极其重要的观点是,自文明社会以来人类的历史就是阶级斗争的历史。没有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的斗争,就没有马克思主义。列宁说,马克思主义给我们提供了一条指导性的线索,使我们能够在这种看来扑朔迷离、一团混乱的状态中发现规律性。这条线索就是阶级斗争的理论。列宁、斯大林和毛泽东同志在无产阶级夺取政权之后,仍然坚持用阶级斗争观点分析认识社会主义历史阶段的重大社会问题。尽管斯大林和毛泽东同志在实践过程中曾经出现过阶级斗争扩大化的错误。但他们运用阶级斗争观点和阶级分析的方法是没有错误的。我们党在纠正阶级斗争扩大化的错误中,也并没有抛弃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观点。
  
   1981年党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虽然指出阶级斗争已经不是我国的主要矛盾。但“由于国内的因素和国际的影响,阶级斗争还将在一定范围内长期存在,在某种条件下还有可能激化。”因此,坚持用阶级斗争和阶级分析的方法认识中国当代社会问题包括重庆事件这种“扑朔迷离、一团混乱的状态”去发现规律性,仍然是十分必要的。我们大家都知道,新中国成立以来,西方帝国主义亡我之心始终不死。原苏联解体的外部主要原因就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和平演变政策。同理,今天西方国家也在继续延续他们的政策,采用更加多样的手段试图从内部瓦解社会主义的中国,尤其是党的十八大召开之前。如果说,改革开放初期,我们的所有制基本都是全民和集体所有制,作为经济关系的剥削阶级已经被消灭。
  
   但改革开放30年来,由于种种原因,中国当代社会的经济关系中,私有企业的比例已经大大超过公有企业。这些私有企业中仍然是企业主依靠资本雇佣劳动者,并占有劳动者的剩余价值,也就是占有劳动者的劳动。按照列宁给阶级下的定义,实际上在中国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剥削阶级集团。这种利益集团为了在经济上维护既得利益并攫取更多更大的利益,必然发展到政治上的种种要求,并在党内寻找他们的利益代理人。国内外的种种因素决定了中国当代阶级、阶级斗争仍然存在。在关系到中国未来走向的党的十八大召开之前,这种斗争必然更加尖锐、激烈。尤其是重庆发展之路已经引起了国内外的极大关注。薄熙来在重庆的所作所为,已经遭到西方反动势力和国内既得利益集团、各种腐朽势力的竭力反对。他们必然联起手来,采用各种直接间接、公开隐蔽等下流卑鄙手段诋毁、攻击薄熙来同志及重庆模式,同时也会腐蚀、拉拢、欺骗、威胁我们队伍中的意志薄弱者,挑拨我们队伍同志之间的关系,并想方设法力图阻止薄熙来同志进入中央领导层。近些天网上流传的维基解密惊爆美国智库对白宫建议关于薄熙来部分的内容不就证实了这种斗争的激烈性和残酷性吗?也就是说,我们能够绝对排除王立军事件中美国操作、制造和利用的可能性吗?3·15之后,从国内外媒体的反映看,几乎所有西方媒体和国内极右势力、自由化分子、暴富起来的既得利益集团都欢呼叫好,而国内基层普通百姓大多数不解、困惑、惊愕、反对、愤怒。还看不出这究竟是为什么呢?阶级斗争的实质就是根本不同的利益集团的斗争,不同的利益集团,站在对立的阶级立场上,对同一问题必然做出截然相反的结论来。我们的这种阶级分析的方法是否正确呢?
  
   第七,中国改革之路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还是用普世价值理论取而代之?
  
   党章和宪法上都规定,党和国家的指导思想是马克思主义。十七大政治报告在阐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基本内容中第一条就再次强调“要巩固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党的十七届四中全会通过的决议中提出了在思想战线上要做到“四个划清”,特别强调要划清坚持马克思主义和反马克思主义的界限,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主义和私有制的界限,科学社会主义和民主社会主义的界限,社会主义文化和封建主义、资本主义文化的界限。我们坚决拥护这一思想。因为在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确实存在着一股反对和取代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和社会主义的错误思潮。邓小平同志多次讲话中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在党内和社会生活中的泛滥给予严厉的批评。近些年来,这股反马克思主义、反社会主义的思潮不仅没有消弱,反而更加猖狂起来,同时已经不同程度地影响和侵蚀到某些领导人身上。当前这股思想的重要表现就是鼓吹早已被马克思、恩格斯深刻揭露和批判的资产阶级抽象人道主义当今的变种—普世价值理论。这种理论竭力宣扬抽象的自由、民主、平等、博爱,鼓吹私有制度的永恒性、人本性自私论、三权分立论、多党制、军队国家化等一系列反马克思主义反社会主义的观点。但是在思想理论界,这种观点具有相当大的市场,揭露和批判的阻力重重。去年两会吴邦国委员长在闭幕会上强调五个不搞,就是对这股思潮的有力回击。可是我们看到,中央领导层中的调子并不完全相同。个别领导人在公开的各种讲话和发言中,从来不讲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立场、观点、方法,从来没有参观过各种红色遗址,却大讲特讲中国古代人的思想和西方资产阶级的思想。我们绝不是反对引用古代人和西方思想家的合理思想。但我们党的指导思想是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作为社会主义大国的领导人,从不讲马克思主义的观点,而只讲西方思想家和古人思想,能说是以马克思主义指导改革开放吗?我们把某领导人和薄熙来同志的一系列讲话对照一下,看谁是在坚持马克思主义,谁是在背离马克思主义?而且从近期国务院出台的一系列改革文件、政策,基本上就是加速私有化的进程。这是社会主义的改革吗?
  
   3月14日的记者招待会后,从互联网各种不同的民意调查中,某领导人的威望急剧下降,相当多的人认为其对薄的批评实际是借王事件排斥异己,从根本上否定薄熙来所坚持的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路线。目前网上疯传该领导人家族已经成为中国首富,被其家族聚敛的财富已经超过100亿人民币。其子、妻、弟也都各有数十亿的家产。另外其家族的上代一人是日伪时期伪天津市市长,曾勾结日本侵略者对中国人民些方面非常严重。不知中央领导是否意识到这一点。我们多么不愿意看到,毛主席领导和建立的千百万革命先烈生命和鲜血换来的红色政权在这一代领导人身上断送掉。否则的话,这代领导人将是中国共産党的罪人,中华民族的罪人、全中国人民的罪人、世界社会主义事业的罪人。但愿我们是杞人忧天。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不多说了,其实我们还有许许多多的问题。我们相信,上述问题绝不是我们周围的这一群普通共産党员和基层群众的疑问,全国大多数的还在信仰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共産党员和普通群众都有上述问题。中央领导与我们之间的地位极其悬殊,但追求和探索真理的权利是平等的。我们有权利将自己的各种困惑、疑难问题向全党全国人民、各位网友、周围的同志也包括中央领导诉说和倾诉,也有权利对党和国家的各级领导提出批评和建议。我们希望各位网友、周围的同志也包括中央领导,能够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给予我们上述问题以科学的回答,澄清有关事实,并指出和反驳我们的错误所在。我们是党和国家的主人,我们不愿意做稀里糊涂、麻木不仁的盲从者。如果能够真正解开我们上述的疑惑问题,在思想上认识自己的错误观点之后,我们一定与党中央保持思想政治上的高度一致,听从党中央的一切指挥。
  
【点出目录】

117.65.205.* 注册 登录 看回应帖 回复此贴 最新发帖榜

www.epicbook.com        

 

双击页面自动阅读 | 单击暂停   

 总12767 【点出目录】
2一位朋友的“文革论”

■ 翟林华 Anhui 2012-4-25 14:05:50 【作者文集】直接联系作者

回应 《苏伟教授:重庆的发展之路究竟错在哪里?转》(翟林华)
  长期生活在和自己观点类似的人群中,往往会对社会上存在的某些看法缺乏直观了解,一旦接触到自己认为不可思议的非主流见解,往往感到非常吃惊,在下的一位来访的朋友谈到时政时,他的看法就让我大吃一惊。这是位四十来岁的中年人,近年才因为某种因缘有所来往,一直感觉不错,有一定的学识教养,是宣传部门工作的中层领导人员,知识分子家庭出身。他坚定地认为薄是好干部,有能力也有理想,重庆的发展功不可没,对于这些我以为很正常,虽然提出一些不同看法并不认为他的谈吐“出格”,在反驳我提出的不能以重复文革方式施政时,他非常坦率地反驳说:要说文革方式,最极端的无非就是搞政变逮捕“四人帮”了!人家江青有什么了不起的过错!?伤害过什么人?!他老公刚刚死没有几天就把人家逮起来还有比这更过分的吗?!
  从76年到现在只不过过去三十来年,当初法制荡然,人人至今心有余悸,武斗杀人如草芥,社会空气紧张到像要凝固一样,曾几何时,人们已经忘记得如此彻底,使人不禁对于未来心存忧虑
【点出目录】

117.65.205.* 注册 登录 看回应帖 回复此贴 最新发帖榜

www.epicbook.com        

 

双击页面自动阅读 | 单击暂停   

 总12772 【点出目录】
3无视现代法治精神,重庆模式最终难功德圆满

■ 回廊主人 中国 2013-4-27 0:07:17 【作者文集】直接联系作者

回应 《一位朋友的“文革论”》(翟林华)
  现代法治是与封建王权斗争中产生的,它限制王权,限制政府权力,规定公民与政府是平等的关系,保障公民权利, 保障公民的合法私产不受專製权力随意剥夺。
  
  正是在打黑中表现出来的种种做法,无视法治人权,不尊重私产私权,与现代法治精神背道而驰,令重庆模式最终难 最新发帖榜

www.epicbook.com        

 

双击页面自动阅读 | 单击暂停   

资平台积累了超过3,460亿元人民币(约合540亿美元)的负债。这是重庆市在重组银行资本结构、修建公路、桥梁和其他项目的过程中积累起来的。这些活动提振了经济增长,同时也帮助吸引了寻求切入中国蓬勃兴旺的内陆市场的国际公司。2007年薄熙来当上重庆市委书记时,这些平台的总负债为1,620亿元。 分析人士说,这些债务可能只是重庆负债的一部分,因为国有企业和房地产开发商还各自有自己的负债。而且这些数字没有包括某些小型融资平台的债务。 美国西北大学(Northwestern University.)中国地方债务问题专家史宗瀚(Victor Shih)表示,不夸张地说,重庆地方政府、国有企业和国有开发商在2011年年底的负债一共有1万亿元。这个数字是史宗瀚根据他自己对重庆融资平台记录的研究估算出来的,如果准确,那么重庆市地方政府债务就相当于区内生产总值(GDP)的100%,远高于全国22%(据国家审计署数据)的水平。 素有“雾都”之称的重庆横跨长江和嘉陵江,它并不是中国唯一一座通过背上沉重债务来修建公路等基础设施从而刺激经济增长的城市。 但重庆的情况也反映了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面临的艰难抉择。很多分析人士,甚至中国的一部分领导人都警告说,过去政府依靠大规模投入提振增长的做法可能会使中国经济出现严重失衡的危险,并容易导致腐败。中国正在想办法提高国内消费,以降低对投资和出口的依赖。 重庆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管窥中国其它地区潜在问题的机会。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由于政府试图刺激经济增长,类似重庆那样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在操作上变得更为激进,这导致中国的地方政府债务据估计达到10.7万亿元。其中大多数债务由土地担保。一些观察人士担心,如果经济增长和房地产市场增速放缓,其中很多债务可能会出现问题。 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之所以存在,是因为中国法律禁止大部分地方的政府直接举债。 薄熙来在2007年担任重庆市委书记之后,重庆各家银行的贷款量激增。中国数据提供商CEIC称,和2007年初相比,2010年末重庆各家商业银行的贷款总量增加了一倍以上,超过1万亿元。 地方融资平台的数据并不表明重庆已经接近资不抵债,就像分析所表明的那样,这些融资平台的资产要比负债大得多。但分析同时表明,融资平台的大多数负债是由土地担保的,如果楼市陷入低迷,这将令重庆容易受到冲击。 薄熙来今年3月下台暴露出中国领导层内部的混乱,他在重庆的过往工作眼下正受到仔细审查。重庆大量的政府支出和蓬勃发展的经济令薄熙来成为中国家喻户晓的名字,也令他有希望在今年晚些时候的中国领导层换届中升至共産党内的更高职位。 薄熙来现在因被控违反党内纪律受到调查。他的妻子则因与英籍商人海伍德(Neil Heywood)去年死亡一案有关联而受到调查。 数据表明,重庆的大笔支出也带来了某些好处。2011年,这座人口达2,920万的大城市实现了16.5%的经济增长,增速比全国平均水平高出七个百分点以上。有时也被称为中国芝加哥的重庆以其发达的交通和电力基础设施以及廉价的劳动力而闻名。 《华尔街日报》记者通过调查发现,在薄熙来担任市委书记期间,重庆经济迅速增长,但同时积累了高达数百亿美元的债务。而中国其他许多地区也存在这一问题。Deborah Kan与Tom Orlik在视频中对此进行了讨论。 一位欧洲企业负责人说,重庆惟一一次停电发生在他们着手炸平山顶、以便为工业发展腾出更多土地的时候。从福特汽车公司(Ford Motor Co.)到鸿海精密工业股份有限公司(Hon Hai Precision Industry Co.),许多外资企业都在重庆建立了大型生产设施。福特已经将重庆变为其在美国密歇根州以外最大的生产基地,鸿海精密则为苹果公司(Apple Inc.)生产iPhone和iPad。 重庆公共投资数额庞大。从2004年到2010年,该市共修建了5.2万英里(约8.4万公里)的公路,总里程达到原来的三倍多。前述欧洲企业负责人说, 2006年我第一次来重庆时,从机场到我们的工厂花了两个小时,现在我们40分钟就可以到达了。 政府智库重庆社会科学院高级经济师王秀模说,重庆市新的领导层可能会对这些融资平台展开调查以确定其财务状况。他说,可能存在的问题当中,依赖土地作为收入来源差不多是最大的问题。 王秀模说,我猜这些融资平台的运作方式会有一些调整。按照他的预计,过度依赖土地交易的状况可能会有所减缓。 《华尔街日报》上周报道,薄熙来3月份被免职之后不久,重庆官员就开始对公共支出项目展开调查。 重庆融资平台对该市保障房项目也有大量投资。重庆计划建造4,000万平方米的保障房,冲在中国解决住房难问题的整个行动的最前沿。当地官员曾估计,计划中的1,000亿元投资当中,有七成将来自银行贷款和融资平台的债券销售收入。来源:华尔街日报
  ◇
  ×
【点出目录】

117.65.206.* 注册登录回复此贴最新发帖榜

www.epicbook.com        

 

双击页面自动阅读 | 单击暂停   

 总12777 【点出目录】
5早产儿与政治暴发户

■ 雅政 山东烟台 2012-4-28 23:53:25 【作者文集】直接联系作者

回应 《苏伟教授:重庆的发展之路究竟错在哪里?转》(翟林华)
  作为世界上第一个共産主义国家,苏联是值得自豪的,作为世界上第一个缔造了共産主义国家的人,列宁是值得骄傲的。在人类历史上,这是一个新的转折点,这是无产阶级第一次掌握政权,它第一次将人们对美好事物的追求的理想变成了现实,使人们看到了自身发展到极致的希望,并且让人们相信这个希望是一定会实现的。
  但可惜的是,这个希望从它诞生之初就被沾上了污点,让这条希望之路出现了偏差,尽管这个偏差在开始之时也许非常小,但“失之毫厘,谬以千里”,错误的行为再经过错误的方式和有缺陷的制度层层放大之后,会大到令人难以想象的程度,并最终导致共産主义制度在全世界的彻底崩溃。
  1917年11月7日晚上九时,列宁领导赤卫队员、士兵和民众推番翻了资产阶级临时政府,成立了“工农临时政府”,要求立即举行制宪会议选举。可惜选举结果是:布尔什维克获得23.9%的选票,远远低于社会革命党所获40%的选票。列宁不愿接受败选的结局,调集军队进入首都,强制解散了制宪会议。此举激起了民众强烈的不满,出现了抗议解散制宪会议的工人游行示威,而布尔什维克军人却向和平的游行队伍开枪射击。向来支持布尔什维克的左派作家高尔基,愤然写下《1月9日与1月5日》一文,指责布尔什维克“来复枪驱散了近百年来俄国最优秀分子为之奋斗的梦想 ”。
  无论是列、斯还是其他布尔什维克领导人未必没有意识到这样做的后果,这岂不是等于向世人宣布他们所追求的共産主义不过是欺人之谈了吗?但在权力和欲望面前,他们没有抵挡住权力的诱惑。这一恶性事件不仅对以后的苏联形成了潜移默化的影响,也影响到了整个共産主义世界,并为共産主义日后的全面崩溃埋下了隐患,这也是西方世界一直对苏联进行围堵的原因之一。出现国内战争并不稀奇,但经过选举合法产生的政府被武力推番翻,并向和平示威游行的民众开枪,这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也是少见,只有在那些独裁国家才会出现。而共産主义号称“解放全人类”,却做出了与独裁者手法相同的事情,不能不让人大跌眼镜。
  马克思认为人类社会的终极模式共産主义一定会实现,但必须在达到高度丰富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之后才能实现,必须在经过资本主义的高度积累之后实现。当年列宁领导苏联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几乎所有人都认为马克思的这个论述是应该修正的,毕竟理论需要实践来检验,更需要实践来完善。但当苏东剧变,共産主义即将在全世界崩溃时,很多人又不得不重新开始审视马克思的这个论述。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这是人类自身生理条件所决定的一个正常过程,但由于种种原因,九个月或者八个月分娩也不能算太出格,虽然是少数,但也应该算是浮动范围之内的极限值了,勉强算是正常。但如果是七个月甚至六个月就出生,那就是早产儿了,虽然也可能存活,但死亡率却极高。本来先天不足,如果后天再失调,则必死无疑,虽不会当时毙命,但也不过苟延残喘而已。存在虽然是合理的,但合理的却未必一定是正确的。如果从1918年算起,截止到1992年苏联解体,也不过区区74年,如果一个人出生的时间合适,寿命即使不必太长,也足以见证了它的兴衰败亡了。
  虽然现代文明起源于欧洲,虽然苏俄是传统意义上的欧洲国家,但欧洲很多国家都不承认苏俄是欧洲国家。确实,苏俄相比于其他欧洲国家,它是最不象欧洲的,西方文明对它来说只不过是遥远的传说,用中国人的话来说,它相对于欧洲文明中心只不过是“蛮荒之地”,它只是一只虽然凶猛但却笨拙的俄国熊。
  “暴发户”被中国人用来比喻那些一夜暴富的人,虽然这些人富了,拥有了可以融入上流社会的财力,但除了财力之外,其他方面,如学识、修养、教养和礼仪等一无所有,而且久穷乍富的突变让其心理有了异变的痕迹。托尔斯泰说过“培养一个贵族需要三代人的时间”。很多人不了解暴发户的心理,也不认同托尔斯泰的这句话,其实经济暴发户与政治暴发户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对于从来没有从政经验,从来没有接触过权力的人来说,让他一夜之间手握天下大权,除了神仙和上帝之外,没有人能够心如止水,除非有制度制衡,可惜无论是列、斯还是毛或者其他共産党党魁们,都不过是凡夫俗子,而他们所建立的制度就是要消除制衡,实行專製。
  在中国历史上的开国皇帝中,只有两个人曾大杀功臣,一个是朱元璋,一个是毛(毛也相当于开国皇帝),而这两个人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出身下层,没有机会去逐渐适应权力的诱惑,一旦大权在握,就很难把持住自己了。而反观那些出身名门,以及较早接触权力,对权力并不特别“感冒”的人,魏、隋、唐、宋的各位开国皇帝,最过份的赵匡胤也不过是在一起唱酒聊天就把问题解决了,又哪里用得着架起屠刀?
  至于列、斯之后的其他各国党魁们,对列宁的反常举动不仅不会质疑,反而心下窃喜,因为对于这些同样是政治暴发户的人来说,什么共産主义,什么为人民服务,那都不过是一个借口,只有权力才是最真实的,一朝权在手,历史还不是由他们来写?
  共産主义发展到今天,已经被糟蹋成虚无飘渺的空中楼阁了,而共産党人则被毒害成每天沉迷于这个虚幻世界里不能自拔,不愿醒来面对现实的怪胎了。究其根源,不仅在于共産主义这个早产儿,更在于政治暴发户们的“伟大贡献”。
【点出目录】

101.7.241.* 注册 登录 回复此贴 最新发帖榜

www.epicbook.com        

 

双击页面自动阅读 | 单击暂停   

 总12785 【点出目录】
6请苏伟先生有理有据论证你的观点

■ 小草 上海 2012-5-3 17:04:18 【作者文集】直接联系作者

回应 《苏伟教授:重庆的发展之路究竟错在哪里?转》(翟林华)
  “但是从近十年的社会发展状况看,十年前的许多社会问题不仅没有得到改观,反而愈演愈烈。这十年,正是物价飞涨的十年,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的十年,官员腐败更加严重的十年,少数人暴富更快的十年,私有化改革进一步加速的十年,汉奸卖国行为进一步严重的十年,道德行为进一步滑坡堕落的十年,国民素质特别是领导干部素质下降的十年,各种错误思潮更加泛滥的十年,非毛反毛言论行为愈发放肆的十年,官匪勾结黑社会更加猖狂的十年,老百姓更加怨声载道的十年,对外交往愈加软弱的十年,社会矛盾更加突出的十年”------ 苏先生在本文一开头就罗列了“十五个十年”,请有理有据地对以上观点予以论证。
  但愿打棍子、扣帽子不是苏伟先生的品性所在。等苏先生有理有据地论证了他的观点以后,我再作理论。
  苏先生在本文中亮出了许多观点,其中还有薄的言论,稍后一并与之交换意见。
【点出目录】

116.226.62.* 注册 登录 回复此贴 最新发帖榜

www.epicbook.com        

 

双击页面自动阅读 | 单击暂停   

直接联系作者

回应 《苏伟教授:重庆的发展之路究竟错在哪里?转》(翟林华)
  自从列宁将马克思的共産主义理想变成现实之后,共産党人便开始变得自以为是起来,特别是在有着两千多年封建统治的中国,已经严重到要走火入魔了。共産党人是打着“解放全人类”的旗号来到这个世界上的,自以为高人一等,把自己当成了救世主,经常以上帝的姿态对那些需要被他们“解放”的人民指手画脚,动辄以能代表人民意志的“代表”自居。
  苏伟说“新一届党中央部分主要领导参观革命圣地西柏坡,全党和全国人民一片叫好声,提高了党中央在全党和全国人民心目中的地位和威望”。若说全党一片叫好还勉强说得通,毕竟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利益攸关,身不由己,只不过他们是真心还是假意那就难说得很了。但说全国人民一片叫好声,你苏伟能代表全国人民吗?即使你苏伟是引用某些领导或官方媒体的说法,但那些领导和官方媒体就能代表人民了?真正能代表人民意志的是经过人民公开、公正、公平选举出来的代表,而绝不是那些高高在上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官僚。共産党所作所为如何,全国人民心中是有杆称的,如果你不明白全国人民是怎么想的,请你去了解一下乌坎事件的详细过程。
  在当前房价居高不下、物价不断飞涨、食品安全问题日益严重、官员腐败层出不穷的形势下,你几个共産党人参观西柏坡,全国人民就要叫好,这叫好是不是也太不值钱了?你真以为全国人民如此好糊弄?真想让全国人民叫好,那必须要为政清廉,以身作责,真心为民,严以律己,试问当前共産党人从上到下,有几人能做到?有几个领导能做到?
  不过这位苏伟比起芮成钢来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了,当年芮成钢的“三个代表”学习得非常好,不仅代表中国,还要代表全世界,不仅代表亚洲,还要再代表韩国人。如果说芮成钢代表中国人倒也罢了,因为中国人已经被代表习惯得有些麻木了,可他不仅还要代表亚洲和全世界,更有甚者还要代表韩国人,不知道韩国人听后心中是怎么想的?韩国人可没学过中国的“三个代表”理论,更不必说全亚洲乃至全世界了,看来芮成钢实在有必要在全世界推广“三个代表”理论。他只是用了其中的两个就能代表全世界了,下一次可能就要代表外星人甚至全宇宙了吧?
  其实无论是芮成钢也好,苏伟也罢,或者其他什么所谓的领导,他们在脱口而出要“代表人民”、“代表中国”的时候,难道他们真得以为自己可以代表人民、代表中国吗?究竟是他们整天在自欺欺人,生活在虚伪和谎言之中还是真得弱智如此?
  中国人民已经“被”得太多了,“被代表”、“被增长”、“被幸福”,那些口口声声“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代表人民如何”的共産党人根本不把人民的感受和利益放在心上,对于他们来说,“人民”不过是被拿来向封建制度示威、向资本主义炫耀的一件工具罢了。
【点出目录】

101.7.241.* 注册登录回复此贴最新发帖榜

www.epicbook.com        

 

双击页面自动阅读 | 单击暂停   

 总12815 【点出目录】
8洪武陨石

■ 雅政 山东烟台 2012-5-11 23:16:23 【作者文集】直接联系作者

回应 《苏伟教授:重庆的发展之路究竟错在哪里?转》(翟林华)
  以前有一句流传很广的名言,叫做“共産党人是特殊材料制成的”,但具体是什么材料制成的,没有任何人和组织给出一个配方表,这大概也属于国家机密吧。不过,根据共産党人的两大特征,倒也可以推测个八九不离十。
  第一大特征:嗜杀。
  从当年世界上第一个共産主义国家苏联的第一位领导人列宁开始,嗜杀就成为了共産党领导人区别于资产阶级领导人的最显著特征之一。这位自幼熟读“马书”并且第一个把马克思理论变成现实的最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开响的第一枪却不是打向敌人,而是打向了因抗议被布尔什维克违反规则强制解散制宪会议,进行游行示威的工人阶级。此例一开,嗜杀之魔再也不受控制。接下来是斯大林的大清洗,毛的政治运动,波尔布特的大屠杀。除了这三大魔头,其他共産党领导人如昂纳克、齐奥塞斯库、金氏父子等也绝非善类,只不过他们的功绩远远无法与这三个魔头相提并论罢了。
  无论古今中外,手握生杀大权者草菅人命并不奇怪,但共産党人的嗜杀有两个区别于其他魔头的特征:一是对内屠杀自己的同志的手段之残忍,心肠之狠毒竟与对付敌人无异,甚至比对敌人更狠。双方交战还知道优待俘虏(苏联报复德国不在此列),但对自己的同志简直可说是赶尽杀绝,无所不用其极。二是共産党人是唱着绝对高调去屠杀的,嘴上唱着“共産主义”、“解放全人类”,手里的刀子却是一刻不停地向同志们身上招呼,完全是一副岳不群的伪君子形象。
  在中国历史上,朱元璋是一个非常有名的皇帝,他的有名不仅在于出身低贱,是所有开国皇帝中最卑贱的一个,更在于他的嗜杀,仅仅是胡蓝之狱,前后就杀了四万多人,开国功臣几乎杀戮干净,如果从他登基算到他死亡,被他找借口杀掉的人恐怕不下十万。不过朱元璋与斯、毛、波这三个魔头比起来,实在是小菜一碟。这三位后起之秀是朱元璋望尘莫及的,但不管怎么说,朱元璋也算是他们的祖师爷了,他们也应该算是“洪武”一派了,至少朱元璋这位祖师爷给他们这些后来者们指明了如何实行屠杀而又不被后人大骂的技巧:巧立名目。朱元璋杀胡惟庸,搞了个《昭示奸党录》,杀蓝玉,又搞了一个《逆臣录》。后代的魔头们也都是有样学样,搞你之前总要给你安个罪名,什么“通敌”、“走资派”诸如此类,之后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把你送进地狱了。
  因为长期受到了太多的精神冲击,地位的卑下、处境的恶劣、战斗的艰苦、牺牲的惨烈,在心里留下了太多的创伤。一旦黄袍加身,过大的落差便让人有恍然如梦之感,唯恐得而复失。自卑、恐惧、危机意识纠结在一起,在精神上形成了一种变态的被害妄想。这是一种偏执型的人格障碍者,经常是惴惴不安,心神不宁。对于这些“久穷乍富”的政治暴发户的疯狂屠杀,弗洛伊德在《心理分析所遇到的性格类型》一文中指出,这是一种精神病,这一类的精神病患者是“被成功毁灭的人”。
  斯大林已经早就被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揭露了,但也仅此而已,毛则是不痛不痒地批评几句,还要来个功过七三开,但即使数学学得再不好,基本的数据也应该能搞得清楚吧?救的人还没有杀的人多,这样的人也能成为民族英雄?人民救星?看来那些冤死的人其实也并不冤枉,当然也许是因为他们已经被忽悠得弄不清东西南北了。而那位实施被联合国定性为国际法规定的种族灭绝的大屠杀的波尔布特,至今未受到应有的审判,最大的阻力就是来自于中国。
  如果说象共産党三大魔头这样的嗜杀在封建时代出现倒也不算太出格——其实也仅仅是朱元璋一例罢了,而且比起这三人朱元璋实在太小儿科——毕竟封建时代还处于落后时代,还没进入现代文明,但在资本主义国家里,是绝对找不出这样的经典事例来的。即使资本主义国家实际上是被所谓的金融寡头控制,但也绝非是一人独断,况且毕竟还有议会和选民,这可不象共産主义国家那样只是摆设。一个人独断专行的专利只属于皇帝,或者共産主义国家的共産党领袖,至于这种现象在马克思理论中有什么依据,我了解不多,还没有找到。
  第二大特征:纯洁。
  这里所说的纯洁并不是通常意义上所指的心灵或身体纯洁,而是指共産党人是由绝对纯洁的材料制成的。纯洁到什么程度?一尘不染,不食人间烟火,比起那位隐居在古墓中的小龙女还要再纯洁百倍,已经完全达到百分之百的纯度了,可以说是人间的唯物辩证法了。
  既然共産党人认为自己如此纯洁竟至一尘不染,那就不可能是地球上之物了,只能是来自外太空,算来算去,自外太空穿过大气层来到地球上,那只能是陨石了。既是洪武派门下,又是陨石制成,那就只能是洪武陨石了,这就是制成共産党人的特殊材料,可谓是稀有资源,可遇而不可求。
【点出目录】

101.7.241.* 注册 登录 回复此贴 最新发帖榜

www.epicbook.com        

 

双击页面自动阅读 | 单击暂停   

 总12907 【点出目录】
9文革“血统论”重现

■ 雅政 山东烟台 2012-6-10 14:26:05 【作者文集】直接联系作者

回应 《苏伟教授:重庆的发展之路究竟错在哪里?转》(翟林华)
  虽然没有公开点名,但矛头却指向了总理。苏伟为什么不敢公开点名?是不好意思还是不敢?难道这就是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的中国的社会主义言论自由?而在苏伟等人眼里万恶、虚伪的资本主义美国,电视脱口秀主持人可以公开调侃现任总统,甚至在白宫新闻记者招待会上,可以指着总统鼻子嘲讽,这样的举动不仅不会被和谐,不会被跨省追捕,还会被民众视为英雄之举而喜闻乐见,这就是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一个差距。
  苏伟应该感到庆幸,他是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公开发表这篇指桑骂槐的文章,倘若是在三十多年前的毛时代,不必说是发表文章,即使是随口说出来的几句指桑骂槐针对国家领导人戏言,恐怕也早就被拉出去游街批斗关起监狱了,就算他是有九条命的猫也一命呜呼了。而今天,他可以公开发表在过去看来是“大逆不道”的言论而不必担心受到任何惩罚和牵连,这又是一个改革开放前后的差距。
  不过,这对于苏伟而言,恐怕很难说是幸运还是不幸。
  最近,卫生部长陈竺在“小崔说事儿”中接受崔记元采访时说:“我们免费为一农村大妈做了白内障手术。当摘下纱布时她看见了,她的确要感谢党!感谢政府!靠她自己,她一辈子也做不起手术”。但小崔反问道:“她辛苦一辈子,连个白内障手术都做不起,那她得恨谁呢?”
  对于苏伟,其实也可以作个反问:现在他可以公开发表指桑骂槐的文章而不必担心受到惩罚,他应该感谢党制定的言论自由的政策,但那些毛时代因为几句话就被关进牛棚甚至批斗致死的人应该恨谁呢?
  也许苏伟与温只有公愤没有私仇,但苏伟把造成“中国近十年来一系列的严重问题”的过失都推到温身上,显然是搞错了码头。虽然温身为国务院总理,但别忘了他还有上司,他的面上还有国家主席、党总书记,国家副主席等更高级别、更大权力的官员。如果温有过失有错误,那他的上司们该承担什么责任?温做得不对他们为何不阻止?是不知还是纵容还是默许?即使没有纵容的嫌疑也难逃失察之责吧?苏伟对此却视而不见,避重就轻,就好象小孩子搞出祸事,人们只是指责小孩子,却不批评父母的管教无方一样让人难以理解。
  苏伟本文中引用的“目前网上疯传该领导人家族已经成为中国首富,被其家族聚敛的财富已经超过100亿人民币。其子、妻、弟也都各有数十亿的家产”,很难断定真假,连苏伟本人都说是“网上疯传”,不知道苏伟是否经过考察论证?网上流传的东西有真有假,良莠不齐,由于网络环境的特殊,在网上说说倒也没什么,但放在正式发表的文章里就显得不妥了。由苏伟本文的中心思想来看,明显是作为相信的证据来使用了。如果网上的言论都能够相信,那么疯传的关于薄的言论苏伟又该做何解释呢?
  共産党人向来标榜自己是唯物主义,公正无私,不偏不倚,但恰恰是这些共産党人,却要以出身定英雄,讲究根正苗红。
  即使温的上一代人确如苏伟所说“是日伪时期伪天津市市长,曾勾结日本侵略者对中国人民犯下了滔天罪行,1951年,被人民政府枪决。”,但这一切与温本人有什么关系?难道上一代做过坏人,下一代就要永远是坏人而不能做好人了?难道上一代做过好人,下一代就会永远是好人而不会做坏事了?这岂不是典型的“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这不是文革时期的“血统论”又死灰复燃了吗?按照这个逻辑,那么江某人的父亲江世俊当年也曾投靠南京汪伪政权,苏伟为何不也希望中央领导调查核实?
  “血统论”是文革流毒之一,当年遇罗克曾公开发表了长篇论文《出身论》,对反人权的血统论进行了猛烈的批判,但同时也因此冒犯了文革当局,献出了年轻的生命。今天,苏伟又把这个流毒祭出来,足见其文革流氓本质。
【点出目录】

221.204.184.* 注册 登录 回复此贴 最新发帖榜

www.epicbook.com        

 

双击页面自动阅读 | 单击暂停   

 总12911 【点出目录】
10马克思主义与普世价值

■ 雅政 山东烟台 2012-6-11 16:51:08 【作者文集】直接联系作者

回应 《苏伟教授:重庆的发展之路究竟错在哪里?转》(翟林华)
  马克思主义好不好?无论是认同它的人还是反对它的人,都不得不承认,它所描述的那个世界:人人平等,没有剥削和压迫,各取所需,各尽所能,这正是人类追求的终极社会模式。也许不应该用“好”与“不好”来评价马克思主义,不过,对于大多数普通人来说,这却是最直观和简单的评价。
  什么是普世价值?在哲学上,普世价值指把一些有限的,所有人类都认同的观念集合在一起,如民主、自由、泜得不知这些不远的历史还是选择性忘记了当年共産党上台前的许诺和推崇?把马克思主义与普世价值对立起来,或者说明他们根本没搞清楚什么是马克思主义,什么是普世价值,或者说明他们在揣着明白装糊涂,自欺欺人。如果马克思主义真得与民主、自由、法制和人权等普世价值水火不容,这样的马克思主义不要也罢。
  如果说马克思主义与普世价值有区别,只在于实现的手段不同。马克思主义所鼓吹的无产阶级专政,暴力推番翻资主阶级的统治已经被现实证明是极端错误的了,专政、暴力是马克思主义身上的毒瘤,是导致共産主义全面失败的罪魁祸首,是一把两刃刀,不仅会伤人,也会伤己,如果死死抱住不放,共産主义不仅会全面崩溃,而且绝无重新崛起的机会。因为在所有的共産主义国家里,无产阶级专政都毫无例外的变成了个人独裁专政,比封建皇帝更專製,比法西斯更残暴。苏东剧变已经证明了共産主义的彻底失败,至少在目前是失败了,仅有的几个共産主义国家也不过是在苟延残喘而已。这几个最后堡垒的存在并不能证明共産主义的伟大,只是由于各自国家情况特殊才得以延续,如果不能彻底改革,终有一天也将会崩溃,就如同剧变前的苏联一样,看似强大,却在一夜之间土崩瓦解。因为这是制度的先天不足,是基础的设计缺陷,大厦倾倒是必然的。
  西方国家普世价值的实现是在政府与民众之间长期的斗争中得来的,它靠的是游行示威、舆论宣传、经济影响、民意和选票,它可能会推番翻某个独裁者,但不会推番翻整个国家机器。一路走来,当然也来之不易,也充满了血和泪。
  对于前人已经走出来的一条路,并且是通往光明和前途、较少曲折和坎坷的路,后人尽管跟着走就是了,根本没有必要另辟蹊径,一来成本太大,时间太长,二来你根本无法证明那条路比起现有的路更快捷更好走,除非那是上帝给你指引的天堂之路。
【点出目录】

221.204.184.* 注册 登录 看回应帖 回复此贴 最新发帖榜

www.epicbook.com        

 

双击页面自动阅读 | 单击暂停   

说明了传统政治特点,它适应于生产力低下经济模式。
  
  今天的中国,资本不自由,产生了多么重大的后果啊,资本左冲右突无出路,它冲向哪里,就造成了奇特现象,什么蒜你狠,姜你军……最早的就拿了一个无辜的江湖医生作为替罪羊,一个小小诊所怎么有能力拉起全国范围内的绿豆价格?
  
  只要还存在垄断,就存在特权,不打破垄断,市场还不能算是真正的市场经济,你不能怪别人不给你“真正的市场体制”资格。
  
  不解放思想,政治体制不改革,经济就不能发展。
  
  现在我们可以看到市场在倒逼经济体制改革(目前金融领域在松动),希望资本能进入更多的领域,能更自由的投资,有了经济基础,那么相应的上层建筑——法治自然就要建立起来,一环扣一环,不断修正,最终抛弃專製模式。
  
  再次引用黄仁宇的一段话:
  我们讲自由、平等,讲 权力、义务,都是空洞的,不是实际的问题。实际的问题一定要用商业的方式,造成上下之间的联系。比如,现在中国开始讲货币,这是很重要的问题。最近一两年大陆开始谈论这个问题,从前大陆连谈这个问题的资格都没有,缺乏基本的条件。过去提不到的事情,现在可以做到。现在讨论的问题是货币制度怎么改革,怎么投资。
  
【点出目录】

222.83.197.* 注册登录回复此贴最新发帖榜

www.epicbook.com        

【回廊首页】 【论坛流水薄】 【所有主题】 【更多图文】
音乐背景】
图记历史】
人 物 卷】
文献名篇】
史海勾沉】
击节三叹】
观点对话】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