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談日本威脅就沒有資格談中國問題

(发帖人/作者: Aukland NewZealand 宋林玫 )
此仅代表作者观点,文责自负

【宋林玫文集】 联系发帖人:直接联系作者

  以下是筆者2006年發表的《中途島海戰及其歷史折射》其中一節
  (三),從中途島海戰前後歷史展望中美日關係
  3),日本戰敗卻從來沒有服過
  反觀日本,因爲日本是在其軍力(主要是陸軍)未被完全消滅情況下投降的,這使盟國少死數以百萬計的生命。故日本幸運多了。麥克阿瑟出於要用倭王穩定日本。使這個與希特勒性質一樣的人物,避過了戰爭責任的擔當。他的皇位得以保留,他本人还长寿善终,也是現代所謂公平社會一大怪現象。東京審判只追究了少數幾個戰爭頭面人物的責任,日本國家整體的責任並沒有如德國那樣被徹底追究。戰時日本行政軍政人員大量回歸政府任職,後來1957年甲級戰犯岸信介居然當上首相。由於二戰之後冷戰的需要,美國對日本從限制到大力扶持。本來戰後日本經濟瀕於癱瘓。想不到1950年一個“上帝的禮物”(日本前首相吉田茂語)——朝鮮戰爭,救活了日本。光美國的特需訂單就達23.9億美金,相當於日本出口縂額的50.9%。1953年日本經濟已恢復戰前水平,此后日本經濟快速增長,七十年代前經常達10%左右,決不次于目前中國的速度。1968年日本經濟已超過西德僅次於美國,列世界第二。此後日本更在政治上,軍事上大力追求它心目中的強勢地位。總之日本在二戰後沒有得到徹底的那怕是足夠的清算,只是不竟有個戰敗身份,加上日本人陰柔的性格,他們忍着,沉默着,還不敢毫無顧忌的公開復活軍國主義。其實他們人還在,心未死。
  囘看1945年9月中,受降儀式剛剛過去,中國著名戰地記者黎秀石先生帶着“日本人對侵略中國和其他國家的看法如何。現在改變了沒有?”這一問題訪問了不少日本精英階層。其中《朝日新聞》總務部副主任,也曾做過外務省情報官的矢野伊一有典型的回答:“一切國家都要負責任,而且負責任的程度都是相同的。我看不出為甚麽日本要比別的國家多負責任。不錯,現在整個世界都說日本不對,這是預料中事。戰敗國縂是錯的,而戰勝國縂是對的。假如日本已經打勝了,那麽日本縂是有理的。如果說我們真有錯的話,那就是我們沒有準備好”。在中國殺了這麽多人,掠奪了這麽多的財富,作那麽多傷天害理的事,他們認爲這些我們也要與強盜分擔一樣的責任。你與這些人有理可通嗎?不共戴天啊!倒有一位叫佐籐的日本同盟社記者對黎秀石說:“除了中國,其他一切交戰國都有錯。”既然站在面前提問的是中國人,就給你一點臉吧!黎秀石認爲就他在日本的觀察,大多數日本人的想法都和矢野相同,只有少數到過中國,目睹慘狀的人才會同意左籐的看法。僅僅是佐籐的看法!
  日本爲數衆多的民衆否認侵略戰爭的性質,相信或宣揚侵略有理有功,否認南京大屠殺,7 31 部隊和陸軍慰安婦。不想有所謂“自瘧歷史”他們修改教科書,叫喊擁有釣魚臺和收回北方四島,暗挺台獨,按自己意願劃東海疆界。據現今日本有關傳媒的調查:知道東京審判的人中有34%認爲“是戰勝國對戰敗國實施單方面裁決的不正當審判”;日本的精英和專業人士盡一切所能為裕仁天皇脫責;很多日本人認爲東條英機是替罪羊,“勝利者審判的受害者”。東條英機的孫女說:“這是一場勝利者的審判,沒有所謂的公正。”;對東條英機甲級戰犯被祭祀在靖囯神社,有69%的人表示“沒有抵觸感“;小泉首相認爲這是“個人心靈”問題,他說:“因爲一個問題上意見相佐就不同意舉行會談,是很可笑的”博得了相當的支持;中國在靖囯神社上越發表看法,日本的厭華程度就越深;日本二戰中軍事工業壟斷巨頭之一的三菱公司,對1946年到1948年以美國爲首的東京戰犯審判橫加指責,甚至公開提出了日本有沒有“侵略”中國的問題。該公司還警告說:對中國勞工的賠償甚或法院証實了“強逼勞動”的裁決都會使日本在未來的幾百年背負着“冤屈的精神包袱”。以至日本立教大學歷史學家粟屋賢多也慨嘆:“日本對戰爭罪行和責任沒有國家良知。”縂之日本大多數人從來就沒有服過。
  對於中國攤上這麽樣的一個東鄰,不能不使我們想起李鴻璋說過的一些話:“那個民族和世界上其他民族是不一樣的”,“想我中華自隋唐以來,都是幫助他日本,何嘗欺負過他。就是在最強盛之時,也沒動過他一根指頭,可他呢?確是屢屢騷擾我國,今日得勢恨不得一口把我國吞進肚子裏去,滄天造就日本就是專門與我中華為敵的嗎?”
  (明天再說這方面其他一些觀點,請注意。)

本文是主题:“不敢談日本威脅就沒有資格談中國問題”讨论中的一个帖子


2008-5-3 11:44:08

【宋林玫文集】 联系发帖人:直接联系作者

【发表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