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共運 重歸中華(二)

(发帖人/作者: Aukland NewZealand 宋林玫 )
此仅代表作者观点,文责自负

【宋林玫文集】 联系发帖人:直接联系作者

  (三)曾經的路
  4)英式民主制度的發展
  文楊先生在探討中華民族與央格魯—薩克遜民族關係時有一個見解:“英國是最早摧毀了專制政體的國家……英國是最穩妥的處理了民主轉型問題的國家”、“英國人能夠在從國王、土地貴族、金融寡頭、工商業資本家、中產階級直到工人和無產者如此廣泛的階級譜系中完成謹慎的權力分配,能夠在保留王室和貴族的同時建立民主政體。”(紐西蘭中文《先驅報》文楊:中國人如何面對新戰國時代?續三,07年8月14日)這對英式政制發展說得很準確。
  今天先進西方國家的制度基本上是民主社會主義,它發端於英式民主制度,起於1640年英國資產階級革命成功。幾乎370年的發展,個中按社會實際情況不斷改革修正,至今已相當成熟、完備。
  英式民主首先承認國家權力來自人民,國家是人民訂立契約、協議的結果,不是來自上天。因而否定了神權、君權,人民纔是國家的真正主人。完成了以神權為中心到以人民為中心的歷史性變革。沒有任何集團或個人可以去剝奪人民的這一權利。
  但國家的權力不可能每一個人都參與掌管,只能由具有法定選舉權的人民選出代表,代爲議政、掌政。這就產生了現代民主政治所謂的“代議政制”,連列寧也指出:“如果沒有代議機構,那我們就很難想象什麽是民主,即使是無產階級民主”。事實上資產階級創造的代議制,解決了權力屬於大量選民,而行使權力者只能是少數的矛盾。
  法國思想家孟德斯鳩(1689—1755年)關於權力監督的思想又成了構建共和政體的指導原則,他認爲:“一切有權力的人都容易濫用權力,這是萬古不易的經驗,掌權者會無限制地運用權力,直到遇到限制才會停止”;“要防止濫用權力就必須以權力制約權力”;從而在根本上否定了不受制約的獨裁制度。包括集體獨裁的一黨專制。
  這種思想又導致了政黨政治。在朝的執政黨和在野進行監督的反對黨,反對黨實際是執政黨的預備隊,對執政黨造成很大壓力。這使國家形成一個完整的政治運行機制;
  (1),選舉機制;(2),監督機制;包括立法、行政、司法三權之間的監督;政黨、社團、輿論、和一般公民的監督兩方面。尤其新聞輿論監督在西方看作是政府另一部門,新聞界把批評看作是真正的維護政府。此外還有(3),競爭機構,主要是官員民選。(4),法律機構,主要做到依法治國,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英式民主發展到現今的民主社會主義已成了當今世界政治制度的主流,資本主義的基石。央格魯—薩克遜文化也成爲當今人類文化的主流。同樣英式資本主義經濟制度在不斷改進中也成了現代世界經濟活動的模式。1776年偉大的經濟學家英國人亞當•斯密思(Adam Smith)寫了《國富論》巨著,主要是反對國家干預經濟活動,主張民營化和市場化,以所謂一只看不見的手來調節市場的供求。提倡社會以法治為基礎、自由為手段去追求財富。正如菲德烈•海耶克(Friedrich Hayek)所指出的:只有自由市場,才能夠敏捷的覺察到經濟的變動,並做出反應。只有致富的前景,才能鼓動人們在忙於日常生活之外,再努力上進。
  但在斯密思所主張的自由主義經濟最初近一百年的運作,是歐洲歷盡艱難的資本主義工業革命時期。資本家之間以強淩弱,勞動階層被殘酷對待,社會欠缺公平正義。人們意識到光有或僅僅強調“自由”一面是不行的。所以這一時期出現大量企圖改革社會的主張,包括馬克思的共產主義。馬克思主義曾給人類帶來極大的負面效果,已如上述。但馬克思在《國富論》九十年以後開始出版的巨著《資本論》,也大大觸動了資本主義神經。馬克思主義像巨大的反作用力衝擊着資本主義,資本主義的維護者們在千方百計地進行變革,求得這一制度的生存。具體表現在對公平的追求,先進國家通過法制的改變,從資本家一方(而不是勞動者一方的武裝革命)來化解勞資利益衝突。西方國家深刻認識到:國家的長治久安必定要以民為本,盡量公正平等。富裕應該是普世的,可以讓一部分人先富或比較富,條件是不能把他們的富裕成本由別人或國家來擔負。財富的來源不是來自掠奪,而是在法制化的自由經濟中,機會均等地合法取得。美國政府從1890年開始就著力於自由經濟的法制化。自由經濟中不能以大吃小、以強淩弱、規範監管股票市場,使之公平進行財富的社會重新分配。
  資本主義的海洋法也充分體現了這種追求公平,注重平民百姓價值觀的理念。海洋法是由平民組成的“陪審團”來確定當事人是否有罪,而不是受過專業教育的法官。資本主義還對整個社會的福利建立極爲人性化的制度,廣大國民均能生活在有保障的比較富裕的社會之中。從根本上杜絕動蕩和革命。總之資本主義已逐漸社會主義化,馬克思當年追求消滅的資本主義已經沒了,事實證明不用流血、不用革命,資本主義可以和平長入社會主義。
  但是,不可能如共產主義所說得那樣,有一個毫無缺點的終極社會。不要祈求人類會有一個永久排除矛盾鬥爭,自由、平等,在物質上人人一致豐足的大同社會,即使物質的高度豐足仍然會存在差別。我們只能建立一個逐步改進的,物質文化政治生活不斷提高、不斷合理的文明社會。現代先進的資本主義其優點正在於,它是一種凴經驗辦事的制度,能隨機應變,靈活應用,針對出現問題,不斷改進,不斷向前發展……總之沒個完的不斷改善人類的狀況,容納百川,不設終極目標。幾百年英式資本主義就是這樣發展到今天比較好狀況的,而以後還要發展、變化。
  中國著名思想家胡适先生說過這樣的話:“所有的主義和學理是都該研究的,但是我們應當把他們當成一種假設的觀念來研究,而不應當把他們當成絕對的真理,或終極的教條。所有的主義和學理都應被當成參考或比較研究的資料,而不應當把他們當成宗教信條一樣來奉行來頂禮膜拜。我們應該利用它們來做幫助我們思想的工具;而絕對不能把他們當成絕對真理來終止我們的思考和僵化我們的智慧。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培植我們自己有創造性的智慧;和訓練我們對解決當前團體和社會裏實際問題的能力。也只有這樣,人類才能從含有迷信的抽象名詞或學理中解放出來。”(《胡适口述自傳》194頁;唐德剛譯註,華東師範大學出版,1997年)胡适之言對於我們今天的探討無疑也有很大的啓發作用啊。
  

本文是主题:“回顧共運 重歸中華(二)”讨论中的一个帖子


2008-4-27 19:24:33

【宋林玫文集】 联系发帖人:直接联系作者

【发表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