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共運,重歸中華

(发帖人/作者: Aukland NewZealand 宋林玫 )
此仅代表作者观点,文责自负

【宋林玫文集】 联系发帖人:直接联系作者

  以下是拙文《回顧共運 重歸中華》(共5·6万字)的一小部分
  五,舊式共運理論與實踐的缺陷
  馬克思主義理論,内中有不少有價值、有見地的淵博知識,尤其經濟理論,以及後期馬克思特別恩格斯,對他們早期思想有了大幅度的修改。正是這些知識以反作用力的方式啓發人們去改革資本主義本身,今天的資本主義融合了馬克思主義許多内涵,馬克思當年的資本主義其實已經不存在。但是以共產主義代替資本主義的核心——私有制是不可能也不應該的,是糟糕的空想。
  馬克思主義有許多理論與實踐上的缺陷,加上搞舊共運的人們,多數利用馬克思主義早期的思想並向左肆意修改,這也是今天共運凋零到這個地步的重要原因。。
  (一)研究資料片面過時
  馬克思主義早期理論見解是在一八四零年以後發表,也就是清朝道光、咸豐、同治及光緒前期的時期。那時歐洲正處初期資本主義興盛階段,最強盛的是“日不落帝國”英國,他掌握世界海上霸權,也是世界紡織,鋼鐵,船務和機械工業最發達的國家,英國如此強大並且通過《南京條約》敲開了堅實的中國大門;可是那時英國的資本主義卻是非常殘酷的。資本家貪婪,工人工作條件極差,工作時間超長,雇用童工女工,工資低廉,收入只夠買幾塊黑麵包糊口,幾乎沒有保護工人的法律,社會卻實極不公平。此外工業社會週期性經濟危機多次發生,使許多小生產者破產為境況悲慘的無產者,社會不滿情緒高漲,歐洲法德等國情況莫不皆然。
  馬克思在英國倫敦圖書館所著的三大冊《資本論》有兩千餘葉,資料豐富文字艱澀,所取大量分析資料基本來自英國《藍皮書》和《工業調查員》的調查報告。其中英國經濟統計資料,工廠調查報告均在1866年前;英國公共健康報告則在1865年之前。本來英國政府的《藍皮書》和《工廠調查員》目的也是調查實際情況,報告社會負面,提出建議,有利政府的改進。事實上英國工資改革運動始於1850年,《資本論》第一版1867年出版時英國工人生活已有所改善,英國的憲章運動已取得一定成果。工資增加,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記名投票的普選這些事關人民經濟與政治的權力有所改良,廣大勞工基本注重從努力工作中去謀求生活的改善與提高。到馬克思逝世後的1884年英國已成立專為工人從事社會改革的“費邊社”(Fabiao Sociaty),也就是現在工黨的前身。這已充分説明改善勞動階層狀況的方法決不是沒有他途。但是《資本論》各卷,各版對社會的這些改善部分卻略而不談,只有復述負面現象。執意認爲工業社會一經開始,人類更注定走上貧富兩極對立的,你死我活鬥爭的悲劇道路。最後則一定是資產階級徹底失敗,無產階級完全勝利,建立共產主義社會。爲了政治上的需要,借用馬克思主義的人們也抛棄客觀立場,並至馬克思、尤其恩格斯後期觀點之變化於不顧,在論述中也都充滿對現存制度的誇大歪曲,片面詆毀中傷,目的無非是想摧毀現存制度。
  (二)紙上談兵,絕對化和武斷
  馬克思預言人類歷史的必然性存在偏頗,與他當年僅注重紙上演繹,和對不同的學術觀點持橫蠻態度都有關。他認爲批判:“不是醫生手中的手術刀,而是武器,他的目標是對付敵人,不是駁斥他,而是要消滅他”。他的觀點及做法與他自己在辯證法中所闡述的,一切事物都具有兩面性的原理是相違背的。也恰恰説明馬克思研究他的“科學社會主義”欠缺最基本的不抱成見,在新證據面前能虛心修正原來觀點的正確態度。這種態度即使在自然科學的研究中也必不可少,何況在社會科學和哲學研究中。其實馬克思自己在反對宗教的論述中説過:“人應在實踐中證明自己思維的真實性,即自己思維的現實性和力量。”。馬克思卻沒有遵循自己的哲學思想。社會學家柯爾說:“馬克思主義的學説,從演繹的假設上看,彼此脈絡一貫,合乎邏輯;但從所謂‘科學性’的本質上看,他絕對不是‘科學的’”
  馬克思主義改造社會的觀點有失于“絕對和武斷”,如果改造人類社會像馬克思主義斷定的那樣,唯一的辦法就是暴力奪權,如果人類社會在被奪權之後僅以沒收財產,然後公營經濟就能解決一個國家複雜的治理,達至社會公平正義;能如馬克思在其《哥達綱領批判》中所想象的“高級共產主義”那樣:“各盡所能,各取所需”;就能“今天做這個,明天做那個,早上打獵,下午捕魚,傍晚收畜,飯後批評批評,隨我興之所至,用不着做獵人,做漁夫,做牧人,或做批評家。”,社會到此就爲止了。人們至此就整天從勞動到享受,再從享受到勞動,就如一部永動機永遠往復循環,永遠不再發展變化。這與他本人推崇的辯證唯物主義也是格格不入的,辯證唯物主義承認事物的相對性和多樣性,認爲事物在運動中不斷發展變化,永不停止“目的是微不足道的,運動才是絕對的”。
  (三)錯估人的本性
  馬克思主義認爲人類的人性,可以無止境加以改造,這是對作爲高等動物的人類本性的基本估量錯誤。其實“上帝創造”出來的人,從他還在母體開始就必須攝取其維持生命的物質,如果連這點都做不到,生命就會終止。所以謀取個體自己的生存(私利)是天賦的,最基本而合情合理的自然規律,是不可改變的。理智的人類可以通過後天培養教育,法制規章,使人們彬彬有禮地謙讓,在謀取私利時兼顧大眾的利益,避免非法侵害他人利益。即人性在一定條件下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得以改變,而絕非如法國思想家愛爾維修(Claude-Adrien Helvetius,1715—1771年)所言“只要採用適當的教育和立法手段,不但能够促使而且可以强迫人們達到至善的境界”。會有個別份子爲了別人的利益犧牲自己,但那是個別的、短期的、相對的現象;不可能是全部的、長期的、絕對的現象。即使有如此高尚品格的人士也還有他“自私”的一面。比如他是爲了自己的“名”,自己的“流芳百世”呢。
  為自己謀利決不是人類一個應加以詛咒的缺陷,相反它是支撐人類整體社會不可或缺的要素之一。正當的私利搞好了是對“公”的貢獻,公衆利益,國家利益搞好了又帶動私利得益,所以它們之間是相輔相成並不矛盾的。中華民族立身處世的哲理就有一條:“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就是説要為社會服務首先要自己“修身,齊家”。先把自己那一攤子搞好。先學好自己的本領,組織好自己的家庭。賢明的讀者注意:不是別人的!是自己的。在此私的作用,公和私的關係何等明確!
  後天修養出來的品格不可以遺傳,但可以潛移默化地影響他人。每一個新出生的人爲生存都基本須要從新學起,之後聰明愚鈍的不一,欲望的差別,攀比之心的存在;使每一個人都會有不同的訴求。要找到思想意見完全統一的兩個人基本不可能,僅凴馬克思説的高級共產主義社會“物質非常豐富”就能使全人類,到時數以百億計的每一個人遵循“各盡所能”然後“按需分配”,顯然是違反人類天性不負責任的夢囈。
  人類“自私”這一自然屬性無處無時不有,人們有意無意就下意識的表現出來,人們如看過中共拍的電影《大決戰》也許會記得一個場面,國共内戰時期,中共後期節節勝利,中共高層在西柏坡開會,毛的下屬把一包戰利品——美國香煙給毛,那時美國香煙應該是上等好東西吧,爲了自己獨享毛馬上把煙收好,以免與其他煙鬼分享。無疑這是一件可以理解、很小的事,卻反映出即使共產主義道行高如老毛他老人家者,好東西還是首先留着自用啊!
  意大利法西斯頭目墨索里尼1920年就說過:“列寧是個藝術傢,其他的藝術家是用花崗石或金屬作爲素材來工作的,而列寧這個藝術家是把人作爲素材來工作的。然而人比花崗石還硬,而且也不像鉄那樣可以任意加工熔鑄。所以,至今也沒有能拿出一項傑作來。事實證明這項工作他是無法完成的。”(《墨索里尼全集》十五卷,佛羅輪薩,1954年,93葉)
  (四)消滅私有財產的錯誤
  由於對人性的錯誤認識,導致一個錯誤的推論:那就是人類的財產私有制只是過渡性質的,是原始共產主義到高度發達的高級共產主義之間的一段插曲。從邏輯上來講,因爲推論的根據本身就是錯誤的,所以其推論也就必然不成立。而從歷史來看,就財富主要來源之土地,從來就是作爲私有財產為個人佔有。普天之下莫非皇土,其實是由君主所有,部落集體所有,家族,個人所有並行。在古代希腊,耕地即屬於私有。中國幾千年封建社會,私人都可以擁有土地。並通過土地孳生財富。任何一個民族發展到一定階段,私人就會擁有土地和私有財產並以此謀生。現代工商業資本更是如此。
  重要的是,國家對財產私有的莊嚴認可,即法律堅定不移的保護個人的財產權,等於凡涉及財產問題國家必須按法律處理,由法院強制執行,國家不能隨意干涉。在這裡國家的權力已受到限制和約束。個人私有權得到一個有效抵禦干涉的屏障,等於每個人的自由得到尊重和保護。所以消滅私有財產,人民就喪失保護自己的法律環境,成爲純粹國家(或控制國家的黨或獨裁者)一個無奈的附屬體,可被任隨擺佈。如此個人的自由,尊嚴等於喪失?所以財產權的消滅,絕非如馬克思主義斷定的:把人從物質奴隸中解放出來,恰恰相反是把人變成了國家(或控制國家的黨或獨裁者)的奴隸;回顧共產歷史這已是不爭的事實。所以共產主義最核心的一條,消滅私有財產的理論和綱領是要不得的、錯誤的。
  (五)階級與民族關係估計錯誤
   馬克思的階級鬥爭理論強調,無產階級與資產階級存在不可調和的矛盾,定會閗個你死我活。可是當國家之間衝突時,無產階級幫誰呢?是幫敵對國家的無產階級還是幫自己國家或民族?幫敵對國家無產階級可能變成也幫了敵對國家的資產階級。打敵對國家等於把對方的無產階級也打了,實在是一個天大的矛盾。所以就出現了:究竟階級重要還是民族重要的問題。1914第一次世界大戰,歐洲各國代表工人階級的政黨(社會民主黨)幾乎毫無例外的違背原先的承諾,支持本國“資產階級政府”與敵對國開戰;1920年蘇俄紅軍奉列寧之命攻入波瀾,波蘭的工人,農民同仇敵愾趕走無產階級蘇俄紅軍;第二次世界大戰就更説明問題了,大戰前蘇聯爲了自己的利益不惜支持希特勒上臺,與德國法西斯無恥交易瓜分波蘭,又不惜與日本軍國主義訂立條約,幫最血腥,最沒人性的日本法西斯,承認“滿洲囯”對國民政府造成巨大壓力,損害的正是中國勞動階級的利益。大戰開始後人們可以看到:同盟國與軸心國非以階級來分,而以支持和反對法西斯來分。各國勞動階級忠於國家民族的觀念壓倒了忠於階級的觀念,中華民族抗日戰爭是由於日本帝國主義亡我中華迫在眉睫,中共又面臨被剿滅的危險,因而放棄與國民黨“反動派的階級鬥爭”,與國民黨共同抗日,國家民族都要亡了還閗什麽呢?這説明還是把民族之生死存亡放到了階級鬥爭之上。人們也能看到:在侵華日軍之中那些殘酷殺害中國人民的日軍,那些對天皇死心塌地忠於,滿腔熱忱拼死為日本軍國主義衝鋒陷陣的中堅,正是日本的“無產階級”,包括大量最正宗純粹的日本無產階級——日本產業工人。他們屠殺中國廣大的勞動人民會心慈手軟嗎?
  二戰後出現了十多個共產主義國家,在這些共產主義國家之間,爲了民族或國家的利益也互不相讓。還是以國家與民族利益來決定立場。歐洲共產主義者不服蘇聯另立中心,南斯拉夫,中國這些共產國家對蘇聯霸權的鬥爭,都是鮮明的例子。
  所以馬克思以經濟決定論認定,隨着經濟的發展人類會分為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兩類,無產階級會視階級利益高於一切,超越國界團結成“無產階級民族”;“工人無祖國”,國家會消亡等理論是不正確的。事實證明,不管階級内部情誼多深,任何時候,任何地點忠於自己民族和國家纔是首要的。《共產黨宣言》中“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的綱領注定不可能實現。
  (六)經濟危機沒有致資本主義的命
  资本主義確實經過多次周期性的危機,然而却从未致命,社會沒有土崩瓦解。隨着資本主義的發展國家制定了反托拉斯法;科技進步促使大量小企業主出現,服務行業稳步增長,制造業上升減緩,並未變成少數企業壟斷社會生産之情況。联合股分有限公司的出現使社會財產分散,只要努力加智慧,每個人都可以當老闆,或既是工人又是老闆。隨着文明的進步,在人民要求和監督下,國家積極制定和執行福利規劃,救濟失業保障生活和健康。使整個國民處於國家關懷之下。這樣的社會工人已不可能去冒殺頭之險,硬要推番資本主義體制。而是搞工會,集中力量分享更多的利潤。工人完全融入資本主義制度之中,與資本主義制度沒有不可調和的矛盾。過去大陸中國人很少了解西方先進國家優越的福利制度,改革開放後越來越多的中國公民到海外生活,他們親身感受到了西方福利對社會成員的好處,他們發現西方已經有了社會主義。
  (七)先進的資本主義國家沒有發生共產革命
  馬克思預料共產主義革命是在國家的資本主義經濟演進到足夠成熟時,因爲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對立發展,最後無產階級戰勝資產階級建立共產主義社會。而這種共產主義革命從來沒有在一個先進的資本主義國家成功過。以暴力革命奪取政權首啓于“巴黎公社”,巴黎公社只是在一個尚未高度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的局部地區,只存在了很短時間。以修改過的馬克思主義即列寧主義指導的無產階級革命是成功了,但俄國是帶有封建農奴制性質的比較落後的資本主義國家。其壽命也未能超過七十四年。至於以後共產政權的建立那更不是發生在工業發達的國家,而是發生在資本主義發展比較落後的農業國家。基本上是在一些“革命分子”的鼓動下,僞裝成民族主義者,通過利用民族危機,對現政權不計歷史條件的硬幹而攫取政權。(有些在奪權後才露出共產主義本來面目)。1917年俄國的布爾什维克革命就是直接對政府猛攻猛打的结果。以後發生共產革命的國家更是如此。
  

本文是主题:“回顧共運,重歸中華”讨论中的一个帖子


2008-4-25 20:58:37

【宋林玫文集】 联系发帖人:直接联系作者

【发表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