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邊界

(发帖人/作者: Aukland NewZealand 宋林玫 )
此仅代表作者观点,文责自负

【宋林玫文集】 联系发帖人:直接联系作者

  中印邊界問題的回顧以及解決的前景
  (此文是中國縂理溫家寳訪問印度時發表的評述 13/5--2005)
  最近中國總理溫家寶訪問印度,這是中國外交上一個重要動作。中印之間近數拾年來關係長期冷淡,可是隨著近年整個世界大氣候的變化,中印之間好象出現了較有利於雙方解決問題的氣氛,中國周邊近期發生了新的情況,中國政府對長期拖著的中印邊界問題認為有必要終止這种狀況了。而且對如何解決或許多少有了新招﹑新決心?在這樣的形勢下中國政府認為去新德里走一遭,此其時矣!
  中印在近代都是殖民地或半封建半殖民地,印度被英國統治二百年,1947年開始獨立(自治領)。中國百多年在各帝國主義強權鐵蹄下苦撐,1949年開始由中共掌權。中印在近世均處於被壓迫民族之列。大家的國土面積都比較大,人口眾多,貧窮落後,國內要解決的問題無數,迫切需要改革發展。但是這兩個過去均曾受人統治奴役的民族之間,為邊界問題在1962年10月20日兵戎相見。由於中國軍隊在別無選擇下把印軍打了個落花流水,使數以億計急切等待勝利消息的印度民眾心靈受到極大損傷,好沒面子。自此印度對中國耿耿於懷,留下至今難解的心結,似乎暗下報此一箭之仇的決心,與中國憋了幾拾年的勁。總之中印之間發生的邊界戰爭其影響之大、解決之難,可能對中國帶來損失之重,絕非四百平方公里的黑瞎子島可以相比。
  那麼究竟中印邊界問題是怎麼回事,對中國損害有多大,解決的前景如何,難度有多高,結果又會如何,這就需要重溫一些歷史。了解一下印度作爲英國的殖民地時期,中印(英)有關邊界上(當然是在中國西藏及新疆的南部)發生過的事情。尤其要了解拉達克地區,約翰遜綫,西姆拉會議(西姆拉是位於印北的一個小城市)以及麥克馬洪線,等等的一些歷史過程。
  一),英國統治印度時期對中國藩屬國及西南疆土的蠶食
  和許多中國周邊國家相似,中國的西藏與英屬印度歷史上並未劃過邊界線,但都有一條早已存在的明確的傳統習慣線。這些傳統習慣綫是長期(數以百年計)雙方行政管理所及,人民活動所達的界線,有些甚至曾被兩方政府認可過。只是由於古代條件所限,沒有明確實際標定界限。
  查英國吞併印度以前中國與南亞次大陸並無任何邊界衝突,至英國併吞印度後更開始北犯大清屬國,他們耐心謀劃,逐步挺進,長期蠶食最後直接染指大清西藏、新疆領土。清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英國人武力入侵中國屬土不丹,屠殺了大批不丹人。因班禪強烈抗議,而沒能據有不丹。但英人即借口與西藏商談不丹問題,派員進入日客則收集各種情報。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英人唆使尼泊爾入侵西藏,進攻日客則為乾隆所破(此為乾隆十大武功之一),尼泊爾因此自願臣服於大清,以抵抗英國入侵。後來清朝逐漸衰弱,英帝不斷加緊對南亞的北侵,雖然尼泊爾,不丹,錫金這些當時藩屬於大清的三國結成聯盟共同對抗英國,卻得不到昏庸的、國力已難於西顧的清政府的支持。英國人於是各個擊破他們,於1816年控制尼泊爾;1860年迫錫金國王投降,控制錫金;1864年控制不丹。但當時英國人因知道與他們格格不入,而與中土千絲萬縷関係的這三國人民對他們極端仇恨,同時也懼怕大清不知哪一天會憤而反擊,因此還允許三國保持形式上的獨立和與中國的宗藩關係。但三國已逐漸為英國控制,西藏也因此失去了南部屏障。
  此後英國人逐步以錫金的大吉嶺,葛倫堡作爲侵藏基地。他們無中生有地製造各種各樣極爲荒謬的藉口,憑藉強大的武力,血腥屠殺藏民和僧兵,(見附圖)先後佔領了隆吐山,湯納,甲崗,思補佈納等一大片中國領土;隨後在1903--1904年間派出殘酷奸詐的榮赫鵬,麥克唐納少將等摔英軍侵藏。(見附圖)西藏地方當局雖得不到清廷支持,卻竭盡全力給預了異常英勇的抵抗。英軍慘無人道地屠殺了數以千計僧兵,幾經周折最後攻取拉薩前門江孜。達賴因此失去了抵抗信心,但又求和不成,只好出走青海,拉薩陷落。英兵入城燒殺奸婬擄掠,西藏勝地就此被文明的央格魯—薩克遜孝子賢孫們大肆蹂躪了一番。
  由於俄國的因素,由於藏民反抗的滋擾也由於拉薩的寒冷與物質供應匱缺,英國人急急忙忙想撤,於是脅逼西藏地方當局于1904年9月7日在布達拉宮簽了個《英藏媾和條約》(又叫《拉薩條約》)。(見附圖)但為清政府堅決反對,直到1906年4月27日清廷在英方強大壓力下于北京在《續定藏印條約》上畫押。於是英國人在法律上確定了他們過去奪得的藏南錫金一帶的土地和其他利益,此外也答應“不佔并藏境”“不幹涉西藏一切政治”。( 見附圖)
  在中印邊界西段;光緒十六年(1890年)中英在加爾各答舉行英割占西藏南部隆吐山會議,會議期間英強迫清政府討論與會議無關的拉達克問題。拉達克在克什米爾東部,印度河上游,現西藏阿里及新疆阿克賽欽地區西部,有11.85萬平方公里,今之列城即為其著名重鎮。拉達克人屬藏族一個分支,生活習俗與藏族基本相同。經幾個世紀的分離十七世紀後期重歸西藏,為清朝與西藏地方政府管轄。道光十四年該地曾被錫克王國侵略,1841年(道光二十六年)由於藏軍的努力已恢復原狀,並于1842年定有協議交還西藏王族系統的拉達克甲佈管治。道光二十六年英國吞滅錫克王國,佔有旁遮普和克什米爾。英印總督在審視拉達克問題時發現1842年協議肯定了拉達克是西藏屬地,於是找清政府談。到1847年清政府派員去談時,英人卻早已單方面成立了“定界委員會”並已勾畫了從司丕提到羌臣摩河谷東段的界線。把拉達克據為己有,連阿里的一些地方也被劃去不少,當時就被清政府拒絕了。拖到上述1890年加爾各達會議,時大清式微在英方壓力下清政府代表不得不口頭同意,但在英方要求實際劃分時又被清政府及西藏地方當局拒絕。所以西藏與拉達克至今的邊界是未定界。這也是爲什麽印度當局至今要求中國所控制的,新疆阿克賽欽以及藏南阿里部分地區,共計三萬多平方公里要“交還”給它的原因。(以英泰晤士報世界地圖為証)
  在中印邊界東段傳統習慣綫就是:從不丹東南端起,向東橫過喜馬拉雅山南麓和布拉馬普特拉河北岸平原,一直申延至中英(印)緬三國交界處。布拉馬普特拉河南邊原是一個獨立國家叫阿薩姆,1826年被英(印)吞滅。之後英國人開始悄悄北侵,最終目的是鯨吞中國之西藏。對於在這條漫長的傳統接壤之綫,英國人是如何悄悄北移,甚至連英國議員也是在後來才聽到風聲,而且當他們提出質問時,英國政府也只好先扯謊解釋蒙混過關。後來又如何畫出“麥克馬洪綫”吞吃了這塊九萬多平方公里的土地,這就得慢慢道來。
  1911年英國人借一位英國軍官潛入布拉馬普特拉河北岸進行間諜偵察被藏民發現打死的事件,提出進行調查,派員深入北面,偵察了解地理軍情為他們以後確立中(印)"適當邊界線"尋找詳細地理資料,揚言要中國“離我們現在管理的地方越遠越好”經過一年努力1912年,英國當局掌握了用於非法定界的測量資料,於是他們開始策劃,以便拋出他們定下的邊界線,強迫中國當局認可。終於1913年10月13日經英國人精心準備安排了一個"西姆拉會議"。
  奇怪的是召開這個"西姆拉會議"的議題卻沒有議定中英(印)邊界這一項。因為如果英國人明說了,中國政府不一定來,來了也不會允許西藏地方政府單獨另搞一套。英國政府向英國議會謊稱:英國參加會議是充當"誠實的掮客","調停"中國中央政府與西藏地方政府的關係。而會議的事實證明一切都是英國人為達到分裂西藏出中國,蠶食中國西藏領土而進行的。誘迫之下,北京政府指派中央派駐西藏正,副宣慰使陳貽范及王海平參加,由一名英國駐華領事做中方顧問。還給中國代表團塞了一個主張藏獨的西藏人作"隨同",這個"隨同"還有"附議"及"附簽"權。
  西藏噶廈(地方政府)派了兩名代表:一名叫謝脫拉(倫興香脫拉),他是一名死硬的分裂主義份子。會前﹑會上完全聽英國人指揮,並在會前已按英國代表的要求收集了大量資料供英國人用。另一代表叫夏扎司倫。英國方面派去三人,首先是鼎鼎大名的英(印)當局外交部長麥克馬洪;還有英(印)駐錫金專員柏爾爵士及英駐華公使羅斯。
  按英國人背後安排,會議一開始就由謝脫拉提出西藏"自治權"問題,拋出一個徹頭徹尾的分裂方案。英(印)"掮客"則從傍呼應,中國代表奮起據理駁斥,各方激烈爭論了三、四個月。最後"掮客"按照俄國分裂蒙古的方法,提出把西藏也分成"內藏"和"外藏",中國基本上要放棄管治"外藏"(相當於目前西藏自治區),"內藏"(現在雲南,四川,青海的藏族居住區)則由中國政府管。中方堅決不同意,英國人更發出最後通牒,聲稱如不接受更不理會中國代表直接與噶廈代表談判簽約。陳貽範經不住英方一再威逼恫赫於1914年4月27日在英方草擬的《西姆拉條約》草約及一張解釋性附圖上草簽。但陳貽範當時也鄭重聲明,他本人是在"草簽和簽署是兩個不同行動的明白諒解下"才簽的,正式簽約必須得到中國中央政府指令。不過這無疑已為以後喪失大片領土造成了嚴重後果。
  按西姆拉條約規定;中國不準駐兵西藏,與西藏噶廈有爭議要由英(印)政府裁決,西藏內政由印度政府監督。消息傳到北京全國嘩然,包括西藏許多上層人士也極力反對。在這种情況下,中國政府(此時為袁世凱縂統)即電示陳貽範表示絕不承認草約,應立即取消。5月1日中國駐英公使劉玉麟奉北京令向英外交部聲明否認草約,並照會英國政府:陳貽範的草簽“未奉政府訓,乃屬個人不正式之畫,當即電令取消”。這樣到5月3日正式簽約時只有麥克馬洪簽署,謝脫拉"附簽"。此後的歷屆中國政府都沒有承認過該條約。
  面對中國政府強硬的態度,英國人只好拋開中國政府與西藏地方代表夏扎司倫在7月3日對原《西姆拉條約》草約進行修改,一筆勾銷中國對西藏的主權,警告中國政府:如不簽便再不能"享受"在西藏的"特權和利益",而且英國將"襄助西藏力抗中國的侵伐"。中國政府這時意識到英國可能搞更大的陰謀,所以特命陳貽範面交電報給英方,嚴肅聲明"凡英國和西藏地方本日或他日所簽訂的條約或類似文件,中國政府一概不能承認"。中國駐英公使劉玉麟也兩次照會英國政府,作了同樣的聲明。
  果然不出所料,英國人在西姆拉會議期間已暗中同西藏噶廈泡制了非法的麥克馬洪線(見附圖)。這一"中印邊界線"把原傳統習慣線北移,把喜馬拉雅山南麓布拉馬特拉河以北的察隅、門隅、洛隅這些一片富饒的平原丘陵地帶全數割給英(印)。以至中國因此一次過失地相當於兩上半臺灣有多!即九萬平方公里。
  這樣大的面積對西藏政府來說也是件大事,難事。尤其門隅是六世達賴降生的地方,是西藏人的聖地,所以謝脫拉也不敢答應,請示拉薩當局也堅決不肯。這樣英國人又出招:首先答應裝備藏軍;其次表示會支持西藏完全獨立,在取得完全獨立過程中,幫助西藏向北京索要比麥克馬洪線以南更多的土地;第三保證在西藏未索得川、甘、康更多土地前,英軍暫不進入察隅等地;當然對謝脫拉少不了有他個人的好處。於是在西姆拉會議未結束前1914年3月24日英藏暗中交換"照會",同意以麥克馬洪線作為西藏與英(印)之間東段的邊界線。中國政府對此毫不知情,更有甚者麥克馬洪這位風度翩翩的英印政府外交部長竟親自做起那偷雞摸狗的事,偷偷抽取幾個月來與陳貽範討論時用的,上面畫過各種各樣草圖的地圖,補畫上這條3月24-25日私自泡制的"邊界線",作為附件從新放回陳貽範4月27日草簽的文件內。以此讓中國代表團吃一只"死貓"(廣東話:栽贓)。但英國不敢公開這事,所以即使現在正式公開的西姆拉會議檔案也查不到麥克馬洪和謝脫拉的會議記錄,"照會"和附圖等。
  好在時值第一次世界大戰即將爆發,也許上蒼眷顧孱弱的中華。英國人要把主要精力放回歐洲去拼德國。西姆拉會議拖了一段時間後不歡而散,沒達成任何協議。世界各國包括英印當局的地圖也沒改變,一直沿用傳統習慣線。
  數十年來連英印及西藏地方一般官員都不知有此線有此事。中國政府也一直照舊管治該地區。公元1929年(英)印政府外交政治部副秘書艾奇遜先生負責主編印度政府官方條約集《印度和其鄰國的條約、契約、證書集》第十四卷出版,而內中也只字未提"英藏秘密協定"。直到1936年英國政府外交部副秘書卡羅無意中發現了這個“嚴重疏忽”才急急通知英國政府印度事務部。英國人知道如此"嚴重疏忽"的後果:中國人可能利用《艾奇遜條約集》來支持印藏並無已被批準協定的論據。於是堂堂大英帝國又急急忙忙再干起那偷雞摸狗“做馬”的事,決定盡可能收回1929年版第十四卷並加以銷毀,然後重新印制14集,塞進英藏換文和草簽的專約中去。可是英國政府沒想到舊的14集在北京大學圖書館,美國哈佛大學圖書館及印度政府外交部各仍保存了一集,從而成了麥克馬洪線非法,英國人醜行的證據。
  那位卡羅先生還發現英國所有地圖包括權威的《泰唔士報地圖》都是把那段中印邊界線畫在喜馬拉雅山南麓,依舊按傳統畫,這樣直到1938年之後(英)印測量局才開始改繪地圖,但仍把克馬洪線畫為"未定界"。不過著名的尼赫魯先生的《印度的發現》;分別在1946年出版及1969年出版的印度聖雄甘地的傳記,其附圖仍按習慣傳統線作為中印的邊界線。
  但從此正是這條英國人製造的在中國國民心目中臭名昭著的麥克馬洪線,成爲引致後來中印之間幾十年隔閡和不睦的主要原因。所以中印仇結源自英國殖民主義倒是不爭的事實。
  二),印度獨立後在中印邊界問題上的態度
  1947年8月15日印度獨立(自治領),似乎這是一個被奴役了兩百年的偉大民族的獨立,但更符合實際的情況是:英國人退出了,而英治時代的高等印度人最終拱手得到了寶貴的印度富饒大陸的政權,這些高等印度人基本是原印度高等種姓,不少混雜英國人血統,從價值觀到治國手段,以致思維方式基本上都是英式的。(其他印度人種性、宗教複雜,觀念落後,英化有限)在他們身上看不到站了起來的被奴役人民的什麽特點。尤其在擴張領土上他們完全繼承了英國殖民主義的衣缽和本性。充滿種族優越感,驕橫貪婪,妄顧事實,蠻不講理,他說要的你不能不給,還不容討論。可想而知即使是跟這樣一個性格的個人打交道也難,何況是一個國家。這也是爲什麽中印關係可以拖這麽長時間而不得改善,老停留在幾十年前的狀態中。君不見:中美關係、恩怨如此複雜都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所以中印關係,在國際關係史上也是少見的,尤其大國之間。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初期,對印度是極為尊重的,把它列為愛好和平的資本主義國家。因爲中共認爲印度和中國有較相同經歷,都是歷史悠久的文明古國,印度成爲共和國後兩個多月就承認中國。在聯合國也很早主張恢復中國的合法席位等等有關。但就是在西藏問題上印度一直很偏執,一點不愿考慮中國受損害的歷史背景,不接受中國的誠意,毫無商量妥協的余地。1951年10月中國人民解放軍在昌都擊敗藏軍西藏大門打開;朝鮮戰場上志願軍五戰五捷開了好局,這樣印度才給西藏地方代表團離印去北京和談。由於中共開國之初,政府工作做得好,談判較快達成協議,解放軍也於同年12月1日前和平進軍西藏。之後幾年中國政府一直企圖與印度政府商談邊界問題,並表明不是想通過談判索要領土,只希望保持現狀。認為雙方是必須訂立新約的,總不能以過去強加在中國頭上,由帝國主義任意割劃的邊界讓中國承認。應該有新的條約成為新成立的兩個國家的邊界。中共的態度明擺着會讓步,爲了不生事端,會部分承認英國人以前搞的對中國並不平等的條約。中國僅希望達到政治上的意義:讓新約消除舊約的恥辱。
  可是1950年爆發了朝鮮戰爭,印度暗喜,認為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於是在1951年全面北侵,趁中共無暇西顧之際,控制了麥克馬洪線以南全部中國領土,1954年更把麥克馬洪綫自定為中印已定邊界綫。此外印度還佔去中段香札,波林三多,巨哇等共兩千多平方公里;在西段除了清朝時也是在沒有條約情況下占據的克什米爾東部拉達克地區11.8萬平方公里外,又霸佔了加理加斯等處。還對西藏阿里地區,新疆阿克賽欽地區提出了3.3萬平方公里領土要求。依據是清朝時曾有一位英(印)測量局人員叫約翰遜,去中國和田地方走了一趟,然後在地圖上繪了一條線,英(印)遂把它叫約翰遜線。但自從清朝左宗棠收復新疆時在那里追剿回匪後,英國人更從來再沒踏足過那里,那里一直由中國控制著。
  表面看,這是一個被英國人征服,做了二百多年亡國奴的印度,居然繼承其原主子的擴張慾望,企圖從受宰割最深重的中國人手中奪取數以十萬平方公里計的土地。事實是,從上面分析印度統治者成員來看:這是繼承印度政權衣缽的在印原英國人的後代或英印混血兒們幹的,所以才會有如此旺盛的擴張慾火,而達到喪失理智的程度。
  1959年西藏發生暴動,這進一步激化了中印關係。14世達賴外逃其指揮策劃中心就設在印度噶倫堡。此後西藏"流亡政府","議會"也一直在印度作為基地。印度政府在支持西藏分裂主義活動的同時,開始正式向中國政府提出領土要求,要求中國政府正式承認其已占之地,索要他們認為屬於他們的土地,甚至派兵越過麥克馬洪線向北推進。設立數以十計的哨站,他們佔領新的地方,提出的"理由"也很怪誕。例如某些地方已變成了印方新設山口哨站的則邊或則後,或者說當年什麼時候英國人曾去過、要過,就向你們索要那塊地方,他們選擇當年連英國人也還未設想好應該要那塊,要多大的中國領土,取其中最有利於印度的方案,就作為事實上的邊界。他們隨心所欲地修改重繪地圖,把未定界改為已定界,或乾脆一次過定為已定界。以至到發生笑話;一位高層印度領導人1959年說:他不知道自己改劃的邊界線實際上在哪里!還說:他對中國1956-1957年在阿克賽欽地區修建長達1,200公里的公路毫無所知,但在此之前印度政府告訴印度人民:印度長期以來一直管治那個地方,當然在後來改繪的地圖上阿克賽欽早就是印度的了,邊界也是已定線的。
  即使在這种情況下,中國政府還是盡全力希望,爭端能在外交層面解決。1960年4月19日,周恩來向尼赫魯表示,只要印度方面對已控制在中國手中的西藏阿里及新疆阿克賽欽兩地區中那3.3萬平方公里土地放棄領土要求,中國政府以現實主義的態度,接受那非法的,英國人強加的,連蔣介石國民政府1947年與印度建交時,也曾明確表示不承認的“麥克馬洪線”。中國政府當時這樣做是否正確另當別論。但中國政府在當時險惡的國際,周邊及國內環境下對印度表示的這种帶哀求式的誠意依然被尼赫魯所拒絕。印度態度是已強占的要,從未能占的也要,因爲也許英國人留給這些高級印度精英的教誨是:你們的血統、智商那一樣都比土裏土氣的“中國佬”要好,現在的中國人與過去西藏僧軍差不了多少。
    三),中印邊界戰爭,印度丟了大臉
    1961年印度趁中國出現天災人禍,加緊蠶食行動,建立數以拾計的哨站據點。許多超越了麥克馬洪線設在北端中國控制地區。
    在此期間美、英、日對印度支持這是可以預料的,但作為中國的"盟國"蘇聯也公開支持印度的掠奪態度,而且在軍事上,經濟上給印度的支持比誰都大、都起勁。包括當時最先進的米格21以及適合山地作戰的直升機等等。
    盲目自大的印度精英視中國之忍讓為軟弱可欺,印度人仍然沉浸在中國清朝時期,他們代表英國參加八國聯軍入侵北京時的榮耀;他們在上海、香港的“摩儸差”巡警彈壓小市民的威武。判定會象英國人打清朝﹑打西藏僧兵一樣,可以一鼓作氣痛快淋灕地擊敗中國軍隊,實現它所要的全部目的。終於在1962年10月20日,印度人按捺不住其長期以來想在邊界問題上一泄貪慾之火的願望。它集結了東、西段數以萬計的印軍,同時向中方發動大舉進攻。
    早在1962年2月周恩來向毛澤東請示對付印度狂妄態度的方針時,毛澤東就說:"中國有960萬平方公里土地,小學課本上也有的,怎麼能輪到我毛澤東當家時變成950萬;940萬呢?"印度人更沒想到連北洋政府都未對他們屈服,蔣介石國民政府也未對其妥協過,而在中華群雄競逐中脫穎而出,奪得大陸控制權,隨之敢對美國揮拳相向的毛澤東怎麽會向他們就範呢?!果然解放軍被命令出動反擊,那些穿着臃腫卻視死如歸的中國軍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殺向裝備精良,服裝神氣的印軍。印度人驚魂未定,已迅速崩潰不堪一擊。很快中國軍隊清除了麥克馬洪線以北印軍;在西線一氣拔除三十七個印軍據點。中國方面到此第一次停火,提出和談。印度人挨了第一巴掌,鳥氣難吞,還在傲慢。根本不理中國的好意、誠意,並趁此間隙積極重整旗鼓,在10月24日又在東西兩線再次同時發動攻擊。中國軍隊只好再度還擊,並於11月16日進行大反攻。擊潰或殲滅印軍、拔除據點,一直打到傳統習慣線附近,西線則打到直迫新德里3百公里之處。
    短短五天的戰斗,最後一天適逢印度國會例會,議員們乾脆坐在那等待宣布他們夢寐以求的勝利消息。終于中午時分尼赫魯先生拉着烏雲滿蓋的長臉來到講臺上,以低沉沙啞而結結巴巴的聲音宣布印軍在東、西兩線全面崩潰。這時整個議會,隨之整個國家人民的心都崩潰了。一直因政客和傳媒歇斯底里自吹必勝而處於超度狂熱,一片沸騰的印度社會馬上從無比亢奮中萎縮了下來,出現了一百八十度的變化。外國記者從印度發出的消息說:"他們實在太希望勝利了,這樣也許可以平衡一下二百年來被殖民統治而失落的民族心態。新德里及許多城市、地方出現一片恐慌,流言四起,說中國軍隊準備什麼時候以傘兵空降德里。阿薩姆邦政府做好了炸毀水廠、電廠的準備;數以十萬計的現款從銀行中提出凖備帶走;還計劃著怎樣撤逃住民。真有天崩地裂前的感覺。美國大使向本國政府報告說:他從未見過一個民族士氣的瓦解會到如此情景。而當日深夜三點,一夜就變得蒼老了許多的尼赫魯召見美國大使請求美國直接參戰。第二天全印度的電臺只報國歌,而華僑則被作為敵國僑民全部放在集中營,華人商店全部被毀。
    就在這時即11月21日,中國政府突然宣布將主動全線停火,並於12月1日起主動後撤,撤到1959年11月7日存在於中印雙方之間的實際控制線以北再後退20公里,回復戰前狀態。由於尼赫魯因慘敗已方寸大亂,其政府運作也處於混亂之中,他是當天從內務部一位官員,在飛機場搶購到的一張報紙中得到中國主動停火消息的。尼赫魯當即召見中國大使,愣愣地聽完中國大使對消息的證實,口中只喃喃地說:"這是什麼意思?"
    中印邊界衝突過程中,美國、英國都曾要求蔣介石國民政府發表支持印度的聲明,但是臺灣新聞界一片沉默,蔣介石也沒有這樣做。印度政府甚至聯繫過民國政府,希望臺灣在大陸東南面進攻中國。1962年蔣介石也因大陸極端困難曾有過趁機反攻大陸的想法,但當美國政府公開發表聲明說按國際上一般做法,麥克馬洪線合法、應以承認時。蔣介石先生火了,馬上命其政府聲明反駁,印度希望臺灣政府能助其一臂之力的想法當然也是不可能的。  
    1963年李宗仁先生在美國著文,大讚中共軍隊的反擊行動。
    不過印度(也因禍得福?)借中印衝突得到蘇聯大力支持,要了不少盧布。同時在邊界戰爭前兩年得到41億美圓的美援。是過去印度獨立前十年的二倍,實際上印度已變成了一個名存實亡的"不結盟"國家。在當時世界上可以同時得到對立的蘇、美援助的國家僅印度而已。但印度的作為在亞、非、拉支持度並不高,尤其在亞洲支持印度在中印邊界上立場的只有日本、伊朗等國家。
    中國軍隊按政府聲明主動後撤、釋放戰俘,發還印軍被繳武器裝備(包括許多美、英、蘇新運到而未開封的武器)。心態不平衡的印度人則死撐著他們強硬的態度;不認輸﹑不接受停火(實際已令印軍避免衝突)﹑不談判、不停止反華活動,而且尾隨中國軍隊北返,直到麥克馬洪線之南,但是已不敢與中國軍隊接觸了。英國記者評論說歷史上戰勝國不以戰果支持提出更多要求,反而主動後撤按戰前情形解決,這在歷史上是絕無僅有的。
  以上就是中印邊界衝突的大略過程﹑它的因由和結局,以及遺留給今後去解決的態勢。
    四),未來的展望
    時代進入二十一世紀,世局有了巨大變化,冷戰結束美國一家獨大,中美之間相互依存又相互閗爭,格局更加微妙。但從中美百年交往歷史來看,中美關係一直比較特殊,不過有一點是明確的,如說美國有滅華之心則不符事實。
  至於日本,它穩坐經濟大國老二,對常任理事國之位垂涎慾滴,希望早日擺脫二戰陰影,成為"正常國家"以對世界作更大影響,使其在爭奪能源時處於更有利的位置。但從根本上來説,日本人視中國為死敵之心不會變,對中華民族來說可以設定日本是絕對的對立面,爭取盡多的平和就已不錯了。
  俄國自前蘇聯解體後現正處復甦期,與中國的主要矛盾也於前不久“搞掂”黑瞎子島而基本解決,與中國關係相對良好,起碼中國許多先進武器仍來自俄國。可以預測在一段不會太短的時間之内,中俄之間不會有較激烈矛盾。
  由於與印度在疆土等諸多方面的根本分歧和對抗,巴基斯坦與印度的關係類似日本與中國,死結難解,但對中國來說巴是"全天候"朋友。不能否認印巴之間的矛盾一定程度緩衝了中印矛盾,但以印度的自傲心態,印度更加把中國視爲其頭號心腹大患。
  至於中印兩國變化也很大,尤其中國二十多年前拋棄了許多不合時宜的毛澤東政策,走上了務實開放、改革發展之路。無論政治、經濟、軍事、科學技術都取得了很大的成績。十多萬億人民幣的國民生產總值,近七仟億美圓的外匯儲備,過萬億美圓的進出口貿易總額,載人宇宙飛船成功上天,這些都標志著中華民族確實處在歷史上從未有過的最好時期。中國確實正在崛起,這是從歷史的縱向來說。但中國無論在國際、周邊、國內仍然面對極為眾多而且非常嚴峻的問題,許多急需解決,許多極難解決。橫向與許多發達國家相比無論社會法治的執行,人民的權利以至經濟、國防、科技還落後很多。這使人聯想起在國内那些不惜工本﹑與人民實況完全脫節的豪華秀,大肆渲染所謂的"盛世"似乎太早了也太浪費了,學學明治天皇把這些錢用於教育吧!。
    印度近年的發展也是驚人的。印度是一個實行民主而又貧窮的國家,她有十億多人口,面積居世界第七但土地的質素較好,國民生產總值已近六千億美元。由於英文在印度的普遍使用,這很有利於它與世界的聯係,使印度軟件工業很發達,成了“World Office”。印度的火箭﹑核技術因有俄國的大力扶助,均取得很好成就,是世界七個核國家之一,而且有雄心勃勃的航天及核發展計劃。在南亞是一個具備遠程核打擊力量,擁有多艘航母的軍事強國。印度一向以不結盟國家自居而能左右逢源。歷來得到俄國軍事的大力支持,現在美日也加進了大力扶持印度的俱樂部,是大國勢力問鼎南亞必先借重的力量。由於以往印度與中國的過節,也是大國借以牽制中國的理想伙伴。甚至越南人都象美、俄、日一樣積極地與印度拉扯著建立各種關係。總之從周邊的觀點來看,印度今後必將是對華遏制圈中強大的一環。當然處理好了可以減少這一環的破壞性。不過看待印度,我們絕不能忽略印度上層統治者那種極端自傲的心態,這種難以消除的心結很可能是今後中印難以真正友好的主因啊。
    中國有2.2萬公里陸界,3.2萬公里海岸線,陸地與十五個國家相接,隔海相望的有6個。是世界上周鄰最多﹑情況最復雜﹑周邊環境最險惡的國家。中國幾乎與所有周邊國家或在陸上﹑或在水域都發生過或正在發生邊界爭議。在各次有關爭議中,中國一般都避免事態擴大,採取息事寧人的現實主義態度。用邊界爭端中領土"出超"的辦法解決問題。例如在陸地上與越南、老撾、緬甸、印度、巴基斯坦、尼泊爾、塔吉克、吉爾吉斯、哈薩克,俄國、外蒙古、的邊界解決中都是“出多入少”。在南海問題上採用堅持主權在我,資源分享,而誰有能力霸就讓誰先霸的原則去面對。人們可以注意到一個特點那就是:只要中國與那個鄰國發生的爭端公開化,那麼受到公開或暗中支持的就一定是中國的對立面,不管這個對立面是強國還是弱國,甚至是支持國原來的敵國。而且如果是弱國一定會有美國、俄國,日本甚至英國在背後搞動作。今後也許要特別注意日本的行為。
    所以雖然中國比過去強大多了,但在邊界問題上中國仍然暗險重重,隨時會出現問題。中國如果採取了強硬的立場:寸土必爭,那麽中國周邊的爭端甚至戰爭將是此起彼伏,接二連三,永無寧日。中國何以安心搞好國內急迫的建設發展呢?中國千年未遇的發展良機也許會毀於一旦。當然如果出手不吝,把祖宗留下來的了個精光,那將更得不到國人的原諒!以上這樣的大氣候,其實已基本規範了今天中國政府解決中印邊界遺留問題的原則了。
    看來中國第四代領導人胡錦濤﹑溫家寶可以借用的方法不礙是1960年周恩來向印度政府尼赫魯提出過的方案,那就是:如果印度不再對西藏阿里地區﹑新疆阿克賽欽地區3.3萬平方公里提出領土要求,中國將接受麥克馬洪線。反正1962年中國軍隊本已收復麥綫以南地區,仍然慷慨(或無奈)地奉送給印度,失卻了今天談判的一張好牌,那怎麼辦呢?只好正式承認二個半臺灣,或一個浙江省是人家的吧!這也是老祖宗毛澤東、周恩來就定下了的哦!(毛周不這樣定,想當年印度必在蘇,美,日支持下,在麥綫以南糾纏不休,戰事不停,虛耗大量國力。説來也是沒法子啊!)
    但是會不會今時今日的印度依然不接受這個方案,要中國政府把那3.3萬平方公里土地一定要劃給它呢?看來印度人會這樣的。但相信中國政府也不可能答應,畢竟中國已牢牢控制那片土地幾十年,在那裏投下了很多建設。印度人再來犯可能性也不高,今天俄,美,日爲此支持印度的可能性也幾乎沒有了。至於印度人會從麥克馬洪線退下去或退一些,那更是不可能的事,中國出於談判的需要,會要求但不會動手打。
    看來中印邊界現狀就會拖下去,各自在控制線以內維持現狀,溫家寳的訪問不可能在這一問題上取得突破。兩國將繼續無法確定邊界綫。
  有一件事會否成為中國政府估計不到的難題呢?因爲麥綫以南那塊地方至今在中國出版的地圖上是畫在中國一方,在外國地圖上已全畫在印度一方。(我們可以查一下英國權威的泰晤士報《世界地圖》,在中印邊界中方新疆一側阿克賽欽地區、西藏南部阿里地區一側,均劃上了印方要求地區的範圍。並説明該地區由中國控制,但印度對之堅持主權要求。而對麥克馬洪綫以南九萬平方公里土地,該地圖則以麥綫為中印邊界(未定綫),完全取消了中方合理堅持的“傳統習慣綫”,更未註明中國對該地區的主權堅持。説明對中印領土爭端,露骨地偏幫印度。世界大多地圖依此畫法。)現在通訊高度發達,麥克馬洪線以南要分出去的不是黑瞎子島那麼二百來平方公里,小到在地圖上都覺察不到。而是大如浙江省那麼一塊,由於時間歷久,而中共對解決邊界問題的操作,一向是黑箱作業。使上述情況中國年輕人大多不知。毛澤東周恩來時代全國一個聲音,不同的意見半個屁也放不出去。現在可不同了,釣魚島尚且如此(當然釣魚島涉及經濟專屬區海域也很大)。如果與印度邊界爭端如此解決的實況,那一天反映在中國地圖上。中國青年人有朝一日起來發現,雞屁股上突然少了一大塊!中華人民共和國疆土只能號稱950萬平方公里了,會如何怒吼真難以預測啊。這個面積是仍然比美國937萬2614平方公里要大,穩座第三把交椅,但小學課本是要改了。也許毛澤東泉下有知仍可對周恩來說:"即使如此這也是漢族統治中華大地有史以來所控制的最大領土!而且今後再變小的可能性也不大了,他們仍然可以苦笑一聲吧。
  

本文是主题:“中印邊界”讨论中的一个帖子


2008-4-25 11:05:30

【宋林玫文集】 联系发帖人:直接联系作者

【发表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