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残留的碎片-----关于本地大地主黄虚程的故事

(发帖人/作者: 广西PB 天雪杞 )
此仅代表作者观点,文责自负

【天雪杞文集】 联系发帖人:直接联系作者

  
   本地人可能都有听老人说过本地广西浦北福旺(1949年解放以前是广东省合浦县福旺乡)北兰村大地主黄虚程的故事?90年代时听奶奶说,解放时,大军南下后,在福旺镇建了乡政府,以黄虚程为代表的本地旧势力,不甘心就此退出本地的舞台,在联络各乡的旧势力取得支持后,分别派人挑了大量的米饭到乡里各村,纠集了有武装的人员约定当晚攻打乡政府,当晚打了一晚,子弹打到附近村庄的屋顶,大家都睡不着,听一了夜的枪声,恐慌中没有睡得着,早上醒来一看周围山上全是白军(对旧势力武装的叫法).后来听说纠集了浦北张黄、官垌、灵山县的地方武装也拉过来了。
  
   地主武装围攻新政府的夜晚,我爷爷时为福旺小学的校长,正在垌心祠乡中心校内值班,不曾意想到这个不寻常的夜晚发生了变天换地的大事。由于害怕土匪沿路杀过小学,见人就杀,当半夜镇上枪声最紧张的时候,便偷偷从校舍的楼上用绳子吊下围墙翻出来,摸黑游过福旺江,到对面村里躲了起来。果然,后来当区队解放军赶来增援后,土匪正从那里退却。
  
   大批的贼佬(白军)从灵山、张黄、官垌、龙眼、六寮等远处附近县乡赶来合攻,当时政府在现福旺中学,攻到最接近打下时,里面的厨师由于害怕被土匪攻进来后杀死,半夜偷偷从后墙爬出去,后被发现,一直追到城隍庙被打死。由于地主武装没有大炮,打了一夜都没有攻下来,当时危急时急,接到紧急情报的解放军钦州区队赶来,区队的机枪队员在陈八婆岭和墟头岭各架了一挺机关枪对着新村后山直到福旺江
  横扫,土匪招架不住,纷纷往北兰方向撤退。
  
   这是本地旧有势力的最后一次挣扎,此后大军留下的部队开始派出工作队进行剿匪和土改分田地。
  
  福旺政府战斗和其他剿匪战斗中死去的解放军战士和民兵均被合葬在今福旺成英中心小学(原广东省政府主席陈济堂秘书福旺人覃成英86年从台湾捐款所建)的烈士陵园里。几十年来,每个清明节本地中小学生均去怀念,但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家乡在哪里,他们的生命停止在1949年-1950年间的某个战斗中,也没有人知道是被打中了何处,如何死去。几十年来,他们被供奉是因为时下的当权者认为他们的牺牲换来他们的翻身幸福生活,立在那里的纪念碑同时也暗示了当年被打败的一方是永远不能让他们翻身的敌人。
  
   后解放军攻打黄虚程的宅院时,由于防守坚固,也打不进去,还牺牲了不少战士,后劝降,同意不杀,但投降后,由于解放军死的人太多,哪个年代天地变换的时代,旧势力是不值得同情和怜悯的,况且他杀伤了本方的人员,历史的转换让仇恨从一方转到了另一方,往日地主的富裕的情形和可能被欺压的厌恨,终于找到了复仇的出口,让这帮穷人现在终于找到把他们踩在地上的机会,终于找到了复仇的快感,就把黄的全家都杀了,包括一个2岁的小孩,黄本人被批斗,被一个他的丫头把他胡子一根根拔干净,满脸是血,最后枪决。
  
   当然,当1966年文革中,这种借机报私仇的惨剧再次发生,曾嫁到灵山地主家的父亲所叫的一个姑妈,被人报仇,也是全家被杀,当爷爷他们去收尸体时,二十多口尸体,全部摆在一个山坡上,其中一个只有三个月的小孩。
  
   以上故事均从族中前人的一幅老照片引出,那是一张题有“民国二十一年福旺慈善会合影”的发黄照片了,里面正有福旺当时最大地主黄虚程,还有其他各个当时福旺乡的头面人物。
  
   几十年已经过去,后来改革开放后,听说黄还有一个孙子回来看故土,说当时他在北京读书,听说的家里的事情,改名换姓活了下来,还当了一个高官。只是看到一片废墟的故土,以及无处可寻的亲人,天地间的历史悲恨,不知如何承受。
  
   之后,凡是去吃黄虚程挑来的饭的村民,或围攻政府的村民,都要去自新,自新过后,仍旧回来种地,表现好的,还可以参加后队的剿匪队。
  
   另六寮有个米姓地主逃到的山上,在政府剿匪时,实在饥饿得不行,山上又找不到吃的,半夜回来找吃的,中了解放军的埋伏,被围在一山上,但是解放军被DaDao了几个还是攻不上去,于是把地主的家属押在前面开路,就这样攻了上去,米姓地主几个武装人员均被打死。那时我父亲还是只有七岁,这场战斗后的早晨他和其他小孩一起到现福旺车站看热闹,在车站斜坡上放着许多担架,有被打死的地主,还有一些是解放军和民兵。清匪工作就这样结束了。
   这样的历史,同时两广边界的剿匪战争,在新中国的历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一页,尤其是十万大山中的战斗还被拍成了《英雄虎胆》,但相比,以上的历史,留下的更多是悲凉。
   已经过了几十年,这些历史往事,能记得当年的事的老人已一一谢世,包括我的爷爷奶奶已在2005年辞世,以后不会再有人有讲起这些旧事,也不再有人知道曾有这样一个悲惨下场的地主代表,但常有一些东西让我唏嘘不已,这就是历史---中国一直没有和解的历史传统。
  
  
  

本文是主题:“历史残留的碎片-----关于本地大地主黄虚程的故事”讨论中的一个帖子


2008-4-3 22:50:46

【天雪杞文集】 联系发帖人:直接联系作者

【发表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