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玉瑶:从法国总统与百姓对骂想到的

(发帖人/作者: 中国 文摘 )
此仅代表作者观点,文责自负

【文摘文集】 联系发帖人:直接联系作者

  都说权力是伟哥,可为什么在法国,却看不到总统的特权和威力、看不到呼啸的警笛、看不到前呼后拥的气派、看不到总统的“手下”对怠慢总统的人进行毫不含糊的“收拾”?真不敢想象,这事情要是发生在中国会是一幅怎样的情形。
  
|廊图|

萨科齐不顾总统身份,和一名民众公然对骂,毫不客气地反唇相讥。

  作者:符玉瑶 珠江晚报评论员
  
  脾气一向火爆的法国总统萨科齐又招惹新是非,他在当地一个农产品展销会上,不顾总统身份,和一名民众公然对骂,毫不客气地反唇相讥,令人侧目。(见2月25日《新快报》)
  
  据报道,事缘萨科齐23日出席一个农产品展销会,正当他走近群众准备握手时,一名男子因为不愿和他握手,便对他回避三舍,然后说道:“噢不!不要触摸我!”萨科齐则笑面迎人“回敬”道:|“那么滚开吧!”该名男子也不好惹,说:“你令我反胃!”此时萨科齐怒斥道:“快滚!你这个该死的白痴!”(法国总统萨科齐与民众街头对骂(视频) )
  
  看罢这则新闻,我真有点为萨科齐抱屈:贵为一国总统,不但不被百姓尊重,居然遭到近乎侮辱性的对待,实在是威风扫地。我简直不能理解, 法国人怎么可以这样对待自己的总统?
  
  可是,你看,萨科齐居然“笑面迎人”,满不在乎。直到对方说“你令我反胃!”,萨科齐才有点愤怒,对骂了起来。这在中国人看来,确实有点“大失风度”了。可是,法国前总理拉法兰对此却是这么说的——“这只不过是私人之间的对话,比较男性化而已”。他本人并不认为萨科齐的言行多么过激。也有人认为总统也是普通人,受到辱骂时也有权还口。
  
  总统也是人,也是普通人?老实说,对于这一理论上的普通的常识,我一时还是很难一下子转过弯来,我还是有些不适应,还是忍不住要努力寻找那罩在权力上面的神圣光环。都说权力是伟哥,可为什么在法国,却看不到总统的特权和威力、看不到呼啸的警笛、看不到前呼后拥的气派、看不到总统的“手下”对怠慢总统的人进行毫不含糊的“收拾”?
  
  真不敢想象,这事情要是发生在中国会是一幅怎样的情形。
  
  过去,看到伟大领袖,是要热泪盈眶,山呼万岁的。至于那些胆敢骂领袖的,自然是要付出生命代价的。在中国,即便是在现代民主意识已经在全世界日益普及的当今,别说是总统了,就是一个村长,百姓敢这样对待吗?明显的例子是,一个县官,只要你胆敢冒犯,立马就有公检法前来“收拾”你,只要县官愿意,随便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你就有可能从一个公民变成失去自由的疑犯。“澎水诗案”、“稷山文案”,“西丰公检法进京抓记者案”,还有陕西绥德县一校长,为了让县长签字而抓了其车门便被拘的案子,哪一个不让人胆战心惊!哪一个不炫示着权力的凛凛威风!
  
  老实说,我自认为自己还算一个有着独立人格和尊严的公民,从来不愿攀高结贵,对于权力保持着一定的警惕。但我不敢保证我在与总统级别的官员握手时,能像法国那位公民那样,保持着自己的自由与平等意识,按照自己的性子,根据自己的心情,想握就握,不想握便拒绝。我可能会像大多数中国百姓那样,以和大官见面、握手为荣,甚至津津乐道,充满幸福的回忆。当然,我是注定不会像那位法国百姓那样,上演一处拒绝与大人物握手的镜头的,更别说什么“你令我反胃!”了,要说,我多半也会说一些“感谢领导关怀!领导辛苦了!”之类的言不由衷的套话。这能说明我辈中国人修养高超吗?
  
  中国百姓遇见大官,多是诚慌诚恐的。因为在中国人心目中,权力总是高高在上,它常常与威严的法律联系在一起,言出法随,充满生杀予夺的威慑力。什么时候,当官员的权力被彻底约束在法律的框架之内,不再为所欲为;什么时候,当官员与百姓的权利在实际生活中彻底平等了,当民主和平等意识普及时,那么,中国人便不会感慨法国百姓对待总统的大胆,也不会奇怪法国总统的平民化了。再遇到类似的事情,中国百姓就会觉得,那原本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情罢了。 (本文来源:珠江晚报 作者:符玉瑶)
  
  

本文是主题:“符玉瑶:从法国总统与百姓对骂想到的”讨论中的一个帖子


2008-2-26 19:52:39

【文摘文集】 联系发帖人:直接联系作者

【发表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