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台湾人偏狭可怜的民主自由观

(发帖人/作者: http://blog.sina.com.cn/LuJinRen 路近人 )
此仅代表作者观点,文责自负

【路近人文集】 联系发帖人:直接联系作者

  
  本文主要针对龙应台等台湾人的全套西方民主自由观,在他们眼里,那就是民主典范,或至少是虽然不完善,却必定能造就辉煌文明的好东西。
  而作者的观点是:西方民主仅仅强调了三分之一的民主,他们的民主之路还很漫长,而中国更不会照搬西方那一套,因为那的确是片面的。我国必须创造和实现更真实、更全面和完善的民主,那是我国再次超越西方的重要条件。相反,如果跟着西方走,中国甚至都无法成为一条合格的哈巴狗。
  
  真理是复杂丰富的,然而,暂且不论人们如何选择与平衡,至少,我们首先就该把一切相关道理都说出来吧? 这是最基本的自由和民主。
  台湾目前深受西方分裂思维的影响,许多人都相信人与人不可能真正理解与沟通。可看看科学证据:人体至少有23万个基因,然而,不要说中国人之间,即便地球上差异最大的人种,其基因差异也都不到0.1%。
  只要是人,他们至少95%以上的思想感情就都差不多,除非有人刻意把那一丁点差异无限放大,或者故意实施片面的教育,而隐瞒了更多的真理。
  
  关于民主,龙应台看了很多地方,也读了不少书,却始终不明白西方民主是什么。
  最后,她的感觉是:民主是一种生活方式。
  毫无疑问,民主当然能影响生活方式,然而她就不知道,或不愿意提到:一个富翁与一个贫民如何民主?哪怕后者才德高出十倍。
  广告、电视、收买、演讲、作秀……一切的一切,没有钱哪来影响力?
  即便幼稚到只玩过网络游戏的人,都会知道仁慈仗义必然穷困,而世上的发财故事后边无不聚集着无数肮脏的内幕,而这也就是为何西方必须“保护隐私”!
  否则世上就不会有美国共和党,乃至西方和台湾的那些主流党派了。
  摘录两句美国人的话吧:
  美国前司法部长克拉克:说美国是民主国家是对民主的亵渎。
  美国前副总统戈尔才出的新书《对理性的侵犯》,也说了点以前不敢说的话:美国的“民意”取决于钱,取决于购买的电视广告时间和上镜频率。
  所以,现在有大量的金钱豹说他们是“美奸”。
  
  中国政府是需要提高政权民主和施政透明度,抑制腐败,然而共铲党出一个贪官、一个事件,就有许多人“义愤”无比,整天要求彻底算账,DaDao中共。
  那你们能否问问千万个富豪们,他们的钱到底怎么来的?而昨天的晚餐花了多少钱呢?
  能否过问他们嫖妓到底有没有上万呢?
  能否过问他们豢养的黑社会有多庞大?
  更不要说,他们还养了多少哈巴狗和金钱豹。
  你当然无权过问,因为任何金权社会的主要统治者都是后台的财主们,而不是前台的政客们。并且财主们早已成功的将思维不够独立的人们的眼光导向区区几个政客,而不是大大小小的财主们的罪恶、龌龊勾当。
  西方政客都是临时的、受监督的、受操控的,甚至是名誉性的,而财主们则不但手握实权,而且永远稳若泰山。
  财产,只有财产方是西方唯一真正的神圣,《私有财产保护法》则是他们唯一通用的圣经。
  而无论他们戴的是哪一个宗教面具。
  
  
  这里不能篇幅太长,只能先简要说说西方民主到底是什么。
  西方的民主自由制,其准确名称是“财主榨油”制,或者说是金权统治。
  “财主”的意思就是说,社会主要由“财”来主导,而不是政府。所以他们的走马灯政府的确无所谓,其政府领导,名义高于实际,特别是国内事务,基本上都不归他们管,而归财主们管。
  结果西方政府官员经常无事可干,最高权力只能限于讨论堕胎和同性恋,而这些社会的真正重大事项,则不是他们所能管辖的。
  甚至,西方政府从组党、竞选、组阁、行政这一整套循环中,最大的关键只有一个,就是必须得到财主们的支持,否则你就将一事无成。
  “榨油”则表示人民的确不是暴政的牛马了,而是被公司逼疯的狂犬。
  
  金权又是什么呢?
  金钱是人类劳动的结晶,反过来,金钱可以变成现实力量。
  当这种力量足以奴役别人的时候,就形成了金权。
  它不但可以购买男人的尊敬和女人的肉体,可以购买保镖和军队,更可以收买政客乃至整个国家!
  金权的唯一属性就是不顾一切、疯狂扩张自身,这世上的侵略战争,几乎无一不是金权的本质特征所致。
  它不但绝对没人性,而且还要世袭。
  金权才是世界上最专專製、最獨裁、最强大的极权,它无所不在、无孔不入、无坚不摧!
  
  龙应台写了这么多书,却从来就没明白过这个最基本的道理。
  她感觉在市政厅受到礼遇是生活的关键,可问题是,一般老百姓一年难得和政府打几次交道,然而,他们每天都不得不被无所不在的金权所笼罩。
  台湾人现在普遍被灌输的民主都这样的:投票决定国家大事,这就是民主,顶多再加上政府施政态度的改善而已。
  简单点说,所谓西方民主,仅仅只强调了政权民主。
  可明明有一件更切身更要命、时时刻刻都需要的事,怎么就不能实行民主?也就是,为何不能通过大家投票来决定谁更有才德、谁对国家做出了更大贡献,从而决定谁该拥有多少财产?
  一句话:为何不能对金权实施民主?不但绝对不民主,反而要迫不及待的规定“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被灌了满脑袋西方民主的台湾人,可曾听到过西方老师的此类教诲么?他们有胆量提这个问题么?而懵头懵脑的你们,又仔细想过这问题没有?
  
  金权的横行,其基础就是最简单的批发效应:例如你去商店买一两瓜子,老板得为你称量、包装、收款找钱,而如果你买十斤瓜子,则老板还是这样忙活一次,可这次效率大幅度提高了。
  此原理通俗的说就会形成“钱往钱处走”,量越大、钱越多工作效率就越高,这个真切、简单而强烈得无与伦比的正反馈规律,其实就是整个资本主义世界的唯一秘密。它不仅导致必然的贫富两极分化,更糟糕的是,金权的这一本质属性与人的才德毫无关系,而只取决于钱的多少,所以金权是反进化的。
  现在流行于世的经济自由主义,其根本含义就是放纵金权,毫无疑问,这最符合资本的本质属性,故对于经济的发展最有利,至少短期内如此。可是,金权的反进化特性,又使得社会更加堕落腐化,从而形成长期祸患,虽然现在还很难确定祸患将发展成何种灾难,但可以肯定:那必然是毁灭性灾难。
  在共铲党的哲学中,民主首先就是压制金权,实现金权民主,这与我们的社会权力结构是匹配的,因为世界的第一极权就正是金权。然而,这不仅正是西方返共的根源,而且因为完全禁止了金权的自由,结果经济发展就不如资本主义
  蒋经国不枉当年是共铲党员,他远比现在台湾人更明白这个道理,虽然他獨裁,但他当政的台湾不但经济迅猛发展,而且贫富悬殊比现在的大陆小,这很值得我们借鉴。
  
  在今天,公司是金权实施其奴役最明显的场所:即便有了工会,公司员工仍然近乎毫无民主权利,绝对由老板獨裁和专專製,公司员工就是今天主要的奴仆形式之一。而各级老板,又是更大的财主的奴仆。在公司里,员工永远没资格要求民主和平等,永远没权利说:“你的才德不足以领导我们,下台吧!”
  要知道,老板的钱财可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并且即便交点遗产税,还仍然能保证其后代称王称霸,而无论他是否白痴或流氓。
  
  这一点台湾公司最差,其奴颜媚骨达到了明目张胆、厚颜无耻的程度,对比之下,香港公司还略好点;欧美公司各不相同,例如德国公司的等级就像军队一样森严,而美国公司相对就比较宽松些,当然,永远不可能达到什么民主,因为那根本性的否定了财主们的人生追求。
  日本公司我自己没有经历过,普遍认为和台湾公司差不多一个德行。
  而中国公司与社会一样两极分化,有些公司就像一个和谐的大家庭,有些则混乱纷杂、一塌糊涂。但总而言之,国内公司的自由气氛比西方公司好,这就是为何我们会超过他们,因为只有自由才是新世界的钥匙。
  公司当然不是唯一毫无民主的地方,大家无论多么讨厌一个奸商,无论对暴利对么愤怒,也绝无权利民主定价。
  
  既然共铲党要求金权民主,既然这个世界尚未进步到“仗义聚财”的程度,那还能有哪个财主不害怕?然而,财主们却是西方的真正统治者,所以西方国家对新中国如此仇恨,如此竭尽全力的颠覆和扼杀,时至今日,这场战争都远未结束。
  大概很多人都注意到了:胡锦涛主席2006年4月访问美国,就是先去会晤西雅图的资本家们,而不是去白宫见美国总统。这当然是因为,他知道美国的真正统治者到底是谁。访美期间,他还在耶鲁大学讲了个小故事:一个人有一头驴,按照选举法,这头驴的价值使得该人具备了选举权。然而,这驴忽然死了,结果此人就失去选举权了。那么,有选举权的到底是这头驴,还是这个人?
  
  当年各国共铲党都曾经搞过“打土豪分田地”一类极左的共铲主义运动,也就是彻底的金权民主。后来中国又走向了放纵金权的经济中心主义,以至于中国现在的贫富悬殊比港台还大。
  然而,那终究不是共铲党的哲学,而只是暂时的折衷,共铲党也不仅仅是在缓步提高政权民主,而是逐步又开始实现足够公平和正义的金权民主。等我们完成了国家统一,新中国必将能够在金权、政权、道德间取得更好的平衡,这也是成为一个前所未有的崭新文明国家的必备条件。
  对于中国,最大的灾难则是实施美国式民主。美国财主们非常清楚这一点,所以不但年复一年的巨资投入,大量豢养中国哈巴狗族,在传统媒体和网络上发起铺天盖地的文字攻势和“民主”洗脑。而且,台渎分子有几个不是依靠美国爸爸的圣旨和文凭行事?答赖、藏蒙委员会、东突、法轮功这些分裂势力,又有哪个不是在用美元吃喝?
  中国实施美式民主的结局是怎样的?不要说四分五裂的全国民族大冲突和血流成河的惨剧了,即便屠杀已经告一段落,这种财主榨油制将使得新中国变成一个更强大凶残的美帝国,不仅会形成贫富剧烈悬殊的内部高压,更会通过盘剥世界而最终彻底毁灭自己。甚至很可能,世界会像当年希特勒的“国际犹太势力威胁论”那样,形成一个完全敌视中国的世界性反华联盟。
  
  并且,世上还存在第三种民主,那就是道德民主,目前最明显的道德民主存在于伊斯兰世界,所以更像是神权民主。典型的情况是:伊斯兰教众如果有证据表明某个人道德败坏,那么他们就可以直接动手惩处,而无须经过法院,有些国家甚至可以处死。
  这种道德民主在非神权国家看来,纯属私刑,但是,伊斯兰教自然有一套理论来解释其合理性,且其中颇有值得借鉴处。
  
  共铲主义哲学也包括一整套道德内容,但问题是:道德民主不该由党和政府来完成,而应该建立半官方的基层民主机构,也就是必须较为直接的由人民作主。本文暂且不多涉及道德民主吧,而仅仅指出结论:
  当今世界的三类主要国家结构形式,即资本主义、共铲主义和伊斯兰教,并非布什那类弱智儿童所想像的那样,截然不同永不兼容。相反,这三种国家其实只不过是金权、政权和道德-神权所占据的比例不同而已——金权为主的国家是资本主义,政权为主的是共铲主义,而神权为主就是伊斯兰宗教国。
  既然如此,发展与公平、富裕与正义,就取决于金权、政权和道德三个最主要社会力量的比例;而相应的全面社会民主,必须是金权民主、政权民主、道德民主三者的恰当结合。
  对于每个民族所需要的三种权力和三种民主的比例是不同的,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则是最有条件切实达到更谐调的比例、更理想社会结构的国家。
  
  遗憾的是,西方所认定的三权分立,即立法、司法、行政,其实几乎纯粹是政权的组分,却远非我指出的金权、政权、道德-神权这三种权力。
  三权分立是现代西方制度的基础。诚然,这限定了任何一个权力机构官员的能量,对于预防政治风暴很有效。然而西方极不情愿公开的是,三权分立也保证了:既然消灭了权威的政权,那么现在最权威的就是金权,只有金权才能同时指挥这三权,从而指挥军队和整个国家。
  实际上,西方发达国家也都普遍实施了金权民主,典型做法是由政府补贴穷人而对富人征收更多的税,显然,这些修缮措施增强了社会稳定性。但它们并未改变其金权主导的根本社会性质,相应的意识形态也就仍然是财奴社会。
  
  龙应台只有一点是正确的:社会进步的一切,最终目的是人。
  是的,的确是人,我还可以更具体点说,人生只有两个目的——自由和美。
  而绝不包括别人推销的民主和价值。
  这里暂且不深入这个问题,但可以说一个很适合这里的小故事:一人吃了九个饼子,终于吃饱了,然后他很后悔:“早知道最后这个能吃饱,我该只吃最后这一个就行了。”
  直奔终点是办不到的,社会进步只能是一个缓慢的历史进程。
  
  然而,今天的任何人,包括台湾的美国爸爸,到台湾都感觉像是进入了疯人世界:人人言必称民主,随时叫嚷公民社会、还政于民……
  美国爸爸当年苦心在这里栽培“民主”,极力宣扬共铲党“獨裁暴政”的原意是:阻止台湾和大陆统一,从而永久性牵制、拖垮中国。然而让美国恼怒的是,台湾的小土人们疯狂失控到现在这个地步,以至于深信自己早已经超越了野爸爸,成为了世界上最民主自由的地方。
  并且,小土人们用这场民主文革,也再次证实了他们的确是不折不扣的中国人,连文化大革命这种反面课程都必须得补上才甘心。
  当然了,目前看似热闹,然而这场新版文革却还远远未曾达到高潮。最后,那些比较睿智的人们才能逐渐明白美式民主究竟是什么,而民主的“终极”“普世”价值又到底是什么。
  就算他们弄不懂美式民主实际上是财主,最起码,他们终将会明白这玩意儿既不能吃,也不能喝,更非生命的理想和目的。
  
  
  我还读过她写的那些对“社会主义”的见闻和理解,然而,她确实没入门。
  如果现状就代表历史的方向,那么我们顶多只能赤身在森林里吃生肉。
  幸好!并非所有的人类祖先都这样认为。
  所以我们才有了用文字乃至网络来表达思想的运气。
  甚至,不要说社会主义,共铲主义形式在这个世界其实都很普遍,例如婚姻就是一种共铲主义。所以,圆满爱情与恋人们的距离,非常精确的等于共铲主义到人世间的距离。
  
  
  龙应台对自由的理解更糟糕,纯粹初级水平,并坚信共铲党和国民党就是专專製象征、自由的敌人。
  她似乎从来就不明白金钱的双重属性:适量财产是自由的基石,而形成了资本的财产则是自由最大的障碍!
  资本不但奴役别人,也照样奴役自己,比如说,你会发现世上的财主们,一辈子除了那个数字再也没别的关切了。
  生命怎可如此狭隘和呆板?
  那是自由,还是奴性?!
  并且,实际上他们自己的死活对他们的金山根本无所谓,资本是一种非常独立的力量,与其说财主们在指挥它,不如说它在指挥财主们。
  富豪和资本的关系,就好像嫖客和妓女的关系,他们既互相需要,又彼此无所谓。
  而西方的自由,最开始是飞蝗式自由,发展到了今天的嫖客妓女式自由。按照这种西方式自由的本质,美国的自由女神像,其实是一个妓女塑像。
  
  真正的自由与智慧是紧密相连的,无论大陆还是台湾的“精英”们,如果放不下心头那点隐藏的贵族式优越感,那他就永远都不会承认,乃至永远都不能理解自由了。
  因为这一点沾沾自喜的优越,同时就限定了一个人的智慧,一种优越,一种卑微。事实上,优越是奴性的另一面,那是一架梯子,往下看就会感到腾云驾雾般的优越,往上看就现出屈膝媚骨的卑微奴性。
  可奴性才是自由真正的天敌,而自由则永远是新世界的钥匙。
  这样,他们的成就也就到头了。不过,实际上其中隐含一个知识基础的局限:台湾有好些文思敏捷的学者,但他们一般都是科学门外汉,大陆也如此。而如果他们现在开始认真学习数学、理化、地理生物,持之以恒五到十年,学好学通。等造诣到了一定阶段,科学就将与其原来的哲学和艺术相贯通,此时心胸就会豁然开阔,自然就会突破原来心里那些放不下的负担。
  而他们最不需要学的就是文学、历史和政治哲学,他们早就学够了。
  
  至于台湾那些以英美日文凭为荣的人,就更没法理解自由了,因为美日这些国家甚至自己都看不清自身的历史,他们唯一看得见的是价值、是钞票,他们的一生就没法脱离开财奴二字。
  我太了解他们了,所以他们特别需要宗教这块遮羞布。
  一个真正自由的人,不是高人一等,而是与众不同。不是满脸兽性的高昂着头,而是随和自在的轻轻微笑;不会在闪光灯中陶醉了自己,而是在音乐声中感受着永恒;不在乎排名之先后价值的大小,只探索宇宙的奥妙生命之神奇。
  
  早已经有过了很多种对自由的诠释,但至今没哪种既恰当又完善的,这里不想涉及太深,就先从反面来推导吧:
   自由就是奴性的消除。
  自由是需要一定物质基础的,否则三分钱难倒英雄汉的事情就难免,问题仅仅出在人们高估了金钱对于自由的重要性,更不知金权是一座阻碍自由的大山。
  真正辽阔畅怀的自由是怎样?她的《野火》虽然的确比当前全球普及的叫床文章有更多思考,但却永远也烧不出这样一句诗:
   心底无私天地宽!
  这才是人类最高的自由!一切圣贤人物所感悟的自由,都莫过于此,从释迦牟尼耶稣到列宁甘地,到周恩来罗斯福,都无一不是这样!
  
  用一个宗教的说法:那就是神性。
  
  
  
  路近人
  2007年7月16日
  
  
  版权声明:
  1.作者的文章任何网站均可自由转载,但转载务必保证其完整性,断章取义会造就严重误解,恶意为之者将被追究侵权责任。
  2.另外请注明作者的名字和联系邮箱: 路近人 lujinren1018@sohu.com
  作者的Blog: http://blog.sina.com.cn/LuJinRen
  3.影视、电台、纸质媒体若刊载我的文字,须经过作者授权。
  
  
  

本文是主题:“论台湾人偏狭可怜的民主自由观”讨论中的一个帖子


2007-8-7 6:19:28

【路近人文集】 联系发帖人:直接联系作者

【发表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