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苏共亡党亡国却没有千百万人头落地?

(发帖人/作者: 北京 游人 )
此仅代表作者观点,文责自负

  一九九一年八月十九日,我正在莫斯科参加中苏哲学家“人.科技.社会”研讨会。我要去红场照相,团长、同伴劝阻我说:“如果开枪怎么办?”我说:“历史事件只有一次,作为见证人,一定不能放过这个千古一遇的机会。”我去了红场,看到了军队、坦克和在坦克上面同军人开玩笑的小姑娘,没有射击,没有开火,没有毛-泽-东讲的可怕的情景:“千百万人头落地”。苏共亡党,苏联亡国,没有以暴易暴的残酷报复的场面出现。苏共自己公布了肃反扩大化中死难者惊人的数字,但是,没有出现清算与反清算、革命与反哥命的阶级斗争,没有在苏联和现在的俄罗斯刮起毛-泽-东担心的“血雨腥风”,除了车臣长期延续下来的民族历史矛盾引发的战争。这是为什么?
  
    研究分析苏共亡党、苏联亡国的文章书籍很多,结论也是五花八门、各抒己见。但是,研究苏共亡党后为什么没有出现血雨腥风的千百万人头落地的人还不多。我也找不到答案。
  
    近日读《赫鲁晓夫回忆录》受到启示:赫氏在苏共二十大要作秘密报告,要主动地坦白地向全党交待肃反扩大化的错误,错杀了多少人的具体数字和具体情节时,党中央、政治局不少人反对赫氏的做法。赫鲁晓夫表达了一个很精彩很重要也很勇敢的判断,大意是:先检讨请求宽恕。如果我们在二十大早一点、先一步作出检讨,承认错误,是请求人民宽恕。如果到二十一大再讲自己错误,就晚了。因为,如果人民先提出控诉,我们是要接受审判的。
  
    赫鲁晓夫并不愚蠢,他是个聪明人,他及时地勇敢地公开检讨、认错,他和苏共得到了人民、党员、受难者家属的谅解,没有在毛-泽-东预料的必然出现的血雨腥风中被杀,在莫斯科和苏联红旗落地时没有出现千百万人头落地的恐怖局面。确确实实是“和平演变”,而且原苏共中央和地方的不少官员,改头换面,现在还能身居政坛、经济界的要职,不仅保住了身家性命,而且名誉、地位、财产与事业也没有被打得落花流水。究其原因,就是赫鲁晓夫的早检讨,是请求宽恕;晚检讨,被起诉,是接受审判。
  
    苏共、赫氏的这个重要教训或经验,是“无产阶级专政历史经验”中必须补充的一条核心经验。其实,毛-泽-东也懂得这一条,早就讲过:“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早坦白,早主动”,“拒不认罪,死路一条”等等。为了防止血雨腥风、千百万人头落地的严重后果,一条活路就是学赫氏早认错、认罪,请求宽恕,早点发罪己诏。
  

本文是主题:“为什么苏共亡党亡国却没有千百万人头落地? ”讨论中的一个帖子


2007-6-25 8:51:08

【发表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