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进民主符合中国利益

(发帖人/作者: 太原 闫冠好 )
此仅代表作者观点,文责自负

【闫冠好文集】 联系发帖人:直接联系作者

  
   民主从何而来
   在目前看来,民主几乎在所有民族历史上都出现过,但有历史记录的好象只有希腊,其实希腊的民主已经到了即将解体的的阶段了,事实上希腊民主在有记录之后不久就解体了.
   民主也是迫不得已的选择,在那个时候,在生产水平十分低的条件下,在部落聚居的条件下.人们唯一的选择就是所有的人结合在一起.任何一个人的死亡,都是部落巨大的损失,部落财富的巨大损失.在部落之内每个人都重要,于是每个人都有对部落前途的决定的表决权.
   到后期大概就不是这样了,生产的分工导致每个人都在自己的位子上各司其职,但不同的位子生产的价值是不同的,每个位子上的人也不见得需要别人的帮忙,人与人之间关系变的复杂,于是协调不同人群关系的特权阶层出现了,只有特权才能使别人尊重自己作出的决定,但特权阶层很快发现自己可以利用特权为自己谋取利益,但通过特权协调各个人群的方法的确很不错,而且在以后的社会里变的越来越不错,专專製就这样形成了.
   民主不是体现每个人的意志的,刚开始也许人们都商量着办事,后来变多了个部落首领,部落首领刚开始也许真的是人们什么时候想换就换的 ,但以后大概就不是这样了,部落首领有了任期,也许还有弹劾这一说,之后首领开始想终身化发展了,但人们似乎还保持着对首领的罢免权,之后大概连罢免权都没有了.再后就是家天下.完全从从民主过度到了专專製.
   其实专專製无论多么万恶,它在历史上还是有进步意义的,在原始社会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后生产就必须在一定的强制下完成生产.
  
  
  
   对中国而言,现代民主是个舶来品。而在西方无论古希腊,还是古罗马,都有比较明确的关于民主的记载。因此民主成了专專製之外一种虽然不主流但可以理解可以接受的政治制度。在某些城邦国家,民主甚至保存了相当长的时间,穿越了整个中世纪。尽管实际上这些国家受列强控制。比如意大利统一前的威尼斯。
   很明显中国没有这样的思想资源。中国古代对当权者的最高要求似乎只是开明君主。
  
  
   民主在西方的立足也不是一帆风顺的。法国大革命后,民主与专專製是交替出现的,在除了美国之外的其他国家,民主时常被亵渎,被损害,被弄得名存实亡,被专專製明目张胆的废黜。直到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才被广泛的接受。
   民主的优点是显而易见的,人人平等在政治中被落实,每个人都可以参加政治,集思广益防止个人权利过大而决策失误,防止腐败。。。。。。等等等等
   但民主的背后是多数人对少数人的“专專製”,多数人的意见被表达,但并不能表示多数人的意见就正确,但多数人都以为是正确的。
   虽然如此,民主比专專製安全多了,也平稳多了,至少他比专專製犯的错少,犯的错小,犯的错大家都不认为是错,犯的错一时半回儿还看不出来。至少他和专專製比起来有五十步优于一百步的程度差异。(此话放在大历史中讨论,对于现在,民主的确与专專製有质的差异)
   其实,如果把民主和专專製放在理想条件下效果是一样的,民主的理想条件是多数选民都对自己,国家,社会有比较客观,比较清晰,比较不太掺合个人感情的看法,并且通过选票去表达他。专專製的理想条件是君主绝对英明,雄才大略。
  
  
  
  
  
   美国民主
   美国民主是极其幸运的。可谓天时,地理,人和兼备。
   时间上,他出现在文艺复兴之后,法国启蒙,法国革命之后,为民主,为三权分立提供了充足的思想资源。地理上,他在两个大洋之间,民主的生根之初避免了大的外来势力干涉。至于人,在美国立国之初,主要领导的道德水平都相当高,特别是华盛顿,在众望所归,部下又一致拥戴下,没有“登基加冕”,而是卸甲归田。又在国家需要时,出任总统,任满两届后再次隐退。就此影响就很大了,试想朱元璋若有如此高风,明庭到后来又何至于近乎一触即溃呢?
   值得一提的是在美国众参两院的设计时美国一开国元勋(华盛顿或杰弗逊,我具体记不清了)的一段话,他说:众议院代表美国人民的激情,象一杯热咖啡,可是太烫了。参议院则代表美国精英的智慧,可以让那杯热咖啡冷却一下,然后饮用。
   我想,这位元勋之所以伟大,不只是因为他创建或参与创建了美国,也在于他对民主的理解,知道怎样在民众感情与国家利益之间取的平衡。
   我在其他地方提到一些民主不成熟的国家,有人反驳我,说那些国家不是真正的民主。我就想,什么是真正的民主呢?
   美国日本欧罗巴,罗刹非洲东南亚。明眼的一眼便知,前者民主,后者“专專製”。民主的都发达,发达的都民主。那究竟是发达造就了民主还是民主制造了发达?为什么同样的体制,就不同为民主呢?
   因为发达国家早已经发达了几百年了,社会条件,国民心态,经济基础,劳动结构都已相当成熟,而且在民主化过程中专專製的复辟也帮忙解决了一些“道德”,“民主”,“人权”这些扯淡东西解决不了的问题。而几百年后,那些拿西方几百年积攒的实力对其他国家说教的人,不觉得是拿三十岁男人做例子来问十三岁的男孩为什么不会做爱吗?试问那些三十岁的男人在十三岁时又是怎样一副德性呢?
  
  
  
  
   中国民主化道路上的石头
   有人说有些国家的民主不是真正的民主,那中国是否就能避免重蹈他们的覆辙呢?(这正是我们竭力要做到的)那现在列举一些中国民主化中的一些绊脚石:
   一:潜藏的毛派势力
   这是一个生长在改革开放最前沿,代表先进生产力,代表先进文化,代表“最”广大人民利益的城市人(或者城市年轻人)无法想像的的事实。
   在农村,挺毛力量虽然被经济增长,生活改善等因素压制着,并不断消融着,但决没有消融到可以忽略的程度,相反这种势力十分强大,足以在仓促的民主化后,类同于哈马斯。
   农村人的想法从一段话可以清楚的看出来,有一次,我在院子门口陪我爷爷,不久就聚了一些农闲时喜欢聊闲天的人,有个人这样说:“为什么你们生活比以前好了还说人家邓小平的不好呢?啊?你说你们现在吃的肉,喝的酒,啊?为什么?因为如果是毛主席的话,我们现在生活的更好。”
   我可以开赌局,一赔多少都可以,赌如果有人把毛泽东的方针作为竞选纲领的话,他在农村的得票率至少在七成。
   这是在农村,还有个例子是城市,在太原,1989年,北京学生运动也波及到太原,一些高校的学生也是“群情激奋”,有些老人看不惯,就聚在市政府门前,很愤愤的唱《东方红》。
   哎!载缩明俄们桑西人比nia(人家)东部有多落后咧,连nia兀底个(那么)普遍宣传的民主,老汉们都不资道。
   这是上了年纪的人,你敢保证“下了年纪”的人就一定会把票投给民主?实际上城市的工人阶层很多都是向往毛泽东的平均主义的,而不是不能拿来当饭吃的民主。
   而在此之外,如果民主化推行的太快,造成大规模的历史清算(注意,这个清算未必是针对的共铲党的),而且如果在群情激愤下(很可能,甚至是不可避免的)走向了清算扩大化,那岂不是又一次文化大革命?更可怕的是他们都有在文革中斗争的经验。
   我们现在说我们会理性会民主,但是在你理性就会让人家认为你是叛徒的条件下,你还能坚持理性?或者人家都是见肉吃肉,见酒喝酒的“豪爽”环境下,你能保持理性?
   我不是说我们应该忘记历史旧账,但如果追回那些旧账不如对其存而不论好处多的话,我们何必要追?
  
   二:封建势力的干扰
   在一些农村已经初见端倪,那就是大姓人家把持村务,小姓被抛向边缘。(此材料大概,可能,也许,说不定,也没准儿是不可信的,一是我还没亲眼见到,二是因为此材料来自中共的某权威报纸)。
   这个如果上升到国家层面上,就是名门当权,望族主政。
   比如如果毛泽东的孙子,或者玄孙什么的如果出来竞选,票一定不会少,因为他是“正统”。
   这也是早已经进入现代社会的城市人(尤其是年轻人)无法理解的。
  
   三:愿选不服输
   在中国还没有什么激烈的选举,(当然有人甚至否认有选举)但这种情况不得不防。在泰国,城市人已经把农村人支持的总理赶下了台。因为反对派扬言要使用暴力。在格鲁吉亚,反对派是以带人冲进议会大厦的形式夺取政权的。在吉尔吉斯斯坦,则已经出现了暴力。在白俄罗斯,反对派甚至选前就伪造好了选举结果,以便事后抢先公布,然后以“民意”的旗号,合法的理由“冲进议会大厦”。
   可见在不成熟的环境下,在选举中为了掌权,政党可以无所不用其极。可以罔顾道德,可以牺牲人品,可以在煽动暴力后还以“为了国家”做幌子。
   但愿中国民主化后不要出现这样的人或政党。
  
   以上第一点,可以让几十年的改革一朝停步,第二点可以让民主只剩下外壳,第三点可以制造暴力。以上三点对中国造成的打击,都足以让日本在旁边看热闹,叫好,在未来的民主化过程中必须解决,但并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解决好的,因此注定中国民主化只能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其实在实行民主后还有一个隐忧:民众的情绪与理智的思考哪一个更占主导?
   比如台湾问题,民众恐怕九成是支持和陈水扁开战的。不过这样一来中国要付出的代价恐怕要几代人才能消化得了。甚至中国会永远的失去台湾。那么,那时的中国政府应该何以自处?下台还是顺从民意?
   再比如计划生育,如果有个“农民党”要求不再施行计划生育,那他百分百的会获胜,我同样可以开赌局。中国人口老龄化的确是个问题,但人口膨胀同样是个问题。
  
  
  
  
  
   别对民主抱多大的希望
   首先说明,中国现在民愤最大的是腐败问题,同时社会不平等的问题也日渐突出。
   反腐败是民主的一个重要功能,但不是万能的。腐败形式是多样的,并不会因为民主而绝迹。
   举个例子:前几年,好像是个省一级领导,他外出时,只在小饭馆里吃几块钱的拉面,晚上只睡一夜十几块的无星级旅馆。说话也时不时的加上个“父老乡亲”。最后查出来居然是个大蛀虫,
   我们可以分析一下如果有民主制约机制的情况:他的腐败只有少数人知道,然后他被提出来有问题,他马上可以反驳说是诬陷,在他之前那么煽情的表演之下。除非有非常有力而且让多数人认同的证据,否则很多人都会相信。甚至在下一次选举中,他可以表演一出悲情英雄剧,照旧可以上台。
   当然多数人是达不到他那样“专业”的,腐败可以被有效的遏制。
   其实在美国不久前也被揭发出国会门丑闻,在意大利,贝卢斯科尼成功的通过几次选举避免了被起诉,虽然他最终还是下台了,但那是因为他政策不得人心。
   关于社会不平等,也别指望民主有多厉害,民主不照样把致力于解决城乡差别的泰国总理赶下来了吗?民主不照样让南美洲两极分化了吗?民主之下钻空子的方法多的是。
   欧洲的结果平等,和美国的机会平等实际上都是建立在道德之上的,道德是建立在经济基础之上的,没有经济基础,社会分配不能在整体上满足大部分人,任何一种平等都是空话。这不是说中国人民就不能享受平等。但建立平等同样需要时间,同样是一个长期的,并不断改善的过程。其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在保证经济持续增长的同时保持大体上的社会平等(以不至于社会在实现平等之前就崩溃)。目前而言,只有中国共铲党持续有力的行政资源可以做到这些。
   而民主化后,民选的政府未必就那么如意。新政府说不定蜕变的比中国共铲党更快,更彻底。比如台湾地区的陈阿扁。(有人说阿扁政绩不好还能继续干总统这一行,是因为他是民主选举出来的,我倒是觉得反映了台湾民主的缺漏,民意支持那么低还下不了台。弹劾程序那么难启动。政党利益纠葛并没有反映人民的意愿。反倒让政治家有了耍赖的余地。要是在民主分子们向往的美国,早就被轰下去了。)
  
  
  
  
   有钱就是爷
   我们谈到民主时,想到的,一定是美国,也许可能大概会有西欧。决不会是号称最大的民主国家印度;决不会是和我们有仇的日本;决不会是近来政局动荡的泰国;决不会是民主的样板国家格鲁吉亚。
   当然人人都是瞄上人家的发达,瞄上人家说一不二,瞄上人家在世界上威风八面。之后才发现,人家原来是实行民主的。当人人都在关注美国的时候,他就掌握了对民主的话语权,也就是说人家放个屁都是香的(当然,因为和咱们中国有过节,许多人不愿意承认)。
   但是如果把美国作为民主的样板,往往会在谈论民主的时候,脱离了中国的国情(用这个词是有风险的,因为“中国国情”是中国官方的用词,用之,则很易被当作是“利益即得者”)。
  
   另一方面,很容易在认识上走向“民主”于“专專製”的二元对立。即非民主即专專製。而在这个二元结构中,民主派会迫不及待地想拔一拔中国的民主小苗,甚至不惜用非民主的口气。而表面上要走中国路线,实际上却陷入了人家的话语环境中的传统派(之所以称之为传统派,是因为他们往往回归到中国传统文化来寻求答案)则对民主提出质疑,反而走向了专專製的老路。而这两派人马在实质上都背离了民主的精神。
   在1989年,这个问题表现的十分突出。
   在1989年敢走向街头的,是勇士,同时也是愚夫,莽徒。他们的热情把民主观念带到中国,他们的急躁却把逐渐走向民主中国拖回了原地。
   上世纪八十年代,是文革后中国政治环境相对宽松的时期,而西方的民主,自由,人权等等观念也被带到中国。但那群大学生的不成熟之处就在于把井底下看到的天当作了宇宙。那时的中国,虽然民主在中国大学生当中广为传播。但在整个中国他都只是少数,甚至是极少数。那一次民主思潮,总的来讲是水过地皮湿,并没有多少民意基础,虽然有人对共铲党不满,那是因为共铲党没有走毛泽东的平均主义路线。对于西化,他们反对地比政府还厉害。
   有意思的是那次民主运动的直接导火索是胡耀邦的突然去世。我就想,难道胡不死,运动就闹不起来吗?要是死得蹊跷一点,是不是应该闹的更大一点?民主化的动机居然是某人的去世,而不是对国家,民族命运的思考,对形势的分析,对理想的追求(他们很多人在运动失败后不久就放弃了,可以说他们是理想的追求者吗?)。
   更关键的是他们没有坚定的思想,丝毫没有关于国家发展方向以及具体方针政策的治国方案。好像民主化后中国的一切问题就会迎刃而解。而在具体行动中,他们把煽动对立当成了法宝。在街头政治中,作为在野力量。他们拼命的抢夺道德制高点,具体做法就是煽动听众,并不断迎合听众,群众的情绪被激发,同时自己也被群众洗脑。走向了一个越来越偏激的恶性循环。
  
   而在这一过程中,理性的声音逐渐湮没。因为听众是不大喜欢慢条斯理的分析我们以后该怎么做的。他们喜欢听到他们喜欢听到的口号。而政治诉求的符号化(就是喊口号)则大大加深了非理性因素,运动的目的成了为民主而民主。而把民主之外的一切都不再考虑在内。而要求理性对待问题的话语都被认为是专專製的附庸,被认为是用来屠杀民主的侩子手。从而在道德上被打压,被削弱,被抛弃。
  
   对于1989年的学生运动,我认为中国官方做的太好了。顶住了国内外的压力,尽管对民主造成了伤害,却防止了仓促民主化后对中国可能造成的打击。可谓大手笔,英明得一塌糊涂。
  
   而那批大学生造成的最大后果就是,共铲党加强了统治力度,使得中国民主化进程被大大拖延。其实如果他们把用在示威上的力气用在宣传上,那不仅不会被镇压,而且会得到一大批民主的支持者,对中国民主化大有裨益。
  
  
  
  
   渐进民主化符合中国利益
   这也许是让许多人失望的结论,但如果中国走休克疗法,中国付出的代价将是惨重的,俄罗斯在解体之前是超级大国,解体的结果是占前苏联五成人口的俄罗斯人得到了前苏联七成的遗产。而中国现在只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一旦发生动乱,失去的不仅是过去,还有未来,甚至有可能导致中国领土的大大缩水。
   而且我认为实施民主制度后恐怕还得让共铲党执政一些日子。这其实应该是渐进民主进程的一部分。
   其实仓促的民主带来的不一定是民主。俄罗斯(我前些日子认为俄国是民主国家,但被别人否定了。因为我列举了俄国的一些社会问题,人家就说俄国不是真正的民主国家,因为“民主国家”是不会出现那些问题的)---------叶利钦时期曾大规模打压左派(不知如此做法是否民主),为的是不让共铲党再次执政,以免回到苏联时代---------到现在还不是比较成熟的民主国家,用美国的话说,俄国还发生了民主倒退,经济也还只是靠石油发财。
   有人说这是必要的代价,但我们有比这好,比这代价小的方式,为什么要付出这“必要的代价”?
  
  
   论“逢毛必批,逢共必反”
   在谈到民主话题时,我发现一样几乎可以称为铁律的东西:逢毛必批,逢共必反。即使“辩证的分析”也不太可能赞扬毛泽东,赞扬共铲党。
   到后来,连共铲党的每一个观点都成了胡说八道,比如,在谈论历史问题时的生产力标准,相对而言,他是目前解释历史最有效的工具,虽然不是每一端历史都解释得清楚,而且由于种种原因,他被许多人曲解。可有人一提生产力标准就否定,就认为是中国共铲党对人民的思想枷锁。那好,你找一个更好的解释历史的学说来。如果有理,我一定信。
   这可不是件好事,比如我每次引用来自官方的材料时,我不得不每次都特别说明我和官方没什么关系。
   关于共铲主义的意识形态,我是不太认同,但他的哲学核心是相当有水平的。他的平均主义思想对比以前的平均主义也是非常新颖的。这也是共铲主义在世界范围内有较大影响的根本原因。,
   其实说起来相当多的思想家的理想也大多是乌托邦。(孔子的大同世界也只是说说而已)。而他们的后续者或挂羊头卖狗肉(拿上那种思想为自己牟利),或挂狗肉卖羊头(对该思想有深深的热爱,却在实践中犯了错误)。把很多好的东西都给糟蹋了。
   相信共铲主义思想的人,不论中外都还很多。与其和他们辩论共铲主义好不好,还不如先不讨论共铲主义怎么怎么样。可以先放在那里,存而不论。先把民主建设好再说,何况共铲主义的基本原则还是要求民主的。他们也不能对民主改革说什么。反而可能利用这一点团结更多的人。
  
  
  
  
   百家争鸣是必要的
   首先我认为共铲党虽然对舆论保持着很大影响力,但还谈不上压制言论自由。官方媒体虽然唱颂歌,可民间舆论也并不怎么领情,网络论坛至少还存在,返共铲党的言论也并没有被完全禁止。
   实际上即使在那些民主国家,言论自由依然有一些不可触及的底线。
   其次言论自由不应只是民主的,反对共铲党的,还应该包括支持共铲党的,甚至是支持威权统治的。后者虽然不太可能遭官方压制,但在“民主派”面前却是要付出道德代价的。他被认为是官方的传声筒,傀儡。(不好意思,愧对大家,我仅仅是一个改革路上的保守派,还常常被认为是中共的“帮凶”。)
   而在强调反传统的现代,支持旧秩序也很是丢面子。如果民主派,或者说向往民主的人,能对这些人保持宽容的态度,那中国大幸,中国人民大幸。
   第三,民主派是中国民主化前进的动力之一,但必须保持理性的态度,拒绝口号式的言语,拒绝不分青红皂白的定性,拒绝以偏概全的分析,拒绝只是想出风头却不负责任的行为。
  
  
  
  
   题外话
   我以前一篇帖子很不负责任的点名批评了 阿宝(同学?)-------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对于那篇文章,很不好意思,我错了,我道歉。
   不过阿宝回帖时却把我叫做“先生”,还美名我曰“七千万利益即得者”。真是过奖了,把我的道德水平都提到焦裕禄的水平了。我还只是一学生,太原理工,大一。来自山西最穷的吕梁地区。“很想”入党却不愿意写入党申请,很愿意为国家出力,人家却不领情。
   退一步讲,我是利益即得者又怎么了,利益即得者有权利维护自己的即得利益,有权利发表维护自己利益的言论。容许别人不同于自己的观点才是民主的精神。再说了 ,我要是利益即得者,用的着到这个论坛来吗,找刺激,挨骂啊。
   如果说起来,中国共铲党的七千万党员,在中国人口比例中也算是不小的一部分了,加上他的支持者(总不能说不是党员的就都是他的反对者吧。) 恐怕也是一种力量一种民意,一种政治态度了。将其定性为利益既得者,不见得就公平吧。
   人家还可以反过来说,你那么急切的要求民主,是不是有想当国家总统的欲望啊?你是不是“利益将得者”啊?
   最后我说明一下,我上次的帖子,出在驳别人的位置上(不免要和另一种观点针锋相对),提出了民主专專製都是一般货色的观点,那是放在比较大的历史环境中说的,并不是说我反对实行民主制度。我只是不同意过于急切的民主改革。
  
  

本文是主题:“强国梦与宪政之路-我的想法”讨论中的一个帖子


2006-5-22 11:54:03

【闫冠好文集】 联系发帖人:直接联系作者

【发表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