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革命:第三条道路与非正义考(一)

(发帖人/作者: 中国 江西 张平 )
此仅代表作者观点,文责自负

【张平文集】 联系发帖人:直接联系作者

 
  唯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唯本土的,才是国际的。
   ――写在前面
  
   我一直主张,研究中国问题的时候,视野必须是国际的,视点一定是国内的;如果把国际上一些流行的理论简单地横移至中国,无论是哈耶克或罗尔斯,抑或是吉登斯或哈维尔,结果都只能是南橘而北枳。21世纪中国社会开始转型,随着改革开放的进一步深入,在社会转型过程中,政界、学界与民间面对过去20年改革开放的结果,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困惑:中国社会为何没有出现如改革开放初期所预计的那样在少数人先富起来的鼓舞下达到全社会的共同富裕?为何占社会成员的绝大多数特别是工人和农民并没有从改革中受益或者受益很少?20多年过去了,为何我们梦想的民主与科学还远未实现?改革的话语开始受到政界、学界与民间的质疑,在学界与民间,革命的话语沉默20年之后又重新突现,学界与民间都开始了对过去20年改革的反思与伦理追问:为什么在社会财富成倍增加的同时,却是更多的人陷入相对的贫困?少数先富起来的一群,为什么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反而是更大的仇恨?中国到底打算走一条什么样的道路?在中国历史的暴力革命与专專製回归的宿命中,社会的转型与变迁有没有一条可以避免暴力革命的和平之路?于建嵘指出,如果绝大多数人不能从改革开放中受益或者受益很少,改革的合法性地位就开始丧失,革命的风险就开始加大,执政党不可过高地估计自身对社会的控制能力。现在,无论政界、学界抑或民间,都感觉到了革命这种风险的存在,如河北石家庄爆炸,天津艾滋扎针,南京汤山投毒,大庆工潮,沈阳卧轨,江西农民暴动,广东潮阳市民堵车游行事件,等等不一而足。这些工潮和暴动虽然都经赎买或镇压平息,但从汤山投毒事件中可以看出国家机器对整个社会的控制力还是存在很大缺陷,所以现在无论政界还是民间,以及学术界,都不愿意看到导致社会动乱的暴力革命,力图寻找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和平革命之路。在政界,提出了中国共铲党由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的命题,企图以发展经济为手段,温水煮青蛙地在政治上实现渐进改革与点滴改良;学界从新左派与自由主义的争论与突现开始探讨民主与宪政的可能;民间也开始了反思文化大革命的思潮,全社会都在企求寻找一种和平治疗中国社会疾病的第三条道路。西安交大杜彪甚至认为,中国现在正在走的改革与发展之路,正是所谓的第三条道路。事实又如何呢?显然杜教授对第三条道还不甚理解,或者说对第三条道路的视点还没有本土化。所谓第三条道路,并不是一条非社会主义也非资本主义的道路,第三条道路在西方提出并在西方社会成功实践,有着不同表述和不同内涵。下面我将分四个方面来探讨中国的第三条道路。
  

本文是主题:“和平革命:第三条道路与非正义考(一)”讨论中的一个帖子


2003-1-9 18:39:45

【张平文集】 联系发帖人:直接联系作者

【发表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