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经国:苏联强迫我分割外蒙古

(发帖人/作者: 历史回廊 文摘 )
此仅代表作者观点,文责自负

【文摘文集】 联系发帖人:直接联系作者

  1945年,美国还没有把雅尔达协定公布以前,我们政府已经派员到莫斯科去进行中苏谈判,我(蒋经国)也参加。这次的交涉,是由当时的行政院长宋子文先生领导的。
  
  我们到了莫斯科,第一次和斯大林见面,他的态度非常客气;但是到了正式谈判开始的时候,他的狰狞的面目就显露出来了。我记得非常清楚,当时斯大林拿一张纸向宋院长面前一掷,态度傲慢,举动下流;随着说:「你看过这个东西没有?」
  
  宋院长一看,知道是雅尔达协定,回答说:「我只知道大概的内容。」
  
  斯大林又强调说:「你谈问题,是可以的,但只能拿这个东西做根据;这是罗斯福签过字的。」
  
  我们既然来到莫斯科,就只好忍耐和他们谈判了。谈判中间,有两点双方争执非常剧烈:第一、根据雅尔达协定,有所谓「租借」两个字眼。
  
  父亲(指蒋介石)给我们指示:「不能用这两个字,这两个字,是帝国主义侵略他人的一贯用语。」第二、我们认为,所有问题都可以逐步讨论,但是必须顾到我们国家主权和领土的完整。后来,史大林同意不用「租借」两字,对于中东铁路、旅顺、大连这些问题,也肯让步;但关于外蒙古独立问题──实际就是苏联吞并外蒙古的问题,他坚持决不退让;这就是谈判中的症结所在。谈判既没有结果,而当时我们内外的环境又非常险恶。这时,父亲打电报给我们,不要我们正式同斯大林谈判;要我以个人资格去看斯大林,转告他为什么我们不能让外蒙古独立的道理。
  
  我遂以私人资格去见斯大林,斯大林问我:『你们对外蒙古为什么坚持不让他「独立」?』
  
  我说:『你应当谅解,我们中国七年抗战,就是为了要把失土收复回来,今天日本还没有赶走,东北、台湾还没有收回,一切失地,都在敌人手中;反而把这样大的一块土地割让出去,岂不失却了抗战的本意?我们的国民一定不会原谅我们,会说我们「出卖了国土」;在这样情形之下,国民一定会起来反对政府,那我们就无法支持抗战,所以,我们不能同意外蒙古归并给俄国。』
  
  我说完了之后,斯大林就接着说:『你这段话很有道理,我不是不知道。不过,你要晓得,今天并不是我要你来帮忙,而是你要我来帮忙;倘使你本国有力量,自己可以打日本,我自然不会提出要求。今天,你没有这个力量,还要讲这些话,就等于废话!』
  
  说时态度非常倨傲,露骨地表现帝国主义者的真面目。
  
  我也就开门见山地问他说:『你为什么一定要坚持外蒙古独立」?外蒙古地方虽大,但人口很少,交通不便,也没有什么出产。』
  
  他乾脆地说:『老实告诉你,我之所以要外蒙古,完全是站在军事的战略观点而要这块地方的。』
  
  他并把地图拿出来,指着说:『倘使有一个军事力量,从外蒙古向苏联进攻,西伯利亚铁路一被切断,俄国就完了。』
  
  我又对他说:『现在你用不着再在军事上有所忧虑,你如果参加对日作战,日本打败之后,他不会再起来;他再也不会有力量占领外蒙古,作为侵略苏联的根据地。你所顾虑从外蒙进攻苏联的,日本以外,只有一个中国;但中国和你订立「友好条约」,你说二十五年,我们再加五年,则三十年内,中国也不会打你们;即使中国要想攻击你们,也还没有这个力量,你是很明白的。』
  
  斯大林立刻批评我的话说:『你这话说得不对。第一、你说日本打败后,就不会再来占领外蒙古打俄国,一时可能如此,但非永久如此。如果日本打败了,日本这个民族还是要起来的。』
  
  我就追问他说:『为什么呢?』
  
  他答道:『天下什么力量都可以消灭,唯有「民族」的力量是不会消灭的;尤其是像日本这个民族,更不会消灭。』
  
  我又问他:『德国投降了,你占领了一部份;是不是德国还会起来?』
  
  他说:『当然也要起来的。』
  
  我又接着说:『日本即使会起来,也不会这样快;这几年的时间你可以不必防备日本。』他说:「快也好,慢也好,终局总是会起来的;倘使将日本交由美国人管理,五年以后就会起来。』
  
  我说:『给美国人管,五年就会起来;倘使给你来管,又怎样的呢?』
  
  他说:『我来管,最多也不过多管五年。』
  
  后来他不耐烦了,直截地表示:『非要把外蒙古拿过来不可!』
  
  谈话一直继续下去,史大林又很正经地向我说:『我不把你当做一个外交人员来谈话,我可以告诉你:条约是*不住的。再则,你还有一个错误;你说,中国没有力量侵略俄国,今天可以讲这话;但是只要你们中国能够统一,比任何国家的进步都要快。』
  
  这的确是斯大林的「肺腑之言」,他所以要侵略我们,还是害怕我们强大起来:因此,只顾目的,不择手段,用尽千方百计来压迫、分化和离间我们。
  
  接下去,他又说:『你说,日本和中国都没有力量占领外蒙古来打俄国;但是,不能说就没有「第三个力量」出来这样做?』这个力量是谁?他先故意不说。我就反间他:『是不是美国?』他回答说:『当然!』
  
  心里暗暗地想,美国人订下了雅尔达协定,给他这许多便宜和好处;而在斯大林眼中,还忘不了美国是他的敌人!
  
  最后,经过许多次的谈判,「中苏友好条约」终于签订了。不过,父亲当时对于签订这个条约,有个原则上的指示:『外蒙古允许「独立」,但一定要注明,必要经过公民投票;并且要根据三民主义的原则来投票。』这原则,史大林总算是同意了。斯大林说过:『条约是*不住的。』我们绝不以人废言,只要自己能发愤图强,有了力量,返共抗俄能够胜利,外蒙古还不是仍旧可以归还到我国的版图吗?而且,「中苏友好条约」,经俄帝澈底破坏之后,我们已经明白宣布其「无效」;依理依法,外蒙古仍然是中华民国领土的一部份。
  
  我还记得,在签订友好条约时,苏方代表,又节外生枝。他的外交部远东司的主管同我商量,要求在条约上附上一张地图;并在旅顺港沿海一带区域,划了一条黑线,大概离港口有二十海里的距离,在这线内,要归旅顺港管辖。照国际法的观点,公海范围是有一定的规定,就是离开陆地有一定的距离;俄方此一要求,显然是不合理的。为了这一问题,争执了半天,从下午四点半到晚上两点钟,还没有解决。
  
  我很不耐烦的说:『你要划线,你划你的,我是不能划的。』
  
  他说:『不划这个线,条约就订不成!』
  
  我说:『订不成,我不能负责;因为我没有这个权力。』
  
  他说:『我是有根据的。』
  
  我说:『你有什么根据?』
  
  他拿出一张地图,就是沙皇时代俄国租借旅顺的旧图,在这张地图的上面是划了一条黑线的。并且指着说:『根据这张图,所以我要划这一条线。』
  
  我觉得非常滑稽,因此讥讽他们说:『这是你们沙皇时代的东西,你们不是早已宣布,把沙皇时代所有一切的条约都废止了吗?一切权利都全部放弃了吗?你现在还要拿出这个古董来,不是等于承认为你们所DaDao的沙皇政府吗?』
  
  他有点着急说:『你不能侮辱我们的苏联政府!』
  
  我说:『你为什么要根据这个东西来谈判呢?不是等于告诉全世界说:你们还是同沙皇政府一样吗?』
  
  他说:『你不要吵闹,你的火气太大。』
  
  我说:『你要订约可以,但无论如何这一条线是不能划下的!』
  
  经过一番力争之后,这一张地图,虽附上去了,可是那一条线始终没有划出。由这件事看来,我们完全了解,斯大林原来就是沙皇的再世。
  
  (参与中苏谈判的还有宋子文,签约时他拒绝签字,由中华民国外长王世杰签字)
  
  蒋介石对于蒙古独立的辩解词
  
  蒋介石关于签署《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的辩解词暨蒙古独立历史
  
  1911年,武昌起义获得成功,中国各省纷纷响应,宣布独立,摆脱清政府的统治。外蒙古同中国其它各省一样,在上层王公的带领下宣布独立。当宣布独立的中国各省开始为重新统一、建立中华民国而开展各种政治活动的时候,外蒙古脱离了这一进程。中华民国的政权由孙中山转到袁世凯的手中后,开始了与沙俄的艰苦谈判。终于迫使沙俄做出让步,承认外蒙古是中国的一部分,条件是在外蒙古实行“自治”。也就是说外蒙古在名义上仍属中国。
  
  1919年,主掌中国政局的段祺瑞政府派出得力干将徐树铮,率兵进入外蒙古,使蒙古回归祖国。
  
  1920年,皖系军阀段祺瑞下台了,外蒙古也进入了混乱状态。被苏俄红军赶到外蒙古的沙俄恩琴白匪勾结外蒙古上层王公,向中国驻军发难。中国驻军寡不敌众,被迫撤离库伦(今乌兰巴托),一部分返回内地,一部分转移到买卖城,准备再战。
  
  1921年,蒙古人民党的军队在苏俄的援助下,开始向买卖城的中国军队进攻。中国军队不幸战败,被迫撤出买卖城。
  
  1921年5月,苏联红军进入外蒙古,在买卖城外打败了恩琴匪帮,7月10日,蒙古上层王公与蒙古人民党共同组建了“蒙古人民革命政府”。外蒙古宣布“独立”和建立“蒙古国”消息传到内地,一时间舆论大哗,国内各民间团体、民主党派纷纷发表宣言,反对蒙古王公贵族分裂祖国的倒行逆施,谴责苏俄对中国外蒙古的武装占领。北京政府的实权人物曹锟和吴佩孚发布了一份措词严厉的声明,谴责外蒙古企图分裂中华民国的行径,不承认外蒙古的“独立”。
  
  1945年2月关于结束二战的雅尔塔会议,美、英的重要议题就是争取苏联参加对日作战,从而减少自己的损失。然而他们为达到这个目的,不惜出卖中国利益,答应了苏联的无理要求,接受外蒙古的现状,即承认并要求中国政府承认“蒙古人民共和国”。这笔交易实际上是在罗斯福和斯大林之间进行的。1945年8月 14日国民党政府和苏联签定了《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在条约中正式承认了“蒙古人民共和国”。这种巨大代价,终于换取苏联出兵中国东北。
  
  关于签定《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之事,七年后蒋在国民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上有一段辩解词 
  时间:1952年10月13日
  事件:中国国民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
  
  题目:〈对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政治报告〉
  
  ……当时我个人的决策,就是要求战后确保胜利战果,奠定国家独立,民族复兴的基础,必须求得二十年的休养生息,和平建设;只要能够争取这一个建设机会,那就是任何牺牲,亦是值得的。于是我们政府对俄帝,乃决定忍辱谈判,不惜承认蒙古独立,做此最大牺牲,来忍痛签定条约和附件。
  
  至于承认外蒙古独立的决策,虽然是中央正式通过的,一致赞成的,但是我个人仍愿负其全责。当时我决心的根据有三点:
  
  第一, 我对于民族平等,自由的思想,向来认为是天经地义的事,只要其民族有独立自主的能力,我们应该予以独立自主的。
  
  第二, 外蒙古所谓蒙古人民共和国,自民国十年设立以来,事实上为俄帝所控制,我们政府对于外蒙古领土,实已名存实亡了。
  
  第三,只要我们国家能够自立自强起来,外蒙这些民族,终究会归到起祖国怀抱里来的,与其此时为虚名而蹈实祸,不如忍痛割弃一时,而换的国家二十年休养生息的机会。那是值得的;因为割弃外蒙寒冻不毛之地,不是我们建国的致命伤,如果我们因为保存这一个外蒙的虚名,而使内外不相安,则国家更无和平建设之望了。
  
  我主张放弃外蒙的决心,实基于此。这在现在看来,实在是一个幼稚的幻想,决非谋国之道;但我在当时,对外蒙问题唯有如此决策,或有确保战果,争取建国的机会。这是我的责任,亦是我的罪愆,所以我不能不向大会报告的。
  
  1949年,毛泽东第一次出访苏联,受尽了斯大林的冷落,新中国百废待兴,又需要苏联的大量援助。最终与苏联签订了《中苏友好互助同盟条约》。斯大林为他的援助强要代价,毛答应了三个苛刻的条件:其中之一就是承认外蒙独立
  
  1953年,斯大林逝世赫鲁晓夫上台后,通过谈判,前两个条件得到解决,苏联归还了旅大军港,归还了东北铁路的管理权。当周恩来提出第三个问题——蒙古问题时,遭到了赫鲁晓夫的无理拒绝。
  
  同年蒋在美国的支持下以苏联违约为由,在联合国宣布《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失效,从而不承认外蒙古独立。联合国对此予以承认。但八年后蒙古申请加入联合国,国民党却放弃使用否决权,等于承认外蒙独立

本文是主题:“蒋经国:苏联强迫我分割外蒙古”讨论中的一个帖子


2005-3-28 10:33:48

【文摘文集】 联系发帖人:直接联系作者

【发表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