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政中国 和平统一

(发帖人/作者: 中国 公民 )
此仅代表作者观点,文责自负

【公民文集】 联系发帖人:直接联系作者

  在我看来,这个主张比缩省的主张能更好地实现民主政治,政治成本和经济成本都低。
  
    关于大陆政治改革的反对,有2种主要观点:一个是担心国家陷入动荡与骚乱,一个是担心中国分裂。避免上述两种可能的改革方式,是在县这个层面上启动改革。
  
    一。国家不会陷入动荡与骚乱
  
    中国的县,大部分都有了自己县的电视台(我没有统计过,直觉上是这样),可以进行电视辩论,具备进行县长直选的物质条件。
  
    进行县长直选,不需要开放党禁,候选人可以全是党员,也可以包含无党派人士。中国的八个民主党派在基层非常薄弱,最多到县级,村里的农民很少有人了解民主党派,直接选举,当选的肯定还是党员。不会发生局势失控。“就全国政局而言,一县之政治影响其实很小,不必担心失控或出现混乱”,而且,县长的电视辩论,选民只关心本县民生问题,没有选民去在乎“蒋和毛相比,哪个更獨裁”、“如何评价中共在历史上的贡献”、“钓鱼岛问题该如何解决”这类“大”问题,这些问题根本不会被关心,因此县长直选,不会使中国陷入精神上的动荡和分歧。
  
    【“乡镇选举(即使实行)规模太小,不能真正改变国家政治生活的性质;而地或省级选举则规模太大,除去其它因素不说(后面会讨论这些因素),单就技术层面而言也困难较大。中国的大省有将近1亿人,中等的省则往往有4千万至5千万人,相当于世界上大国的人口规模。即使先缩小省的规模、再变革政治,将中国划分为60个省,每个省也有2千多万人口,规模仍然很大。”】
  
    中国的每个县都有法院、检查院、人大、政协等等机构,可以进行相当程度的治理。【“县”在中国目前(和历史上)是行政区划的关键一环:低于县的层级(即目前的乡镇一级)并不具备全面的治理功能;而高于县的层级(包括地市一级和省一级)则距离民众较远,幅员更为广大,虽则其治理功能基本上是县一级的放大。在多种意义上,“县”都是中国权力架构的基本单位。】
  
    毛泽东已经将人人平等(工人和农民平等)、少数服从多数的观念教给中国人,所以实行县长直接选举,一人一票(镇民和农民都有同等投票权),少数服从多数,县长具有足够的权威性。
  
    中国的县,镇民少于农民,直接选举产生的县长必然是对农民民生有利的县长。而一县的本地政策,也不会威胁到城市里富人的地位。所以,县长直选既解决了三农问题,增加农民收入,缩小城乡差别,又不会引起动荡。
  
    在县长可以直接选举后,可以进行全国人大代表的直接选举,每个县根据其人口、财政、面积等等分配1到N个全国人大代表名额,候选人进行电视辩论,宣誓他将在中央议会持什么政治观点,支持那种经济政策等等,之后各县选民选出本县的全国代表
  
    由于上面说的毛泽东的贡献,这样产生的中央议会也具有较强的权威性,并且产生的决策具有直插基层的中央权力。
  
    二。县政中国将解除中国可能被分裂的威胁
  
    【县级行政区虽然也具有相当规模的地方经济,但显然不足以支撑地方保护主义;建基于地方(而不是民族)的分裂的威胁大大减少乃至消失,甚至建基于民族的分裂主义的威胁也可以得到某种程度的制约和缓解。 】【“县”的规模制约了县级民主政权无法挑战中国这样一个巨大国家的全国政权──即便前者是民主的而后者是非民主的。或者说,即使出现挑战,那也只可能是公民对中央政权非民主性质的政治合法性的质疑,从而可能促使“县政民主”迅速向“民主中国”过渡;而不会是诉诸于地方分离乃至独立的国家整合危机。因此,“县政民主”最可能消解那种对中国民主化会导致“国家解体”的恐惧】【“奠定了坚实合法性的“县政”会具备足够的自主性来削弱、挑战甚至摆脱目前省、地级政权的领导。这正是笔者希望出现的一种效应,即通过“县政民主”而实现“虚省实县”,最终达成中央与县两级政府架构的全国政权体系。省级建制一旦弱化、虚化乃至取消,会产生一系列正面效果”,】
  
    【“一劳永逸地遏制地方诸侯势力,避免军阀混战、国家分裂的可能,瓦解地方保护主义”】
  
    【如果全国的县级建制多达1千个,多个县彼此之间采取联合行动挑战中央的难度也大大增加,因为即使10个、20个、甚至50个县采取联合行动,在全国格局中也依然是极小的少数(试想若有3个省采取这类联合行动的情况,那就大大不同了)。这样,那种危言耸听的所谓“军阀混战”的局面就更不可能出现。 】【“联邦中国”的构想并不内在地具有民主化的内容,而“县政中国”的设想是建立在“地域民主”的基础上的。换言之,不实行民主化,也可以实行“联邦中国”;而没有“县政民主”,就不可能实现“县政中国”──这就把“地方分权”与民主化有机结合到一起,并使之相互促进。 】
  
    三。和平统一
  
    由各县直接选举产生的中央立法机构,具有充分的合法性,更可以吸引台湾。如果这样充分代表民意的、因而具有较高权威性的立法机构决定给予台湾相当程度的自治,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大陆内部也比较容易接受。
  
    四。步骤
  
    1。中央政府根本不需要直接弱化省级的权力,只要放开县长直选就可以了,这些县的自治,自然会削弱省级权力。
  
    1)在有条件的县进行县长直选试验
  
    2)在大部分县进行县长直选(直辖市、计划单列市、自治州等等暂不执行)
  
    3)修改宪法,废除地区级行政体系,省直接管理县,将直辖市、计划单列市、自治州等等全部提升为直辖市,以削弱省权
  
    4)将第3步中的直辖市,重新划分市区的界限,分为市和县,进行县长直选,市长直选
  
    4)修改宪法,废省,全国由市和县组成,市和县平级
  
    2。在县长直选的基础上,进行中央议会的议员直接选举,每县有1个名额,每个市有1到4个名额
  
    3。各县候选人在本县进行电视辩论,宣誓他将在中央议会持什么政治观点,支持那种经济政策等等,之后各县选民选出本县的全国代表。中央议会主持修改宪法,决定中国未来政制体制。
  
    五。阻力
  
    阻力主要来自省级官员,但是他们将受到中央和各县的挤压,县政中国既是自上而下的,也是自下而上的。因为中央最初不会明确表明废除省权,所以各省级大员也没什么好办法去抵制县长直选。中国的自由主义愤怒青年可能成为改革的阻力,因为他们长期被灌输了“联邦中国”的观念。中国的自由派精英也可能成为改革的阻力,因为县政中国,给想出人头地、声名显赫的人,以极小的政治舞台。毫无疑问,一个联邦制的中国是满足政治精英的虚荣心的最佳舞台。然而,民进党的前主席许信良可以认同“一中”,李光耀可以在80岁后放弃亚洲价值,也许不应该低估中国自由主义愤怒青年的反省精神,和自由派精英的自我牺牲精神。
  
    中国爱国主义愤怒青年很可能是县政中国的支持者,如果他们看到县政中国的好处,他们支持的热情,也许不会低于他们抵制日货的热情。
  
    一些自由主义者会认为,给予台湾相当高的自治,却以县政模式削弱中国大陆的一些民族地区,不够公正。也会有人认为,县政模式虽然避免了联邦制给中国带来的风险,但不足以解决中国大陆部分民族地区的问题。
  
    六。中国的未来
  
    实现县政中国后,中国在基础的层次上已经实现了民主化,并且一劳永逸的消除地理原因可能造成的地方分离主义。给予香港、澳门、台湾以程度不同的自治,这种自治权是历史原因造成的。我们可以改变地理,但无法改变已经过去的历史。未来的中国包括且只包括中国大陆、香港、澳门、台湾。中国大陆的立法机构不具有给台湾制宪的权力,中国大陆的立法机构修改宪法,决定中国大陆最终的政治体制。
  
  《联合早报网》
  

本文是主题:“县政中国 和平统一 ”讨论中的一个帖子


2005-3-1 0:46:36

【公民文集】 联系发帖人:直接联系作者

【发表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