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禁乞是一种进攻性立法 (图)

(发帖人/作者: HN lulu )
此仅代表作者观点,文责自负

【lulu文集】 联系发帖人:直接联系作者

  来源:新京报 作者:王怡
  
  在我看来,有关禁乞的立法,有一个远大的理想,那就是通过立法去追求一个美好社会。这样的立法充满了一种进攻性。
  
  就像“路不拾遗”一样,“没有乞丐”也是古往今来一切社会乌托邦所梦想的场景之一。当这个目标一旦成为法律的理想,就会导致将“劳动”视为个人对社会的一项义务,从而对不劳动者采取强制。我认为不宜对不劳动者采取强制,用马克思的话说,一个人是他自己的目的,还是别人的手段?只要我们承认一个人是为他自己活,为自己谋生而不是为了奉献社会而谋生,那么劳动和谋生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成为一个公民根本的义务。
  
  法西斯时期的德国和意大利对不生产者的制裁是最严重的,甚至波及了不生育者,凡是不为社会从事“生育劳动”的人(包括同性恋群体),都会被当做社会垃圾从肉体上消灭。意大利在1930年独创了刑法上的保安处分,其中一项就是强制收容“流浪者、避忌劳动的职业乞丐等”。《意大利刑法典》第670条第1款规定:“在公共场所或向公众开放的场所乞讨的,处以3个月以下拘役。”这一条款是意大利法西斯时代视公民为工具的一种典型的进攻性立法的遗迹。因为这一立法侵犯了公民的人身自由(《意大利宪法》第3条),1995年12月28日,意大利宪法法院以第519号判决宣告了这一条款违宪。
  
  然而奇怪的是,我看到在最近关于各城市限制公众场合行乞的讨论中,竟有知名法学家援引这一被废止的意大利法西斯条款,来为限制、打击行乞者辩护。
  
  好的立法大都是防御性的。它们致力于保障一个能让个人去创建美好生活的法治平台,这个平台首先是一种宪法的和民权的秩序。但法律的作用不是直接去制造一个美好社会,因此防御性立法往往是否定性的,甚至是最小化的。它充分尊重一种自发的和现实的秩序。对于那些进攻性的,会对现实权利关系产生颠覆和重新安排的立法意图,保持了必要的审慎。
  
  相反,进攻性的立法总是对现实进行不断的颠覆、轻率的修改和苛刻的约束,因此也就往往层出不穷,浩如烟海,令公民的权利随时处在一种被颠覆的风险之中。举两个后者的例子就是最近各地限制公共场合行乞,以及某省要求女公务员报考者“双乳对称”的行政规章。
  
  举两个防御性立法的典范,一是刘邦入关后废除繁复的秦律而与民众的“约法三章”,一是摩西从山上下来,告诉他的族人一个好消息,浩如烟海的犹太律法从此被“十诫”所取代。
  
  乞丐本来就在街上,而布施或不布施的人们已经容忍了几千年。因此行乞就是行乞者的一项历史的和真实的权利。企图通过立法挑战这种权利,就是向一个弱势群体的基本权益发起进攻。这样的立法者不是立法者,而是法律的一个狂妄而自负的挥霍者。
  
|廊图|

本文是主题:“转载:禁乞是一种进攻性立法 (图)”讨论中的一个帖子


2004-4-3 15:44:12

【lulu文集】 联系发帖人:直接联系作者

【发表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