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贵资本主义的形成过程

(发帖人/作者: 古荆州 冷眼热风 )
此仅代表作者观点,文责自负

【冷眼热风文集】 联系发帖人:直接联系作者

  权贵资本主义的形成过程
  
  huanu(2014-09-10 21:38:53)转载▼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764dc9c0102v4s2.html
  
  
  25年来权贵资本主义的发展有四步曲:
  一,权力“赎买”政策
  二,国有变党有、党有变私有
  三,对“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政策的扭曲
  四,国有企业“私有化”的历程
  现分述之。
  
  一,权力“赎买”政策
   六肄后,中共最高层之间(所谓“八老”)背着人民做了一宗龌龊交易:
  1 ,以金錢交換年邁的領導人手上的權力,美其名為“贖買政策”。
  2、答应退下来的“权力老人”的某些政治要求:
  每一家人允许在其子弟中提拔一个为高干。这一部分人就成为目前党政军内的太子党高官。
  其他子弟则安排他们从商“下海”。这一部分人成为商界的太子党巨富。
  数目有多少?笔者无从知道,但肯定不会少,因为笔者认识一位商界朋友,就专门为获得这些钱的“权力老人”及其子弟安排把来自国库的钱逐步逐步搬到国外,这个过程就花了不少时间。这是最早拿到第一桶金的中国人,很多中国人根本就不知道有这种明目张胆的、赤裸裸的抢掠行径。笔者是因为采访工作关系,接触到有关的人士才获悉这种私相授受的勾当。
  关于安排干部子弟接班方面,八九“六四”镇压后,陈云有言“还是我们的孩子可靠,不会掘自己的祖坟”。据此,陈云向邓小平提出一项提议:「江山是我们打下来的,因此继承这个江山也应该是我们的后代」。他提出一个家庭至少出一个人,出一个人的意思是掌握大权。“邓小平默许了这个提议”(他在「六四」更曾经高调表示高干子弟要退出权力圈子,以免造成不良影响,但无奈陈云作出上述建议,他也不便反对),后来就形成了一个规矩,每一个家庭都有一个人安排做高干,家里的其他人就“下海”敛财。中共中央组织部为此发了一个档,正式成为官方政策。档规定本来仅仅适用于领带干部的子女,但实践起来各级领导都仿效这个做法,变成举国上下的不成文规定[1]。
  2010年《半月谈》作为党媒首谈红色富豪话题,指出红色商业家族,多从事一些需要审批的贸易、基础产业、能源、房地产等产业,借助权力赚取财富[2]。 中石化董事长陈同海,是典型的“红二代贪官”。陈同海有句名言:“作为共和国长子,我们不垄断谁垄断!”
  
  二,国有变党有、党有变私有
  苏联东欧崩溃后,中共提出了一套应对方案: 《苏联巨变之后中国的现实应对与战略选择》[3]。这份档的第五部分:《五、面对苏联变化,中国怎么办?》提出七条应对政策,其中最后一条是:“ 7,共産党不仅要抓枪杆子,而且要抓财产经济。”我当时一看,就明白这是明目张胆地宣布把“国有”资产变“党有”。文件说:共産党必须控制财产经济,在目前局势下这一点尤为重要。
  1)改革开放中的一个重要问题是国有资产无人负责。由谁来承担财产所有者的角色最为合适?结论是谁与经济运行过程结合得最紧密,并保证国有资产在运行中能够增殖,就应该由谁负责。“一五”期间的一百五十六个项目谁干的?乡镇企业谁在抓、谁在管?中国农村的财产谁在负责?地方上专案由谁负责?这些事说到底都是共産党在干,共産党负责。
  2)略去。
  3)党管财产经济有利于维持稳定和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如果党握有财产,政治稳定便有了载体,社会进步会依据强有力的利益主体的导向而不出现失控。现在党政一家,攻击政府便意味着攻击党,共産党没有回旋余地。设若党成为庞大的利益主体,它可以在人民代表大会上施加各种影响,政治操作上可有较大的空间。
  4)党管财产经济的改革思路便于操作推行。十年改革中,一个重要的失误是我们不注意培育已有的、代表先进生产力的资产人格化代表,而是希望重走资本积累的老路,其结果是财富的流失程度远大于财富的积累程度,培植起的新的利益主体又与共産党离心离德。
  5)历史经验证明,在东方国家,如果没有一支先进的、掌管一定财产的、有运作能力的部队,稳定将无法维持,现代化将难以实现。在过去“共産主义”时代,所有属于私人的财产都被“公有化”,而每个国民努力生产出来的财富,当然也更是“公有”财产。虽然这种“公有财产”的理论所有者是全体国民,但实际支配权还是共産党,中共还不敢明目张胆地称之为“党产”。但自从这个档下达后,中共就堂而皇之地视理论上属于全体国民的财产据为党有。所以这个档是中共正式掠夺国民财产的滥觞。而自从“国有”变成“党有”后,下一步自然就是“党有”变“私有”了。
  
  三,对“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政策的扭曲
  
  正如“国有”变成“党有”需要一个档来确认,下一步“
  “党有”变“私有”,也需要一个政策来启动。这个政策就是把邓小平“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政策,具体化为“让干部子弟先富起来”。这样,就可以明目张胆地把“党产”转化为干部子弟的“私产”。
  2008年内地官方网站《新浪网》发表一篇文章,选为:《“先富”理论的制定过程》,无意中把这个扭曲过程披露了出来[4]。
  根据这篇文章,邓小平在一次非公开的会议讲话说:
  “要在中国当前的这种社会形态上培养起一批富人来,那么总会是有的人先富,有的人后富,也就会有人大富,有人小富。政府可以动用国库主动培养几位大富、先富,在社会上将走向富裕的道路带起来。”
  “现阶段让什么人富起来,让什么人先富起来,这还是我们的权力范围内可以掌握控制的,也是可以办到的。在这方面如果确实不能实行公平竞争的话,那么我们就不要提了。我们的接班人这些年来经受了各方面的锻炼,现在我们把他们安排到合资企业中去锻炼,或让他们自己开设集团公司去收购那些收益亏损的国营企业,相信他们一定能够胜任。只要我们给予他们适当的政策,允许他们使用适当的关系和机会,让他们先富起来应该来说是不太难的。但是我们在舆论上更多的还是应该宣传那些白手起家的万元户,这样看上去就体现了机会平等和公平竞争。这就等于向高干子弟大开绿灯,放手让他们去敛财,让他们去瓜分已经变成共産党“私产”的所谓“国有资产”。
  
  接着进行的“国有企业”改革,就是用名正言顺的方法,使“国有资产”正式成为私有财产。这已经成为众所周知的事实。据新华社报导,习近平2014年3月9日参加安徽代表团审议人大政府工作报告时说: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要吸取过去国企改革经验和教训,不能在一片改革声浪中把国有资产变成谋取暴利的机会。改革关键是公开透明。习近平也看得很清楚:很多人都是趁国有企业改革而牟利的。根据毛派知识分子张宏良的估计,过去30年出现过三次大规模的国有资产“私有化”(被瓜分)的历程[5]:
  •第一轮瓜分国有资产的浪潮,是九十年代的所谓管理层收购。
  •第二轮瓜分国有资产的浪潮,是2005和2006年达到高潮的银行改制。
  •第三轮瓜分国有资产的浪潮,就是目前正在进行的吸收民间资本、发展混合所有制的国企改革通过这三个瓜分潮,很多理论上属于“全民”的东西就合法地流入权贵的手上。由于整个过程,都同“六四”及其对策息息相关,所以可以说:xxx坦克催生了一个权贵集团
   *****************************
  (<“先富”理论的制定过程
  http://club.news.sina.com.cn/thread-21462-1-1.html
  wh2159 金牌会员 发表于:2008-07-27 10:48
  “我认为‘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句话的提出是非常有策略的,在对外宣导口径上,这句话是存在如何正确理解的区别问题。这句话的实际说法,我看应该是也只能是这样的——‘让一小部分人富起来,是他们这些人在富起来的阶段过程中有先有后’,但对外绝对不能这么说。”“其他不能富起来的人还是按照我们以往的说法,‘争取能过上小康生活水平’。”
  “对于是否让一小部分人先于大多数人富裕起来,这方面一直有争论,在党内早就有过多次的斗争,但一直是主张共同富裕派占上风,他们也是一心想让全体人民都过上好日子的,只是因为历史条件的限制,在短时间内不能够做到。他们靠政治思想教育,让大多数人接受了这样的理念,即:只有大家共同奋斗,甚至是牺牲自己这一代人眼前的生活物质享受利益,而为了后一代能过上幸福生活而吃苦受累也在所不惜。这些他们那班人做到了。但我们不能保证下一代也愿意牺牲,怎么办?”
  “可以说,贫穷不是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当然应该富裕过舒服好日子,否则如何能够说服人民跟着共産党走社会主义道路。”“尽管在中国搞了文化大革命斗私批修,但是老百姓还是会要求物质享受的。知识青年为什么闹着要回城?工人为什么闹着要加工资?两地分居的科技人员为什么闹着要住房要调工作?为什么人们喜欢邓丽君的歌曲而不喜欢八个样板戏?”“工人农民劳动的积极性靠什么发挥?在这个问题上,我一直有自己的看法。农民在自留地里为自己干活为什么就会那么认真?”“特别是今后要有大量的与西方国家私人企业做生意的工作要做,国家出面不好谈,我们还是以私人企业的身份出去谈,谈起来容易得多。这里还包括军工设备进口的谈判。”
  “从这些因素考虑,如果我们这个社会在自己的发展过程中,既然已经知道不可能让全部人一起都富起来的话,我们只能采取‘让一小部分人先富起来’,对外就不要用‘一小部分人’,而用‘一部分人’。”“既然大多数人都有想富裕过好日子的潜意识愿望,我们提出‘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当然就符合了大多数人的心理愿望也就会很容易地被大多数人所接受。”“因为,每个人都可以将自己摆进那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人的行列里去,能不能先富就要靠个人的努力奋斗拼搏,这样群众的积极性就调动起来了。”
  “根据当前中国大陆的生活水平来看,要按照西方国家或香港台湾的生活标准来衡量的话,我们在短时间内要让所有人都能够达到那种生活水平是不可能的。既然我们承认了不可能让大家同时一起都富起来,而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又能够得到大多数人的赞成,而且它还能够起到在实行改革开放的短期目的方面作为最为关键最为具体并且是绕不过去的先行手段发挥实际作用。要在中国当前的这种社会形态上培养起一批富人来,那么总会是有的人先富,有的人后富,也就会有人大富,有人小富。政府可以动用国库主动培养几位大富先富,在社会上将走向富裕的道路带起来。”
  “要让大多数人能过上小康生活水平当然还需要有一段过程,我们可以采取三步走的部署并制定成国策实施。小部分人大富起来的可能性是有的,也一直是存在的。在现阶段培养造就一小批新型的企业家,对于我国的改革开放事业是非常有必要的。有了富起来的人才可以去推动整个社会经济的发展,才能搞活经济。从香港的一些情况看来,国营企业办不到的事情,到了他们的手里一下就办成了,尤其是在国家物质价格正在改革调整时期更需要多条脚走路。我看只要能够抓住机会,我们很快就能够让他们富起来。”
  “现阶段让什么人富起来,让什么人先富起来,这还是我们的权力范围内可以掌握控制的,也是可以办到的。在这方面如果确实不能实行公平竞争的话,那么我们就不要提了。我们的接班人这些年来经受了各方面的锻炼,现在我们把他们安排到合资企业中去锻炼,或让他们自己开设集团公司去收购那些收益亏损的国营企业,相信他们一定能够胜任。只要我们给予他们适当的政策,允许他们使用适当的关系和机会,让他们先富起来应该来说是不太难的。但是我们在舆论上更多的还是应该宣传那些白手起家的万元户,这样看上去就体现了机会平等和公平竞争。”
  “一个企业不可能全部人都富起来,都富起来了,谁还会去干那些脏重体力活呢?低劳力的投资环境也就不存在了。他们只会一起上街游行罢工要求福利待遇。”
  “要考虑保证企业的领导人先富起来,总经理都富不起来,谁还富得起来呢?打工族就没有奔头了,下面的人就没有奋斗目标了。脏重活可以考虑从内地贫困地区招募临工,这就可以解决大量低收入的劳力问题,企业的收益为此就会提高,还解决了贫困地区的脱贫的难题。”
  “对于民工大量流动可能会出现‘民工潮’的问题。在这方面国家可以组织交通部门统一安排解决,可以提供一些货柜车皮送他们能回家过春节,什么事就都没有了。”
  “富的标准是很灵活的。我们这里所说的富,是指在国家层面上能够掌握巨额资本能够组织生产的富。而对于民工来说,富就是指他们努力干活有了工资收入,回到贫困地区可以做小买卖,比原来的生活提高了,这就算富起来了。无论那种富,对于国家政府的税收方面来说都会增加,国家也会很快就富起来了。国家有了钱就好办事了。过往的经验证明,国家手头是需要有巨额现款有些事情才是能够办到的。国际关系交往中,大型工业项目是我们手中外交谈判的牌,每次谈判没有几个这样的牌子作为交易,人家总是欺负你。汽车生产线、购买大飞机都是我们手中的牌子。我们延迟制造生产大飞机就有这方面的考虑。”
  四,国有企业“私有化”的历程>)
  

本文是主题:“权贵资本主义的形成过程”讨论中的一个帖子


2014-10-20 22:21:03

【冷眼热风文集】 联系发帖人:直接联系作者

【发表看法】